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701:仙人跳(一)
    暂时闭了直播间,姜芃姬简单清洗一番,换上常用的居家装束。

    “靖容,你去帮我拿一副画,放在帅帐屏风后的桌案上,带着一块儿去酒宴。”

    杨思依言照做。

    不论杨思怎么瞧,主公分明是个俊朗无俦的少年。

    这张年轻的脸庞,充满了这个年纪特有的朝气,同时还具备着同龄人所没有的稳重。

    只要是个眼睛不瞎的正常人,谁会发现她其实是女儿身呢?

    事实却是——人家还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子。

    听说此次赴宴带着自己,婉拒了丰真,杨思觉得主公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丰真这小子没轻没重,浪得没边,看到酒水和美人就走不动道,容易耽误大事。

    这样的家伙如何能在酒席上替主公分忧?

    若是男子,被灌醉也就罢了,说不定桃花运来了,第二天起来身边还有个香软的美人,白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偏偏自家主公是女子,可不能在这样的场合喝多,身边的人更要谨慎,杨思觉得任重道远。

    这时候,杨思浑然忘了一件事情——

    姜芃姬的酒量,一人能干翻一个团。

    “这幅画虽然没有署名落款,但看画技和风格……这是子孝画的?”

    杨思拿画的时候,画卷已经展开了一半。

    他随意扫了一眼,便能看出这幅画出自谁的手。

    “对啊,大军开拔之前,向他要了一幅,拿来当宣传用的。”姜芃姬走上前,瞧了一眼画中所绘的图案,笑着说道,“我所知的人里面,子孝的画技是最好的,他的画风我也喜欢。靖容,假设你没去过象阳县,瞧见这幅画卷之中的盛世景象,你会不会心动?”

    杨思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在纠结什么。

    嘴上却漫不经心地道,“世外桃源,心中慕之。”

    仅凭画中内容,不知情的人的确会产生向往的念头。

    不过……说起卫慈的画技,他倏地想起一件事情——

    他记得卫慈画过一幅异常宝贝的女子画像,如今回想画中女子的面孔,让他细思恐极。

    一开始,杨思并不知道姜芃姬的性别,看到那幅画的时候,还以为卫慈有什么隐匿心思。

    如今得知真相,画中女子的身份分明就是主公。

    合着不是主公想把卫慈潜规则了,而是卫慈这个绅士(变、、/态)对主公有别样心思?

    姜芃姬发现杨思的神情有些不对。

    不过她没深究,只是将这副画仔细收起来。

    “这可是我们拓展生意的法宝,我打算将它当成财神爷供着,说不定能赚一大笔钱呢。”

    她打开了直播间,十五万名额瞬间满员。

    等赴宴之时,天色已经微暗,盟军营帐亮起了无数的火把,好似黑夜之中的红色匹练。

    姜芃姬穿着居家常服,外头罩着一件厚重的兔毛披风。

    多了几分稚气,少了几分英武,将她衬得有些文弱。

    猛一看上去,瞧着不像是住在军营的人,更像是哪家的贵公子外出游玩。

    四周有随行的亲卫,杨思骑马不紧不慢地跟着。

    许裴的营地建在盟军营地的中央地带,军帐星罗棋布,帅帐居中,宛若众星拱月。

    姜芃姬草草扫了一眼,发现许裴还真是财大气粗,不愧是许氏的后人。

    每个兵卒都一身甲胄,手中所持兵器皆是统一制式,质量极好,一套下来不是个小数目。

    再想想许裴手下有多少兵将,要是给每个人都配一套,这家底要多丰厚才能装备齐全?

    姜芃姬暗暗咋舌,感慨土豪就是土豪,有钱任性。

    帐内,衣衫华贵的青年正高坐上首,压着眉头与心腹交谈。

    听到外头的动静,众人纷纷噤声,视线转向帐外,等着姜芃姬出场。

    没过一会儿,帐幕从两侧中间掀开,许裴也从主位起身,前去迎接贵客。

    一名身穿兔皮披风的俊朗少年走入帐内,清隽的面容宛若一阵无温不凉的风,吹散了帐内的热气。许裴部下瞧了姜芃姬的装扮,内心生出疑惑——

    这人身穿居家常服,瞧着不像是正经赴宴,更像是到友人家做客。

    虽不失礼,但画风不太对。

    “这便是柳州牧之子?果然是一表人才,年少有为。”

    许裴的样貌有些小帅,加上身上那股书卷气息,更添了几分魅力。

    直播间观众嗷嗷直叫,这是颜控的狂欢,许裴领着姜芃姬入内,嘴上套着热乎。

    “刚刚瞧你进来,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熟稔感,好似早早就认识了。要是记得没错,你我年岁相近,属于同辈人。若是柳县丞不嫌我资质平庸,不如我们二人以兄弟相称?”

    姜芃姬笑着道,“能与许郡守互称兄弟,这分明是我的荣幸,岂有不应之理?”

    许裴也是顺杆爬的人,他自居兄长,无形之间拉近两人距离。

    杨思的位置安排在姜芃姬身侧靠后的地方,宴席上,其他人暗暗用余光审视姜芃姬。

    哪怕姜芃姬年纪不大,但在场众人没一个敢轻视,哪怕是自诩尊贵的许裴也要重视。

    撇开柳佘的关系,姜芃姬不依靠家族和父亲便能占据整个丸州,还是这么小的年纪,远胜在场众人。要是再添上柳佘的分量,整个盟军有谁敢惹她?不说当祖宗供着,但也不会交恶。

    要不是柳佘和姜芃姬带来的兵力太少,哪怕许氏兄弟有心染指盟主之位,怕也是有心无力。

    最重要的贵客已经入座,许裴下令让人将食物美酒端上。

    转头又问姜芃姬,“贤弟,你可喜欢歌舞?”

    她正欲拒绝,直播间弹幕齐刷刷变换。

    【喜欢!!!】

    【喜欢得不得了!!!】

    【放开那些歌姬舞姬小姐姐,让我来!!!】

    姜芃姬将含在舌尖的话哑了回去,神色正常地道,“尚可。”

    这个回答落在许裴耳中,变成了矜持,翻译之后就是——我很喜欢。

    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眉梢微挑,道,“为兄懂,英雄岂有不爱美人的?”

    一旁当背景板的杨思眼观鼻、鼻观心。

    观众给他配了心声,将他的心理活动翻译出来——玛德制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