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394:迁都谌州(一)
    “唉,这美丽的女人,果然是备受上天宠爱的。”

    慧珺右手抚着脸颊,一双魅惑的眸子注视着镜中的自己,不管换什么角度都完美无瑕。

    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她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抹到脸上反而破坏了她的肌肤。

    一旁的宫女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自从这位备受宠爱的女人出现在皇帝身边,被糟蹋的宫女直线下降……不,应该说自那之后,皇帝对其他女人根本提不起兴趣,间接救了不少女子。

    “娘娘天生丽质,哪怕是天上的神仙妃子都比不上呢。”有个机灵的宫女忖度着开口,给她梳了一个极为富丽的式,将她细长白皙的脖子衬托出来,与那股子妖媚相辅相成。

    慧珺噙着勾人夺魄的媚笑,赞了一句,“这张小嘴儿倒是甜,这东西赏你了。”

    她瞧也不瞧,将皇帝赏给她的东珠丢给了宫女,继续对着镜子痴迷。

    日常自恋11完成。

    自从皇帝迁都的圣旨下达下去,整个宫苑都忙了起来,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慧珺。

    作为独宠后宫的女人,她的气焰嚣张至极,别说皇子帝姬,连皇后太子对她都要避让三分。

    只是,今天的运气有些糟糕。

    内监宫女都忙着收拾东西,一时疏漏,竟然让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她面前。

    “珺儿……”

    巫马君面容憔悴,年轻的脸庞上俱是黯然,满面胡茬没有清理,瞧着十分落魄失意。

    慧珺本来是想出来赏花的,然而这份好心情看到突然冒出来的巫马君,顿时碎成了灰。

    嘲讽地勾唇,她讥诮道,“都这会儿了,四殿下还有赏花的闲情逸致?”

    “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巫马君讪讪道,面上带着黯然痛苦之色。

    慧珺心中一动,面上好似被戳中了痛处,抬手抓了一把鬓上的珠翠,甩向巫马君。

    痛苦地压低声音,怒道,“巫马君,你也知道是你没有保护好我?那日,我被你那个父亲强迫的时候,你在哪里!这些日子,我不得不强颜欢笑,博取他的欢心,你又在哪里!”

    巫马君本来是想试探慧珺的忠贞,见她这般反应,便知道她还是爱自己的,心中顿时一喜。

    “我也是迫不得己……”

    “可我更觉得恶心!”慧珺收敛怒容,恢复冷傲的表情,好似压抑着怒火的火山,不知何时便会爆出来,随着她的叙述,一双美目不禁潸然,“你那父亲,半只脚都要进棺材了……你可知他对我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我觉得多么恶心……你是个男人啊,为何不能保护我?”

    巫马君面上又是羞恼又是痛苦,不由得上前将她抱住,一口一个对不起。

    慧珺将他推开,低哑着声音道,“从此……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不要再相见了。”

    “不能这样!你怎么能如此残忍?你被父皇抢走,你以为我心里舒坦了?但他是皇帝,我违抗不了!”巫马君咬牙切齿地道,是个男人都不忍受绿帽之辱,哪怕那人是他父亲也不行。

    慧珺冷嗤,显然不信他的说法。

    “珺儿,相信我。相信我一次!”巫马君一边轻吻她一边低声道,“我会想办法将那个老匹夫从皇帝位置上拉下来,到时候,你当我的皇后,这天下你与我共享,如何……”

    慧珺心中一动,显然也是被说动了。

    巫马君乘胜追击,两人干脆在假山山洞里面温存了好一会儿。

    尝到久违的畅快,巫马君的脸色都好了不少。

    试过绝世美味之后,那些艳俗的女人,他尝着都觉得恶心,味若嚼蜡。

    “慧珺悠悠地整理衣衫,问道,那你想怎么做?”

    巫马君道,“放心,我已经有一个万全之策。之前与皇叔合谋好了,如今那个老匹夫想要迁都,倒是好机会,路上暴民众多,仅靠十万禁军根本不够。只要你想办法让他将皇叔招来,咱们里应外合便能成事。”

    上阳宫内的宫女、内监加上妃嫔和没有名分的女人,林林总总能有两万。

    朝廷重臣以及重臣家属亲眷,还有各家各府的财宝积累,这些都要带走。

    国库虽然没有多少银两,但是皇帝的私库却富得流油。

    要将这些东西全部送到新的帝都,仅凭十万禁军,路上还是不保险。

    皇叔?

    昌寿王?

    “可是,那个老男人那么多疑,根本不会答应的……”

    巫马君咬咬牙,狠心道,“那你就想办法,实在不行……假传圣旨!”

    “这样……恐怕不好……”

    “唯有圣上手谕,皇叔才能带兵离开封地,才能帮助我们啊。为了我们,一定要办到。”

    慧珺掩住内心的思绪,欣喜中夹杂着贪婪,“我试一试……那你之前的诺言可还算数?”

    巫马君一愣,旋即想起自己刚才的话,笑道,“算数!这皇后之位,除了你,没人有资格。”

    慧珺见他答应干脆,冷笑不止,“皇后给我了,那四皇妃怎么办?”

    提及柳嬛的时候,慧珺眼眸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和憎恶。

    巫马君心中更加放心了,哄道,“等她生下肚子里那块肉,到时候随你处置。”

    好歹是嫡子,巫马君自然很看重。

    是的,虽然巫马君和柳嬛只有一夜,但柳嬛依旧怀了身孕。

    再者说,柳嬛还是柳佘庶女,巫马君如今需要柳佘牵制北疆三族,还不能动柳嬛。

    至于这个诺言,不过是随口说出来,安抚慧珺的。

    巫马君知道皇帝很多疑,这种时候肯定不会将昌寿王从封地招来,所以他需要绝对的助力!

    “这事情一定要尽快!”

    慧珺乖巧地点点头,“嗯。”

    等巫马君鬼鬼祟祟地离开,慧珺反而大大方方地从反方向走出。

    愚蠢的男人!

    慧珺瞧了一眼他离开的背影,唇角勾起冷笑。

    祸国妖姬?

    说起来,她最近似乎有些怠工了?

    皇帝对她越千依百顺,书房任由她进,连百官递上来的折子,她都能随意翻看,不开心了还能烧着玩……这种情形下,弄一封假的圣上手谕,并不难。

    不过,她可不想白白便宜了巫马君。

    最好能让他们狗咬狗,无暇顾忌北方的势力变动,这样郎君那边也能安全一些。

    瞧着青葱白皙的十指,慧珺想着,她也该勤恳上工,好好当好这个祸国妖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