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821:建州府,定上京(十)
    建城需要实地考察,丈量土地,弄清情况之后再着手设计,绘制图样。

    卫慈知道自己被张平这个猪队友坑了,以后别想有休闲时间。

    前往上京之前,卫慈偷偷寻了姜芃姬,二人密谈了一番,谈话内容仅是他们知道。

    “主公,慈问句大不敬的话——您志在何方?”卫慈是个相当理性的人,经过两天调整,他已经从那夜的梦魇中恢复过来,瞧着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如今谈及公事,更不带私人情绪。

    姜芃姬与卫慈选了个僻静的地方谈话,周遭空旷也不怕有人窥听。

    哪怕隔墙有耳,姜芃姬也能第一时间发现,因为世间无人能瞒过她的精神探查。

    “志在何方?”她喃喃了一句,笑着道,“自然是志在天下,志在万民。子孝与我行心意相通,志向相同。有什么话,你直接说便是,不用这样试探。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认真听。”

    卫慈听了,面颊发烫,耳根子都充血了。

    姜芃姬有事没事就讲这样令人误会的话,哪怕卫慈身经百战,照样无法抵抗。

    他收敛飘散的思绪,恢复常态,认真道,“主公,慈不仅仅志在天下、志在万民,更希望国祚长盛不衰、天下河清海晏。如今遭逢乱世,无数百姓遭此劫难,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失去自己的家园和土地,甚至有无数人为了生存卖儿鬻女,只求一袭存活。世人皆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国祚有盛有衰。国祚昌盛,盖因君主圣明,百官贤良,才有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之景。但,国祚衰败,这又是为何?仅仅因为君主昏庸,百官庸碌?”

    国家昌盛,来来去去不过那么几个原因,但国家衰败呢?

    仅仅只是因为君主昏庸、百官庸碌、天时不好?

    对于这个问题,卫慈从前世年轻时候便开始思考,一直思考到了如今。

    卫慈一直仰慕姜芃姬,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所作所为便是他的理想,还有一重原因。

    对方是他迷途路上的明灯,引导他揭开了很多让他迷惑的问题。

    这些问题,随便捡一个说出来,兴许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惹来天下士子口诛笔伐。

    卫慈意识到危险性,但他却不觉得孤单和无助,因为他知道还有人与他走在同一条路上。

    “慈翻阅史籍,发现国祚衰落,这不仅仅是自上而下的现象,更是自下而上。若将国家喻为参天大树,君主为树冠,百官为枝丫,那么百姓便是纵横延绵与地底的根系。树冠若亡,树木尚能存活。枝丫若损,树干还能延伸。可是,若根系大片遭损,此树危矣。”

    姜芃姬认真听着。

    她感觉得出来,他对此有自己的理解和感悟,既不是照本宣科,更不是纸上谈兵。

    卫慈继续道,“土壤之于树根,乃是孕养它们的根本。若这些土壤被人抢走,树根不能活。”

    姜芃姬神色一肃,明白卫慈的意思。

    “你说土地兼并?”

    卫慈面色一紧,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正是如此!”

    何为土地兼并?

    如今的土地是可以买卖的,世家、乡绅、官僚可以借用权势、钱财从农民手中弄到越来越多的土地,甚至让他们没有徒弟,若是卑劣一些,甚至会巧取豪夺。这种现象到了灾年尤为明显,百姓一旦失去自己的土地,意味着失去了生存的依靠,只能继续变卖房产,沦为低廉的劳动力,给大地主当佃农。搁在这个时代,这是难以根治的顽疾,还会越来越严重。

    一旦土地兼并到了一定程度,国家也会走向衰亡之途,哪怕出了中兴之主也挽救不了王朝。

    土地兼并愈演愈烈,农民与拥有大量土地的豪强便会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国家与这些豪强也会发生剧烈摩擦。纵观史书,不少清明的君主都会采取办法抑制兼并的步伐,让土地兼并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若是缓解不了,那么必然会面临一个问题——农民举起锄头造反!

    姜芃姬来自于未来,整个宇宙都是人类探索的区域。

    因为星际战争和人们思想,人口繁衍速度根本比不上拓展速度。

    对于智慧生物来说,整个宇宙无边无际,他们有更加辽阔的空间,探寻不完的未知领域。

    可远古时代不一样啊,人类科技落后、生产力低下,他们被土地无形约束着,难以挣脱。

    对于他们来说,土地是一块蛋糕,旁人多分一些,他们就少分一些,彼此间存在利益冲突。

    人类战争的源头便是利益之争,搁在远古时代,追本溯源更是土地之争!

    不说这个位面,直播间观众那边也有土地兼并的问题。

    华国历史上,历朝历代调整治理土地兼并的法令层出不穷,土改一层层递进。

    均田制、一条鞭法、摊丁入亩,皆是如此。

    姜芃姬嫌弃跪坐难受,干脆换了个姿势,依着凭几道,“你说,我听着。”

    卫慈感觉心跳如鼓,耳边还能听到左胸腔传来的有力震动,他知道自己在紧张。

    “主公……依慈之见,何不从根源掐了土地兼并的源头!”

    这话说出口,卫慈感觉浑身卸去了力气,只等姜芃姬表态。

    姜芃姬问道,“掐去源头?”

    卫慈旁的没说,只说了八个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姜芃姬心中一惊,她抬眼与卫慈对视,只见对方眼中坚定不移。

    半响之后,她愉悦地笑了。

    “好,我知道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这句话她喜欢。

    不止喜欢这句话,似乎也更喜欢说这句话的人。

    “子孝,你过来。”

    她对着卫慈招手,对方面色由苍白转为红润,见她呼唤,眼中闪过一丝迟疑。

    但——卫慈面对姜芃姬,从不知道何为“不”。

    膝行上前,两人距离不足十寸。

    姜芃姬蓦地抓住他的手,惊得卫慈几欲跳起。

    “不用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卫慈暗中露出一抹苦笑,对方的确不会吃了他,但对他来讲,也许比吃了更令他惧怕。

    “子孝之心,与我偕同。”

    卫慈惊诧地睁大了眸子,那双蕴含万物星辰的眸子,亮得令人觉得刺眼。

    围观全程的直播间观众:“……”

    嗝——

    这口狗粮吃得太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