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774:四杀,布局(四)
    姜芃姬跑去会盟之前,给卫慈交代了一桩秘密任务。

    如今会盟进入尾声,卫慈派遣出去的商队也从不同的路线,陆陆续续抵达北疆。

    北疆三族被突如其来的马瘟打得晕头转向,不仅军队战力受损,经济更是一蹶不振。

    大马场受损严重,皇庭多少还给了点儿补贴和支援,小马场和普通牧民却是倒了血霉。

    数支商队进入北疆边界,看到一派萧条的景象,不复当初的热闹繁荣,皆是诧异不已。

    “这才过了多久,怎么北疆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问题,不止他们想知道,无数家破人亡的北疆牧民也想知道——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马瘟发生之前,北疆是东庆的心腹大患。

    在北疆的眼力,东庆不过是一块沾了血的肥肉,迟早要被他们撕咬成碎片,吞入腹中。

    马瘟发生之后,一切都变了。

    先是战马染病猝死,存活不足一二成,然后马瘟进一步蔓延,殃及普通马匹。

    普通马匹素质不如精心培育的战马,马瘟肆虐之后,死亡率更是达到骇人的百不存一!

    “……你们也知道,自从这位大王上位,他整合北疆三族各个部族,使得北疆战力暴增。皇庭大王不满足这点,仍旧野心勃勃……这些年大肆培养战马,可不就为了攻打东庆?为了短时间内培育大量战马,皇庭甚至下诏鼓励普通牧民也大量养马。普通牧民可以从马场购买小马驹,等马驹养大之后再卖给马场。不少牧民从中牟利,吸引越来越多牧民去养……”

    “不少牧民见有利可图,卖了自家的牛羊去养马,不少人借了钱也要养……”

    说到这里,商队的老人啧了一声,沙哑的声音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如今一场马瘟,普通牧民养了一两年的马全死了。”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算是明白了,对于很多北疆牧民来说,马匹便是银钱。

    一场马瘟却让他们的心血和钱财打了水漂。

    忙碌数年,分毫没有赚到,反而将自己的裤衩都赔进去了。

    除了那些家底丰厚的,很多普通牧民已经穷得吃不起饭,家破人亡者不计其数。

    此时,有个商人感慨道,“可怜了……”

    有人不赞同,嘲讽冷笑,“哪里是他们可怜,分明是北疆皇庭太造孽。要不是他们野心勃勃,牧民哪里会被撺掇着不养牛羊,改养战马?如今惹来马瘟,可见是老天爷开了眼。”

    起初那会儿,普通牧民大多牧羊放牛,养马数量不多。

    因为北疆皇庭数次号召,牧民才减少放羊牧牛的数量,改为大量养马。

    若非如此,这些牧民也不至于沦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

    分明是北疆皇庭的锅,最后却要普通百姓买单。

    “闭嘴。”众人听了心惊,连忙警告,“这里是北疆地界,要是被蛮族听到了,你想死是吧?”

    这支商队又行了一阵子,收到的羊皮、兔皮、羊肉干和兔肉干少之又少。

    “牧民们不怎么养羊了,咱们能收到多少干货?”

    瞧了瞧收上来的干货,不少人愁眉苦脸。

    收了那么多天,他们才收到这么点儿东西,以后如何交差啊。

    “不是说了,有多少收多少?反正我们不愁销路,只管收,收多收少都有赚。”

    饶是如此,数支商队在北疆三族逛了一圈,收到的羊皮兔皮还不足两万张。

    要是搁在以前,随随便便收一圈都能收到三四万张羊皮兔皮,羊肉干和兔肉干更多。

    这几支商队的规模有大有小,好似再正常不过的商队,倒是没有引起官方注意,除了羊皮兔皮,他们还收购了不少北疆特有的特产,私底下与那些普通的牧民约定,两三月后再来收。

    虽说如此,商队对下一次收购的前景并不看好。

    “为了这些货物,走了不知道多少人家……下一次过来,估计连个蚊子肉都收不到……”

    他们将能收购的货物都收购了,几乎将普通牧民家中的储量清扫干净。

    过两三个月再来收购,他们愿意出高价,牧民也拿不出货物啊。

    有个商贾插话,“再过一阵子,北疆的牧草也该丰茂起来了,牧民可以多养兔子和羊啊……反正他们养的马已经死光了,牧场搁着也是搁着,还不如养点儿能养家糊口的小畜生。”

    再不想办法养家糊口,这些倒霉催的牧民都要饿得去啃草了。

    那个商贾继续说道,“我瞧着,兔子就不错,下崽贼强,养得又快。”

    羊和兔子的生长周期不同,两三个月不能养很多养,但可以养兔子啊。

    要是想短时间内求个温饱,养兔子是不错的选择。

    北疆牧场那么大,到处都是草,养兔子又不用费心去喂养,多方便。

    这时候,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

    “真按照你说的,他们只养兔子,我们就只能收兔子了。一趟下来不知道要亏本多少银钱。”

    商队的头子啧了一声,无所谓地道,“人家丸州有钱,喜欢这些玩意儿……我们顺道走商,一来一往赚两倍,不会吃亏。蚊子再小也是肉,收兔皮兔肉赚得少,但累积起来也很可观。”

    “……可是……”有人迟疑,“丸州再有钱,总不能一直做亏本生意吧……”

    商队的议论声音渐渐远去。

    不仅这些走商的商贾不知道丸州的目的,连丸州的人都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

    “主公到底让你做什么?如今都要春耕了,再收羊皮兔皮,只怕会烂在手里。”

    风瑾冷眼瞧了一阵,仍旧猜不出卫慈的真正用意。

    卫慈自然不能透露具体内容,知道计划的人越少越好。

    如果风瑾他们自己猜出来了,那另当别论。

    卫慈摇摇头道,“此事乃是机密,若无主公应允,慈不能泄露分毫。若怀瑜好奇,等主公他们凯旋归来,你再问她至于羊皮和兔皮……虽说要春耕了,但收购来的羊皮兔皮也不是没有用。如今,整个丸州的都已经纳入主公麾下,百姓人数比区区一个象阳县多了不知多少。若不趁早做好来年冬日的御寒准备,到时候还不慌得手忙脚乱?你就当我们未雨绸缪,为来年做打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