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393:东庆地动(二十五)
    地动第三日,帝下旨意,迁都谌州。

    虽说风瑾等人已经预料到皇帝想要迁都,然而当这道旨意真正下达之后,他们还是沉默了。

    百姓听闻这个消息,更是悲恸欲绝,哭声震天,甚至有老妇人直接哭得昏厥过去。

    经历这三天的地震,直播间的观众已经锻炼出强大的心脏,可看到这一幕,仍旧有些心酸。

    尽管,他们都不理解为何会觉得心酸。

    土豆炖牛肉:唉——不就是迁个都城么,又不是亡国了,哭成这样干嘛。

    大红枣:呸,说得轻巧,人家这又不是哭迁都,明明是哭自己被抛弃好么?

    老司机联萌:这个直播间不隶属国家管,所以我就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假如,咱们华国的都城生这样惨烈的地震,百姓十不存一,国家接连三天没有任何救援动作。大家伙心里有怀疑,但还是会信任国家,安心等待救援,然后上面话了,都城太破没有救援的价值了,咱们要迁都了,不管这些受灾的百姓了……你猜猜,被遗弃的这些人,心中如何感想?

    被遗弃了,会有如何感想?

    这个国家吃枣药丸!

    土豆牛肉盖饭:不是,这个比喻不恰当啊,要是咱们国家敢这么做,十几亿人得把人喷死。再说了,如今网络这么达,别说三天不救援,三个小时没动静,全国都要闹翻天。

    玄不救非:比喻恰不恰当另说,反正我是明白老司机要表达的意思了。

    氪不改命:唉,如果我是百姓中的一员,我也会哭。面对满目疮痍的家园,人活着有什么用?国家不管不顾,这意味着重建家园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前途渺茫,未来没个盼头。

    古代百姓对皇帝有着盲目的信任,因为人家是天子,君权神授!

    被天子所厌弃,他们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在这么伤感的气氛之中,姜芃姬却撇了撇嘴。

    “真是精力多了没地方泄,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哭。”

    罗越出身平民,本也伤感,可听了姜芃姬这番薄情的话,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

    若非皇帝命令,他还真不想听从这人的命令。

    “我说错了?”姜芃姬睨了他一眼,眼神带着鄙视。

    罗越语噎,下意识想要反驳,但那些话梗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

    下意识,他觉得有些心虚。

    瞧着姜芃姬的身影渐走渐远,倒是亓官让路过的时候,用手肘捅了一下他。

    “天子的确抛弃这些百姓了,但是你也不看看,他们为何现在还活着,而不是埋在废墟里头?郎君说得没错,精力多了闲得蛋疼,哭什么哭。感情如此丰沛,怎么不对郎君感恩戴德?”

    亓官让摇摇头,一副“这些愚民全都没救了”的表情。

    罗越容色一肃,正义凌然地道,“这话怎么能这么说?若非圣上旨意,柳郎君也……”

    亓官让没让他把话说完,直接道,“这话可就不对了。若非我家郎君心善,自请上书,揽下这桩苦差事,你倒是说一说,官家可会另外派人救援百姓?呵,纵然郎君向官家请命,最后也只拨了小小一千禁军,给了五百石粮食。你说说,这点人、这点粮,能救几人?”

    罗越想要反驳,最后只能羞得涨红脸,只是他肤色比较暗,不怎么明显。

    亓官让阴阳怪气地挤兑,“禁军十万,最后只拨出了一千人,可真是多呢。”

    哪怕几年前的上京雪灾,朝廷也拨出了三万两救灾白银,尽管最后落到百姓手中的银子寥寥无几,但好歹是个态度。如今的朝廷直接不要脸了,给了一千禁军和五百石粮食就打人。

    要知道,这次的地动波及上阳郡、奉邑郡,差不多三分之二个丸州!

    死亡人数是当年雪灾的数十倍!

    亓官让噙着冷笑,那双阴仄的眼神看得罗越心中一寒。

    随着救出来的百姓越多,米粮和药材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姜芃姬前后兑换了两万石粮食和大量的艾叶、芦苇根,每次都是让徐轲带人去取,一部分留着给上京百姓食用,一部分则运送到奉邑郡,亓官让之前将两千部曲留在那里救援。

    上京是地动生中心,死伤格外惨重。

    奉邑郡离了一段距离,活着的人多,消耗的米粮和药材也格外庞大。

    姜芃姬不能总是用商城兑换的粮食,短时间内倒没什么,时间一长容易出篓子。

    如果身边都是猪队友,她表演大变活人都没事儿,关键是队友一个赛一个精明,这就不行了。要不是柳氏二房钱多烧手,粮铺生意开遍整个东庆,估计徐轲这关就糊弄不过去。

    所以,开源节流很重要。

    “上京多显贵,各家各府库房总会有些好东西……”姜芃姬面无表情地道,“反正这些人都要迁都走了,东西留下来也是烂着,不如翻出来回收利用一番,让百姓受惠。”

    姜芃姬说得这么明白,只差告诉众人,咱们去抢吧。

    亓官让倒是能接受,因为他本来就不是正人君子。

    徐轲心中有些别扭,这种举止无异于偷盗抢掠,可想到外头的百姓,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

    孟浑一向听姜芃姬的,别说是清扫废墟,直接拦路抢劫他都觉得没毛病。

    唯一有反对意见的是风瑾。

    他受了这么多年正规教育,如果一下子就跑去跟姜芃姬沆瀣一气,那也就不是风瑾了。

    姜芃姬问,“那怀瑜有什么好法子?”

    风瑾被几人看着,半响才讪讪道,“至少……留张欠条?”

    众人:“……”

    各家各府的人都跑光了,欠条写起来给谁看?

    不过,如果这么做能让风瑾心里好受一些,那就写呗,反正废不了多少工夫。

    姜芃姬道,“嗯,怀瑜这么讲也有道理。要是等地动过去,人家回来旧址一看,东西都被人搬光了,指不定就要骂娘。写张欠条,好歹能表明我们不是强盗,只是暂时借用。”

    借用二字,姜芃姬说得意味深长。

    亓官让笑而不语,有借无还那也是“借”。

    地震四日过去,救出来的百姓数目已达一万八千人,埋葬在城外的尸骸却有七万之巨。

    上京常住人口有十二万,这么一算,还有几万缺口。

    姜芃姬打算再停留几日,彻底地毯式搜索一遍,然后去奉邑郡与另外两千部曲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