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795:老司机的反套路(五)
    为了今夜,不仅符望做足了准备,姜芃姬这里更是武装到了牙齿。

    孟浑领兵,还带足了大量的攻城器械,力求最短时间内拿下嘉门关,尽快结束战斗。

    敌军占据了险关的优势,姜芃姬这里满打满算三万兵力,其中绝大部分还是柳佘的兵。

    按理说,父女之间没必要划分太清楚,但两军练兵不同,兵卒之间磨合也不够。

    姜芃姬心里很清楚,她要是不能以雷霆之势拿下嘉门关,等敌军缓过气来,整合兵力,她哪怕能赢,那也是惨胜。折损大量兵力才取得的胜利,对于她来说,无异于彻头彻尾的失败。

    丸州地方大,兵力少,仔细说起来她除了有钱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家当。

    要是在嘉门关折损大量兵力,回到丸州之后,她要面临的处境将会相当艰难。

    李赟瞧着自家主公满场地浪,心累的同时也生出一股较劲儿的冲动。

    百余护卫全是军中精锐,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只见他们熟练地结成小型百人军阵,宛若绞杀机器一般向嘉门关城门方向逼近。他们为外头的孟浑吸引火力,外头的孟浑也为他们分担了压力。里应外合之下,嘉门关守兵又失去了符望坐镇,一时间乱了阵脚,溃败如山。

    因为附近是比较狭小的巷道地形,敌人无法对他们形成大规模的围剿,这对于姜芃姬等人而言十分有利,她与李赟更是杀红了眼睛,手中武器早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血肉与残肢染满了整个视线。耳边除了厮杀声、惨叫声、甲胄碰撞声、脚步声以及武器捅入血肉的噗嗤声,几乎听不到其他动静。别看她体型不壮硕,但力气却大得惊人。

    只见她用长枪横置,以一人之力将前方阻拦的十数人硬生生推离了数米,李赟在后补刀。

    李赟让人以响箭为号,通知外头他们的位置,顺带到处放火捣乱。

    只是,越来越多的敌军朝这边涌来,情势越发不容乐观。

    “主公—敌人太多了!”

    李赟的甲胄已经被划出几道裂口,人虽没受伤,但整个人像是从血海中扑腾过,狼狈不已。

    “不管,冲杀过去!”他们只有百余人,若是不借着节节攀升的气势杀出一条生路,他们只会被前仆后继的敌军淹没,姜芃姬冷静地道,“汉美,再派两人掩护我——”

    论战斗力,姜芃姬一人便能吊打所有人,但和她的战斗数值相比,她的防御远没有那么强。

    用游戏术语比喻,她就是一个近可近战、退可远攻的全能布衣职业,唯一的弱点就是脆皮。

    她再强,依旧是个人类,血肉之躯抵挡不过刀枪剑戟。

    如果是曾经的她,情况就不一样了,普通的枪弹打到身上,等同于蚊子叮咬。

    李赟没有迟疑,连忙挑了两人配合姜芃姬的行动。

    然后,他便知道自家主公在战场上的真面目——宛若杀神降临。

    从一开始的冲杀到现在,已经过去小一刻钟的时间,高强度作战让李赟觉得疲倦。

    反观自家主公,情况截然不同。

    之前的行动只是基础热身,随着时间推移,她不仅没有疲软,反而冲杀得越来越狠,敌人用于防御的厚重甲胄在她眼中薄得像是纸片,仅凭一人便杀得敌军畏惧,不敢向前。

    “执盾结阵!”

    姜芃姬杀了一阵,似有预感,她用暴力将敌人震退的同时借力撤退,高声下令,其他护卫连忙举盾形成铁乌龟的阵型,防得密不透风,远处飞射而来的箭矢叮叮叮地打在了盾面上。

    “推进!碾压过去!”

    当直播间观众为之热血激动、兵卒为她而信心倍增的时候,姜芃姬作为当事人,仍旧冷静得令人发指。众人踩着自己的同伴以及无数敌人尸体前进,直播间观众已经见惯姜芃姬冲杀的姿态,但大多时候都是她马战的场景,嫌少看到她陆地作战,还是用这么粗暴的方式。

    姜芃姬骑马作战,观众的视线会随着她的飞速移动而移动,注意力多半也会被她的身姿吸引,为这个红衣银铠的年轻小将而心旌摇曳,极少会注意那些被她斩落马下的敌兵。

    当她靠着双腿,一步一步冲杀过去的时候,观众们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敌军尸体吸引。

    碾压、推进、踩踏!

    她的脚下不是泥土或者石砖,反而是一具具带着热气的尸体。

    这个时候,观众们才强烈意识到姜芃姬的另一重身份——屠夫。

    他们不停用响箭通知外头,孟浑组织攻城,默契地将兵力集中在那个方向。

    里应外合!

    不只是为了配合,更是为了彼此呼应,分担敌人的火力,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

    姜芃姬作为技术达人,身边还有张平这样的墨家子弟,攻城器械早已更新换代数次。

    孟浑令人将箭塔推上,不仅从地面搭上云梯,还从高空搭了平梯。

    诸如箭云、投石车更是早早就位,冲着城墙上的位置发了好几炮。

    嘉门关不愧是险关,易守难攻,饶是做了充足准备,孟浑还占了先机,可一旦关内守兵整合起来,他这边也讨不到多大好处。纵然如此,孟浑也是退无可退,只能卯足劲儿强攻。

    今夜不破嘉门关,他只能以死谢罪了。

    为何?

    没看到嘉门关上空的飞起的响箭?

    主公还在城内,要是破关失败,城内的姜芃姬迟早要力战而死。

    仔细计较起来,主公之死便是他孟浑无能导致,他还有颜面存活于世?

    “进攻!”

    事实上,当城内守兵意识到他们中计,主将极有可能被埋伏设计的时候,军心已经不稳了。

    留守的将领在军中有名望,勉强能镇得住场子,奈何孟浑的攻势太猛,两方攻城守城才一个回合,死伤数目节节攀升,巨大的压力形成了浓云,笼罩在每个兵卒心头。

    火上浇油的是,城外有猛虎,城内还有凶狠的狼群。

    姜芃姬令人发射的响箭不止能通知孟浑,还能在无形中给敌军心理防线施加压力。

    他们压力越大,越是不能集中精神,发挥出来的战力远不及巅峰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