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653:一统丸州(六)
    书生虽不聪明,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儿脑子。

    “我想静一静……此事……此事有诈……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书生痛苦地咬紧了后槽牙,喉咙传来阵阵作呕的欲望,全身毛孔汲出了黏腻的汗水。

    脑子浑浑噩噩,好似一团剪不清理还乱的毛线团,找不到半丝头绪。

    面对这般情形,书生下意识想找安慛问计……不对……安慛!

    书生只觉得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堵塞浑噩的脑子豁然通亮,他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是安慛!

    书生握紧了扶手,勉强支撑身躯不倒下去。

    他目光凶恶,饱含杀意,咬牙切齿地找人去暗中联系安慛。

    若非安慛数次献计,怎么会有如今的情势?

    这个奸人看似是为了红莲教着想,实则暗藏祸心,他想要置整个红莲教于死地。

    此时此刻,大概是书生这辈子最聪明的时刻,很多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变得异常清晰。

    安慛一开始断定柳羲一行人会率先偷袭峰湖县,因为通往峰湖县的山道短,便于偷袭。

    结果呢?

    书生相信了安慛的推断,撤走了金门县的守备,战战兢兢地守着峰湖县,结果却是金门县当夜失守,书生派出去的三千伏兵埋伏不成,反而被柳羲看破,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金门县失守之前,安慛去了红莲县,不多时就发生二把手背叛教主,占领红莲县事件。

    在此之后,书生接到了安慛的密信,密信告诉他,红莲教主被二把手俘虏去了秋雨县。

    不得已,书生只能兵分两路,一路攻打金门县,一路赶往秋雨县救教主。

    当书生带兵和二把手叛军在秋雨县对峙、彼此牵制的时候,红莲县失守,峰湖县被夺。

    这么一看,安慛不仅戏耍了他,那个蠢货二把手也被安慛戏弄了。

    若没有安慛在暗中相助,红莲县怎么可能这么快失守?

    相通这些关节,书生只觉得喉头一甜,铁腥味自喉咙上涌,直接气晕了过去。

    “军师!军师!”

    “军师——”

    “军师?快来人啊,喊郎中过来!”

    书生面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看得人揪心。

    当他喷出一口血,翻起白眼,软倒在地,更是吓坏一群人。

    场面混乱,一度失控。

    至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安慛见势不好,早已用金蝉脱壳之计,带着结拜兄弟溜之大吉。

    黑面壮汉瓮声瓮气地问,“大哥,你说那个柳羲会守承诺么?”

    安慛正披着一件防寒大氅,站在洞外遥望远方,他的双眸似乎要穿透群山,落向秋雨县。

    “柳羲会守承诺的。”

    黑面壮汉道,“谅他也不敢……这些天大哥为了柳羲的事情忙上忙下,整个人都瘦了两圈。”

    安慛唇角勾了勾,眉眼多了些许锐利之气。

    一扫之前的颓废,隐约带着几分久违的意气风发。

    红莲教的兵力有多少,他心里很清楚。

    柳羲抓到的俘虏,至少能有五万!

    按照一成人丁钱财的约定,安慛能得到五六千人马,以及一笔丰厚的粮草钱财。

    凭着这些资本,安慛也有资本凑一脚东庆勤王。

    若是运作得当,兴许能借到更多的兵力,拉拢更多的顶尖人才。

    届时……

    他一定要杀回故国,让南蛮四部的贼人血债血偿!

    想到这里,他的眼前闪过无数零散的场景,每一幅场景都充斥着惊恐的尖叫、蔓延的血腥、绝望的哭啼、敌人肆意的狂笑、高高举起的屠刀、滚落的人头、残破的四肢、散乱的内脏……

    他安慛诞生以来便是安氏贵子,众人追捧的天之骄子,何时受过这般折辱?

    这些都是南蛮四部造下的孽债,自当血债血偿。

    只要他安慛还存活一日,他就不会放下这份仇恨。

    有他无南蛮!

    安慛的结拜兄弟彼此对视一眼,他们知道大哥又开始伤感过去了。

    刚刚打下红莲、峰湖和金门三县,根基未稳,红莲教在承德郡发展多年,脑残信徒可不少。

    为了不翻车,姜芃姬令亓官让等人夯实根基,整合兵马,同时深入了解三县的情形。

    摸清楚底细,以后才好对症下药。

    脑残信徒毕竟是少数,大多百姓还是盲目跟从的。

    前者无药可救,后者还能拯救一番。

    对于百姓来说,当官的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官的人能不能给他们带来好日子,能不能在乱世之中为他们提供一方庇佑之所。只要了解了三县百姓的难题,对症下药,让所有人都知道跟着她姜芃姬,远比跟着红莲教一条道走到黑更有前途,民心自然会归顺与她。

    当然……红莲教洗脑信徒的手段,给了姜芃姬启发。

    红莲教能用交易和宣传抹黑其他人,给“圣教”造势,姜芃姬自然也能这么做。

    这种办法也能用于军营,教导兵卒忠诚,直播间观众不是向她安利过“政委”这个职务么?

    不过,政委这个职位需要一定学识的人担当,姜芃姬目前最缺的就是中间人才,只能将这个计划搁置在一旁。不过给百姓“洗脑”,用不着这么高端的人才,更加不用等以后执行。

    休整期间,姜芃姬也没有清闲。

    “靖容,你过来看看,这首童谣如何?”

    姜芃姬一身麻衣裋褐,长发披肩,不着发冠,瞧着有几分放荡不羁爱风流的味道。

    外出见客不着发冠,这是极为无礼又狂放的举动,几乎等同于箕坐示人。

    只是,瞧着她鸦青色长发尤带着湿气,似乎是刚洗浴没多久。

    杨思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转而道,“如今天凉,主公岂可如此不爱惜身体?”

    越是这样寒冷的天气,越是要注意保暖。

    姜芃姬抓了抓湿漉漉的长发,不在意地抬了下眼皮。

    “我身子骨好得很,一年到头没个小灾小病,更别说屋内燃着炭盆,暖得很。”

    说完,她将手中那一卷竹简递给杨思。

    杨思接过一瞧,“这是什么?这是……童谣?”

    竹简上写着字迹遒劲有力、龙飞凤舞的字,令人不禁感慨,字如其人。

    姜芃姬说道,“文证和子孝他们最近都在发愁一桩事情,城内潜伏的红莲教余孽信徒太多了,三不五时便滋生惹事。虽说弄不出大动静,但次数多了也烦,要是关键时刻疏忽了,他们联合外头的红莲教教众,我们怕是有大麻烦。所以,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