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502:攻打奉邑郡(十)
    不少人惊得咋舌,内心暗暗道,“娘嘞,这些小娘们儿是被人刺激了么?”

    谁也没有想到这些女人竟然能有这么可怕的一面,那股狠劲,简直是在捅杀父仇人。

    不对,这些女兵的父亲要是被人杀了,她们未必会下手这么狠……毕竟大家伙儿都明白女营众人的来历,她们各个都是被家人丢弃的废子,家中生活十分不如意,甚至饱受磋磨。

    然而很快他们就推翻这个判断了,相较于这些女兵,那些被围困的女人的反应才更可怕。

    他们刚用兵器将女子手腕上捆缚的麻绳切开,原本眼神呆滞的女子出野兽般的嘶吼,疯地扑到地上,双手搬起地上的石头,在众人都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形下高高举起,啪得砸下。

    哐——哐——哐——

    每一下都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坚硬的头颅被砸开了花,脑浆混着鲜血以及碎骨流了一地。

    溅起的秽物溅到脸上,她也恍然未觉,狠狠咬着后槽牙,表情狰狞,睚眦欲裂。

    这像是一个信号也像一个按钮,打开了不少女子心中最愤恨最野性的一面。

    甚至有人扑在青衣军身上,张嘴狠狠咬住对方的脖子、鼻子、胸口……鲜血混着肉咬下来。

    随着场面的混乱增加,越来越多的女人用青衣军的尸体泄愤,几近失控。

    兵卒们被这个变故惊吓到了,有的人喉间不停蠕动,下意识倒退了一步。

    “孟校尉,不阻拦么?”

    李赟看到这些人的举动,隐隐有些不寒而栗之感,这些女人爆出来的疯狂纵然是他也觉得颤抖,有些青衣军的尸体甚至被砸成了一滩血肉、一张肉饼,她们还没有放弃的意思。

    有两个女的甚至从女兵手中抢走了长枪,双手握紧枪柄,不停捅早已咽气的青衣军尸体。

    鲜血从那具筛子般的尸体的窟窿里淙淙流出,哪怕是见惯腥风血雨的老兵都不忍直视。

    孟浑看着这些女人的反应,默了一下,提手制止了李赟。

    情绪被压抑太狠了,一般有两种情况。

    要么彻底成了废人,这辈子就这么完了;要么彻底爆出来,性情大变。

    这一批被青衣军俘虏虐待的女子,少部分已经被折磨得没了神智,另一部分则癫狂如疯子。

    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们一个泄的渠道。

    “没事,让她们继续泄吧,我们去把辎重车收拾了,此地不宜久留。”

    若是这批粮草始终没有运到成安县,难保那里的青衣军不会派人出来查看接应。

    李赟怔了怔,视线望向那些神态癫狂的女子,半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可是……这些女人该怎么办?”

    若是将她们全部留在原地,山间有豺狼虎豹,不远处的成安县还有青衣军大部队。

    孟浑转身的步子顿了一下,有些无奈地道,“我们是先锋营,没办法带着她们。”

    李赟明白这个道理,毕竟要以大局为重。

    孟浑叹了一声,道,“这里距离成安县不足半日脚程。等主公攻下成安县,她们便安全了。”

    如果是中军遇见她们,或许能收留一阵,但他们是先锋营,根本不可能带着这些人。

    姜弄琴一边用青衣军死尸身上扯下的布擦拭满是鲜血的刀刃,一边向两人走来。

    她声音嘶哑地道,“我让兵卒通知这些女人,让她们尽快躲到安全的地方等成安县的消息。青衣军久久等不到粮草,若是这些女人还停留在这里,难免会受牵连……”

    此时,兵卒已经开始清扫战场。

    没有受伤的将辎重车推走,受了伤的兵卒则受到了女兵的“关爱”。

    那个接受她包扎的男兵不由得抖了抖,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害怕。

    “你抖什么?”

    某个女兵虎着脸,她的脸上脖子上全是敌人的血,本就十分吓人,如今又刻意板着脸凶人。

    什么时候女人变成这般可怕的模样了?

    兵卒连吞咽动作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动静大了惹了对方不快。

    女兵身上不仅带武器,还会带一小包处理伤口的物件,用来清理伤口秽物以及清洁包扎,这也是急救课程中必学的项目,几乎每一个女兵都被强制性要求去学,至少要掌握理论知识。

    因为学习的时候没有动手实验的目标,所以她们空有理论知识,并无实践经验。

    庆幸的是,战场之上根本不缺练手的对象。

    又不是致命伤,处理伤口的时候也有些粗鲁,有些兵卒被弄得很疼,疼得龇牙咧嘴。

    本想暴怒呵斥,眼前却闪过女兵杀人时候的狠样,只能委委屈屈地将那股怒意咽回肚子。

    娘嘞,这么凶悍的女人还是女人么?

    因为有弩兵在暗中支援,这次突袭并没有死亡损失,倒是有不少人受伤挂彩,但不致命。

    运走了辎重车,先锋营并没有处理青衣军的尸体,反而任由他们暴露野外,被野兽分食。

    那些女子泄过狠,等脱力之后才清醒过来,恢复了神智。

    她们一个一个用狠毒防备的眼神盯着先锋营的兵卒。

    不过兵卒并没有理会她们,反而目不斜视地将辎重车推走。

    军营的规矩十分严苛,他们还没人敢挑战它,更别说两位校尉和一位副校尉盯着,谁敢顶风作案?还有一则原因,他们实在是被女兵吓到了,一时半会儿对女人有些心理阴影。

    “你们快些离开这里吧,逃到山里躲几天。青衣军有可能派兵出城接应辎重队伍,若是现你们的踪迹,看到这一地的死尸,那群青衣军畜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出半天,成安县应该能收到辎重队伍被偷袭的事情。

    要知道,之前那些运粮的伙夫丢下粮食就四散奔跑了,这消息瞒不了多久。

    女兵传达女营校尉姜弄琴的意思,那些女人眼中的恶意和防备依旧没减。

    等她们看到这群人真的不鸟她们,那些男人甚至也不看她们的时候,有人忍不住了。

    “你们……能带着俺们吗……救救俺们一命吧……”

    虽然活下来了,但被丢在荒郊野外,周遭只有死得看不出原样的青衣军,终究还是害怕的。

    之前不怕,那是因为她们被仇恨支配了,如今情绪冷静下来,软弱的一面又占了上风。

    “不能。”

    女兵果断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