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570:浪子丰真(三)
    晏日安:哈哈哈哈——战五渣,感觉张平被伤到了,主播这话打出了暴击伤害。

    苏菲糖糖:咳咳咳,虽然我也很想笑,不过张平应该听不懂战五渣是什么意思吧?

    吃素的数字:希望听不懂,听懂了会难过的。话说回来,主播面前,谁不是战五渣?

    笑三天:哈哈哈,拍桌,楼上的老铁,你这话太扎心了。

    张平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不过他的武艺的确不行,对付普通百姓没问题,但要是碰上那种难对付的狠辣角色,他这条咸鱼只能躺地上给自家主公喊666,坐看主公1挑n。

    “主公,对方跟着我们做什么?”

    张平始终没现那人的行踪,除了工作太过专注,另一重原因便是他感觉不到对方的恶意。

    姜芃姬道,“我也不知,不过那的确是个有趣的人。”

    张平诧然,见主公面上带着些许兴味之色,他对那位不曾谋面的“客人”多了几分好奇。

    对方咳嗽许久,终于平静下去,不过姜芃姬知道那人还在隔壁,慢悠悠地享用自己的午膳。

    她的胃口比正常男子还要大很多,每顿多吃好几倍的食物。

    张平每次都很诧异,自家主公长得不壮实,那么多饭菜到底被她装到什么地方。

    吃饱喝足,食厢外传来店小二和陌生男子的对话。

    姜芃姬道,“让他进来。”

    过了一会儿,食厢的布帘被人掀起,走进来一个身穿灰旧旧衣的男子。

    对方的年纪大概有二十七八岁,身形消瘦,宽大老旧的衣裳套在身上,将他衬得越消瘦。

    两颊没多少肉,下巴略尖,一双薄唇带着不正常的淡青,脸色比常人更加苍白。

    若非这人眉目清正,气质一看便是有家教的,说不定就被人当成沉迷酒色的老流氓了。

    当此人出现,直播间的观众也热烈活跃起来。

    努力存稿:啊啊啊啊——这人的形象真不错,有病弱浪荡子的感觉,颓废之美!

    东方夭夜:主播,你这是要极其各色美男,召唤神龙么?儒雅人、、妻卫子孝,温和端方风怀瑜,呆萌反差李汉美,吃货人傻杨靖容,贤惠唠叨徐孝舆,成熟阴郁亓官文证……嗷呜!现在又来了一个长相不差的病弱放荡的不知名青年……这个直播间的颜值好高。

    唐小鸭也是我:哈哈哈,这些形容都没毛病,不过吃货人傻杨靖容什么鬼?小心杨思大半夜找你谈心,人家在卫慈美人那边的形容分明是——多思阴毒,善用毒计。

    修仙太爽:如果杨思男神真的半夜算账,记得通知他来本宝宝的床上,床都暖好了。

    姜芃姬扫了一眼来人,对方半点儿不见外,厚着脸皮寻了个靠近姜芃姬的位置落座。

    她倏地道,“不想英年早逝,孤儿无人照顾,寒食散还是戒了吧。”

    那人瞧着姜芃姬,张平也是诧然地看着陌生男子。

    “寒食散,你至少服用了四年,继续这么下去,你也该去找阎王爷报道了。你最近服用寒食散,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再不下定决心戒了,你都能考虑死后埋哪块墓。你可尝试过瘾头作的滋味?若是作了,买不到寒食散,你觉得自己有毅力不去求人?”她神色自然地问道,“我看得出来,你这人挺骄傲的,应该不想别人看到你最狼狈的一面。”

    青年原本还能噙着不屑的笑容,越听脸色越是不好,点漆眸子带着厉色,张平听得懵逼。

    姜芃姬自顾自道,“算了,我觉得你不合适。”

    青年诧然,他可什么都没说,心中那些不忿和怒气又飙升了一些。

    “你这话何意?”

    姜芃姬不客气地道,“你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你进来的时候,我却什么都知道了。你观察我和希衡一路,当真以为我毫无知觉?我想,你大概是子孝写信招揽过来的人才,观察我是否合适……不过,贤者能择主,相对的,主也能择贤。你进来的时候,我便觉得你不合适。”

    张平错愕,真想上前将自家主公的嘴巴捂住。

    假如青年真是卫慈介绍来的,肯定是大才。

    自家主公不能这么作死啊!

    青年瞧见张平纠结的表情,心情稍稍好了几分,仍旧刻薄地开口。

    “这般愚人,便是卫子孝看好的明主?”

    未曾了解便是一顿讥讽,令他不爽至极。

    “天下人才济济,不缺一个惹事作死的。你这身子,能为我做多少年?”姜芃姬同样刻薄地讥讽回去,“你好好回想,你前后两次服散的时间,你的脑子能清醒多久?”

    清醒的脑子是谋士必备的条件,青年服散成瘾,姜芃姬还真不敢随便用。

    人才是人才,但也不是什么人才都能用的。

    青年沉默了一下,仔细回想姜芃姬之前的话,这才知道她并非无的放矢。

    “子孝告诉你的?”

    他服用寒食散有些年头了,但交际圈很小,柳羲不可能会知道,除非卫慈多嘴。

    姜芃姬诚实地道,“不是,子孝没说什么,他甚至没告诉我他给谁写了信。”

    青年颇感兴趣地刁难,“我自认为有匡扶天下之能,你说赶就赶,不怕我记恨?如今的奉邑郡虽然是北方少有的富饶之地,但地势不好,易攻难守。若铁了心报复雪耻,我也不是没这个能耐。”

    姜芃姬连眼皮都不抬,嘲讽回去,“继续服散,你这身子能活到那个年岁,算我输。”

    青年嘴角一抽,差点儿没忍住。

    这天底下竟然有比他还嘴贱的?

    张平生怕青年拂袖而去,然而青年并没有生气走人,甚至和自家主公互相嘲讽,句句刻薄。

    颇有棋逢对手的即视感。

    这年头的人才……他真是看不懂了。

    直播间的观众也看不懂了。

    之前的杨思,现在的丰真,他们一个一个都有受虐癖么?

    如果他们是谋士,碰上主播这么一个嘴欠的主公,脾气大的,早就拍桌子走人了。

    青年姓丰名真,表字子实,漳州鞍山郡人士。

    丰真蹙眉,仍旧不以为意,“……寒食散……当真有这么大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