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415:入主象阳(三)
    现在,厅内只剩姜芃姬与那些可怜的女人了。

    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对你们没有兴趣,你们不必如此惶恐。”

    且不说这些女子是什么反应,反正直播间的观众要给她跪了。

    曲儿:噗嗤——主播你这到底是安抚她们,还是吓她们啊。

    劳务所得税:嗯,我觉得像是恐吓。

    老司机联萌:主播这话没有毛病啊,她是女的,对女人当然没有兴趣。

    直播间的观众都知道姜芃姬是女的,一个比爷们儿更加爷们儿的女人。

    然而,这些受到伤害的女人不知道啊。

    “你们都是哪家的?等明日一早,我派人将你们护送回家。”

    说了这话,底下的女子依旧没有动静,只是安静地垂着头,有些人还在瑟瑟抖。

    姜芃姬蹙眉,“若是你们不肯吱声,我便默认你们想要留下来。你们也知道,如花似玉的女子留在一群男人堆里,会有什么下场。如此,你们还想要默不作声,不肯回到亲人身边?”

    这时,一名身材稚嫩、约莫十五六的少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红着眼眶道,啜泣着道,“奴本是富商之女,那些畜生杀了奴全家,如今只剩奴一人,您让奴如何回去?让奴留下来任人作践,绝不愿答应。只求郎君可怜奴,给奴一个痛快。”

    有了一,自然会有二,随后又有一名女子跪下陈情,慢慢跪了一地。

    相较于九将军凶狠吓人的外貌,姜芃姬生得纤细,显得无害一些。

    哪怕此时鲜血覆身,整体来说也比九将军讨人喜欢。

    姜芃姬揉了揉眉头,索然无味地反问,“若你们真有这份求死的心,为何如今还活着?”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巨变,脸上仅剩的血色也尽数退去。

    姜芃姬哪里不知道她们那点儿小心思,不就是怀疑她说假话,觉得她不想放人么?

    她的一番好心,反而被人扭曲误解,她也是郁闷了。

    “我这么说,并没有任何恶意。”姜芃姬摊了摊手,道,“我既然说了会派人将你们遣送回家,那就肯定会做到。青衣军是暴民,罪行累累,视人命如蝼蚁,但我是官家亲自任命的象阳县县丞。在象阳县这片地界,你们皆是我治下的百姓,我又怎么会伤害你们?唉,若是你们当真没有去处,我便想办法将你们都安顿好了。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被人欺凌。”

    她刚说完,这些女子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个杀人如麻的少年,竟然是新任的象阳县县丞!

    第一个说话的少女结结巴巴地道,“您、您真的是……县丞?”

    “嗯,需要给你们看一下官家给的圣旨么?”姜芃姬反问。

    对方将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脸色渐渐退去血色,添了几分尴尬。

    若姜芃姬真的是县丞,她肯定不会强迫她们,换而言之,对方是真心想要帮助她们的。

    只是……她们也的的确确是无家可归了。

    姜芃姬叹道,“你们暂时先在县府住下来,我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了,再想办法安顿好你们。至于被青衣军抄没的家产,若是确切属实,收拾之后也会尽数归还给你们。”

    众人齐声说,“多谢县丞。”

    华联市:噫,主播你真的打算把她们的家产还给她们?你现在应该很缺钱粮吧?

    姜芃姬内心暗暗翻了个白眼,难道她在这些观众眼中是这般贪得无厌之人?

    主播V:我现在缺的是人,不是粮食。

    她姜芃姬还不至于沦落到需要抢夺孤女家产的地步!

    那些女子心中依旧惴惴,但姜芃姬的态度给了她们信心。

    此时,龙虎栈道两侧山头。

    亓官让彻夜未眠,怀里揣着从不离身的羽扇,目光忧虑地望着远处。

    “看样子,让是高估那些乌合之众了。”

    本以为青衣军会半夜过来偷袭,谁知守到下半夜,连个敌人的影子都没有。

    风瑾用袖子掩面,小小地打了个哈欠,“若是天光破晓之后还没有动静,那就是个好消息。”

    罗越看看左边的亓官让,看看右边的风瑾,再看看对面眉头加紧,几乎能挤死蚊子的徐轲。

    他心中一哂,守夜就不是文人该干的活。

    这才刚过下半夜,三个人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

    罗越虚心请教风瑾,“怀瑜先生这话,罗某不懂。”

    风瑾道,“若是后半夜有敌军来袭,说明郎君那边遇见麻烦了,青衣军不仅缠住了郎君,还有多余的兵力过来夜袭营地。相反,若是黎明时分还没动静,郎君那边多半是事成了。”

    亓官让一手摇着羽扇,一手用枯木拨弄着篝火,道,“派个人去西城门看看动静。”

    罗越问,“什么动静?”

    “看看城墙上有没有挂人头。要是陌生的人头,郎君便成功了,若上面挂的是……”亓官让说到这里,止住不说,“……若是那般,我们也得为这些百姓想好后路,将他们安排妥善。”

    罗越脸色一沉,道,“罗某这就去办。”

    看着罗越走开,亓官让问徐轲,“你觉得郎君此番有几分成功的可能?”

    徐轲反问,“部曲战力如何,文证又怎会不知?”

    那一千部曲,各个都配了改良弩和趁手兵器,这可是部曲之中花销最大的一个项目,舍了大价钱下去,怎么可能连点儿回报都没有?要是连一万青衣军都搞不定,那还玩个蛋。

    亓官让脸上的笑意多了几分真挚。

    他道,“知道归知道,可战场瞬息万变,谁又能算无遗策?”

    三人望着篝火,心思各异。

    这个夜晚注定是难熬的,谁也没有心思入眠。

    一缕金光自东边升起,燃烧着晨雾,驱散了低沉阴暗的夜幕。

    亓官让揉了揉酸涩的眼眶,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表面看似镇定,内心早已鼓跳如雷。

    他站直了身体,遥望远处被晨雾遮掩的巨大城池,心中暗暗祈祷。

    “报——”

    一声高喊,打破了沉寂,三人皆是捏紧了拳。

    “西侧城门悬挂一颗壮汉头颅,乃是青衣军匪九将军之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