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574:北疆马瘟(一)
    聚宝斋管事的确值得嘉奖,不仅能完美完成任务,面对千万贯巨财还能稳守本心,不贪分毫,姜芃姬若是不好好奖励他,让他获得应该有的奖励,以后谁还会给自己卖命?

    哪怕她知道聚宝斋管事能做到这点,必然是古信暗中留了后手,但奖赏分明,不可吝啬。

    所以,除了奖励给运送商队的二十万贯,她还额外从私库取出两万贯给管事。

    徐轲一直帮着姜芃姬打理私库,每一笔支出和收入他都会详细记录,看到这两笔支出,饶是他见惯了自家主公的大手笔,仍旧忍不住咋舌……整整二十二万贯啊,这不是二十二贯。

    知道二十二万贯是什么概念不?

    只需要拿出其中一万贯,便能向东庆买一个县丞的位置,捐十万贯,能当有名有实的郡守。

    这不叫大手笔,那什么才叫大手笔?

    徐轲看着这两笔支出叹息,看到另一笔入账更是惊得连毛笔都丢了。

    国库一年收入也才九千万贯到一亿五千万贯,自家主公不过是个县丞,名不正言不顺地占着奉邑郡全境,几个月收入近两千万贯……徐轲忍了半响才抑制住想要尖叫的冲动。

    为此,他神情恍惚,几乎是打着飘来到了象阳县政务厅。

    风瑾一抬头,看到数月不见的徐轲,比记忆中瘦了好几圈,他关切道,“瞧孝舆这般模样,想来茂林县的事物极其繁重。若是太累,不如跟主公商议一下,先在家休息两日?”

    徐轲愣了愣,回神道,“轲无碍……”

    茂林县的政务的确挺忙,一开始那段时间更是忙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徐轲险些忘了睡眠是何等滋味……所幸,他成功熬过那段时期,一切上了正轨,接下来的事情让底下的人按照章程去办,徐轲只需要处理一些琐碎杂务,加强监督和巡查即可。

    风瑾诧然,将徐轲身上打量了一圈。

    徐轲身上还穿着几年前婶娘和寻梅给他做的旧衣,原本合身的旧衣,此时显得空荡荡。

    “多补一补,瞧你瘦了好多。”

    风瑾这半年的工作量也不少,按理说也该清减两分,奈何政务厅的伙食太好,加上他身边还有贤惠细致的妻子照顾,愣是养得面色红润,好似一朵被精心浇灌伺候的鲜花。

    徐轲点点头,仍旧是心不在焉的模样。

    两人还未说两句,政务厅外传来陌生的脚步,伴着调不成调的曲儿,徐轲蹙了蹙眉头。

    风瑾道,“应该是子实来了。”

    子实?

    徐轲在茂林县忙得昏天暗地,偶尔才有空去关心象阳县的事情,其中便有丰真的戏份。

    据说此人寒食散成瘾,行为放荡不羁,仅凭这个,徐轲对丰真的初印象便是合格线以下。

    徐轲道,“丰子实?”

    风瑾点点头。

    话音刚落,一道青色儒衫身影几乎是飘着进来,周身还带着些许的酒气,双眼微眯,嘴里哼着不知道是什么调子的曲儿,他机械性地跟风瑾道了一声午安,扭头便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徐轲这么一个大活人,愣是被丰真给忽略了。

    “喝酒了?”徐轲诧然。

    主公竟然如此纵容丰真,允许他政务厅工作期间喝酒?

    风瑾长叹一声,道,“主公让典寅盯着他,不允许他用寒食散或者过度饮酒,也不知道这人将酒藏在什么地方,每日午休必然喝得醉醺醺,只是他的政务却做得极好,未曾出错。”

    对于姜芃姬来说,只要属下没有踩到她的底线,她也乐得纵容他们,允许他们有自己的私人爱好,丰真能在典寅的围追堵截下保持每日半壶酒,要说没有姜芃姬默许,绝不可能。

    风瑾和徐轲都属于私生活检点,作息自律的典范,对于丰真这样背道而驰的家伙,他们肯定看不惯的,只是姜芃姬都没怎么追究,他们也不好对丰真加以约束,只能眼不见为净。

    两人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丰真也是光明正大地听。

    他嗤了一声,嘲笑这两人。

    典寅围追堵截厉害,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藏几坛酒偷偷喝,小意思。

    更别说,他的酒友还是她们的主公姜芃姬,典寅要是能现了,那才叫奇怪。

    他得意地想着,一低头,现桌上多了两封卷着的属性,火漆还没揭开。

    给他的信?

    丰真揭开一看,酒意醒了大半。

    “哎呀呀——糟了!”

    风瑾听到动静,问道,“生何事?”

    丰真捏着下巴道,“从不知道我竟然是个香饽饽,谁都争着抢。”

    风瑾和徐轲诧然对视,有人给丰真写了信函,意图招揽他?

    “落款这名儿有趣,上阳风怀玠,咦——这名儿怎么跟怀瑜这般相似?”

    一看书信落款时间,竟然比卫慈还要早半个月,只是地理远近不同,他最先收到卫慈的信。

    风怀玠?

    那不是风瑾的弟弟风珏?

    徐轲一扭头,果然风瑾的表情都黑了,好似涮了一层厚厚的黑漆。

    “那是家弟。”风瑾答道。

    丰真诧然地看看书信,再看看风瑾。

    风珏和风瑾竟然是亲兄弟?

    确定是一母同胞么?

    性情不像啊。

    相较于有些放浪不羁、离经叛道的风珏,风瑾便是正正经经的世家贵子,举手投足都像是尺子量过的,不疏远也不亲近,做事一板一眼……也不怪丰真没将两人联想到一块儿。

    半响之后,他笑了笑道,“怀玠辅佐的那人野心不小,主公又不可能曲居人下,这两人要是打起来,必然有一战,以后……你们亲兄弟对阵的局面,怕是难以避免。”

    风瑾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他讨厌黄嵩!

    真不知道那个黄嵩给风珏灌了什么汤,区区宦官之后如何值得风珏倾力相助?

    “哼,各为其主,若是真有那么一日,瑾自当清理门户。”

    风瑾轻哼一声,对丰真的感官也差了一层。

    丰真却不在意,他这个性格也不适合与这些正人君子打交道。

    拆开另一封信,丰真啧了一声,“看样子,那个黄嵩的确有些门道。”

    风瑾挑眉,“怎么了?”

    丰真道,“我有一名好友,你兴许也认识。姓程名靖,字友默,渊镜先生四徒之一。如今他就在黄嵩的翟阳县,对他高度赞誉,甚至为黄嵩写了一封信给我……这个黄嵩若无野心,鬼都不信!我说,我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以免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