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462:第一个冬天(九)
    这么瘦?

    刚才抱起卫慈的时候,姜芃姬就已经现了,卫慈虽然长得高,体重却十分轻。如今抱在怀中更是能摸到硌人的骨头,感觉他全身上下几乎没啥肉,只剩骨头了。

    她忍不住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跑到什么粮荒重灾区待了小一年,把原本就磕碜的几两肉给减下去了?

    偷偷用手指抹了一把他的腰,第一感觉就是瘦,太瘦了。

    姜芃姬一边将卫慈裹得严实,搂在怀中,一边令大白全奔跑。

    迎面而来的冷风刮在脸上,生疼生疼,不过姜芃姬却没什么感觉,卫慈反而无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朝着她怀中躲了躲。

    她轻声一叹,一手抓缰绳,一手从他腋下穿过摁着他的后脑勺,尽可能挡住凛冽寒风。

    另一厢,典寅眼睁睁看着姜芃姬把他家先生给抱走了。

    她一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典寅来不及阻拦,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人家大白已经一骑绝尘而去。

    李赟道,“这位大兄弟,你放心,主公说是认识你家先生,那肯定是认识的。”

    典寅唇瓣翕动,如今也只能相信那个自称象阳县丞的少年了,先生病情不能再拖了。

    一旁,李赟心中的好奇被激出来,八卦因子异常活跃。

    “大兄弟,你家先生是哪里人啊?”

    李赟刚才在一旁围观了全程,也见到了卫慈的容貌。

    虽然这个病人病得厉害,生得消瘦,但并没有让他变得丑陋可怖,反而添了几丝令人心生恻隐的脆弱,生病都生得这么好看的男子,李赟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

    典寅脑海回放刚才的场景,姜芃姬的动作虽然快,但并不粗鲁。

    仅凭这个细节,他也能稍稍安心。

    听到李赟问询,典寅沉默不言,一副“我不想和陌生人说话,你闭嘴”的表情。

    李赟讨了个没趣,干脆换了一个问法。

    他细心现这三人是从山上下来的,“诶,你和你家先生遇见什么事情了,怎么弄得这么狼狈?赟觉得你和你先生还真奇怪,你生得魁梧壮硕,哪儿哪儿都是肉,你家先生瘦得只剩骨头了,难道说生病真的可以令人消瘦如此?诶,你倒是说句话呀。”

    第一场雪下了三天三夜,大雪早已将山路给覆盖了。

    难不成这几人跑山上避难了,倒霉碰上大雪,为了治病不得不硬着头皮下山?

    典寅本不想理会李赟,因为眼前这个俊朗的青年实在是有些聒噪。

    不过想到还被困在山上的五百余百姓,他犹豫了,粗犷的脸流露出几分渴求。

    “还有五百余百姓被困在山上,我们遭到了青衣军的追赶,不得不逃上山避难。”

    李赟一听山上还有被围困的百姓,容色严肃了些,蓦地有种成熟的气场。

    “两位壮士先随赟一道去象阳县吧,等大雪停了,明日再派兵将山上的百姓接下来。”

    典寅一听,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对着李赟抱拳道谢。

    “嘿,有什么可谢的。”李赟挠挠头,有些害羞地道,“说来这也是分内之事。”

    但凡是在象阳县境内,百姓的事情就是县府的事情,李赟只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另一边,姜芃姬一路策马驰骋,几乎用最快的度赶往象阳县城。

    卫慈还陷入梦魇之中,零散细碎的记忆充斥着大脑,令他模糊了生与死。

    不知过了多久,冰凉僵硬的身体慢慢有了暖意,颠簸感由飘渺虚幻变得凝实……

    这又是梦,还是其他?

    卫慈难受地拧了眉头,费劲地咳嗽两声,他以为自己咳得很大声,落在姜芃姬耳中却跟奶猫的叫声一样,要不是她听力好,说不定还没现他醒了。

    缓了好久,卫慈勉强找回了清醒,这才眯瞪地现自己全身都动弹不了。

    “醒了?”

    冰冷而又熟悉的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卫慈脸色变了变,更加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要是醒了,先说句话,距离县城还有一会儿。你要是现在睡过去了,我可不保证你下次还能醒来。”姜芃姬微微伏低身子,减少风的阻力,“我现我每次看到你,你不是正在生病就是走在生病的路上……话说,你打小就这么体弱多病么?”

    卫慈的意识彻底回笼,他现自己现在的处境,吓得绷紧了身体,动都不敢动。

    当然,依照他现在的情形,想动也动不了。

    姜芃姬还想开口,直播间的卫慈粉丝团不干了。

    慈美人嫁我:主播,我家慈美人都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你就别欺负他了。

    今天五更呦:就是就是——不过美人就是美人,哪怕瘦的一把骨头,一样很美。

    债务终于减少了:美人在骨不在皮啊,哪里像是现在那些网红脸,大眼靠开刀,鼻梁靠填充,下巴靠锉刀削,水灵灵的肌肤全靠打针。这样的脸,玻尿酸融掉之后,估计连人家亲生妈妈都认不出来。

    晚上去约会吃饭:你们的主题歪了,我们不是要让主播别欺负慈美人么?

    不用这些观众提醒,姜芃姬也没心情去欺负卫慈。

    她沉着脸,卫慈却是有苦说不出,吓得连睡都不敢睡。

    姜芃姬生得比一般女子都要高了一个头,比之男儿也不差。

    卫慈蜷缩成一团,又变得那么瘦弱,还真能窝她怀里。

    再加上她的动作,所以两人如今的姿势有些微妙,卫慈的脸是面朝她的前胸的……这就有些尴尬了……卫慈双颊有些红,之前昏迷还好,如今稍稍清醒,他便想要尽可能拉远距离。

    “动什么动,小心直接将你丢下马。”

    姜芃姬没好气地警告了一句。

    卫慈憋了半响才道,“男女……授受不亲……”

    “你这话我可不相信。”

    她冷冷嗤笑一声,语出惊人,将卫慈吓得不敢吱声,连带昏沉的大脑都清醒了几分,她道,“一个如此了解我柳羲的人,你确定我们的关系真的止步于授受不亲这条底线之外?”

    她是不知卫慈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他的反应加上系统的存在,让她开了很大的脑洞!

    卫慈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认命地选择装死,不挣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