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935:兔羊毒策(八)
    说到这里,卫慈不胜唏嘘。

    这世上除他之外,谁能知道孙文本该是聂氏的肱骨之臣,为聂氏图谋天下立下汗马功劳?

    偏偏在一切开始之前,聂氏害得孙文家破人亡。

    前世,孙文为了聂氏肝脑涂地。

    今生,孙文怕是要和聂氏不死不休。

    相守一生的老妻伤心病故,聪慧可爱的独子瘸腿病死,孝顺的儿媳也死相凄惨。

    要不是年幼的孙子支撑孙文,他恐怕早就经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病死他乡了。

    为了年幼的孙子,一向矜傲的孙文才会舍弃一切尊严,辗转乞讨,爷孙二人流落东庆。

    东庆局势混乱,到处都在打仗。

    哪怕卫慈没有亲眼所见,他也能想象出这对爷孙为了活命,吃了多少苦头。

    孙文偷偷找到卫慈之前,他以流民的身份在工地劳作大半年了。

    他的实际年龄只有四十几,如今苍老得像是五六十,满头黑发白了大半。

    卫慈督建州府,采用以工代赈的方式,每人每天记工分。

    不管男女老少,工作多少便能领到多少的食物和津贴。

    少做少得,多做多得。

    孙文前半生最大的运动量就是学习骑射,哪里干过工地的苦活?

    一开始,他劳作一天的食物仅够孙子吃饱,他只能找些树叶树皮,再混着河水勉强喝饱。

    后来混熟了,善心的工友还会支援他食物,让家中比较年长的孩子帮着照看孙文的孙子,好让孙文能安心劳作。

    习惯之后,孙文一天挣的食物才渐渐多起来,甚至略有盈余。

    他费心攀交关系,打听消息,疏通门路,终于找到唯一一条能接触卫慈的方法。

    卫慈说孙文星夜拜访,听着很是文雅,实际上却狼狈得不得了。

    要知道卫慈很注意养生,所以晚膳之后有夜间散步的习惯。

    不过他散步的路线总是不一样,更没什么规律,孙文只能苦巴巴地等。

    守株待兔许久,终于堵到卫慈这只大肥兔。

    为了一鸣惊人,孙文甚至想了诸多开场白,分析姜芃姬的脾气,他选择最嚣张的,“周文王遇吕尚,吕尚助周武王兴兵伐纣。依在下之见,柳仲卿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了个孙载道。”

    柳仲卿是谁?

    柳佘。

    表面来看,好似只将柳佘比喻为周文王。

    如果柳佘是周文王,那谁是周武王,谁是吕尚?

    卫慈心思一转,扭头望向来人,只见到黑漆漆的阴影中走出一名身穿破旧麻衣的灰发老人。

    “那足下可知孙载道在何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在下便是孙载道。”

    孙文本就不是喜欢谦虚的性格,现在虽陷入低谷,但他相信自己总有腾龙起飞的一天。

    以上便是卫慈初见孙文的情形。

    孙文成功吸引了卫慈的注意,但这还不够,他还需要更多的筹码才能获取卫慈的看重。

    只要卫慈看重他,帮他向主公柳羲引荐,孙文相信自己有能力获取对方的赏识。

    孙文觉得自己这辈子没什么好活了,但他的孙子还小,若是不给孙子挣一份前程保障,他百年之后如何去见九泉下的老妻、独子和儿媳?所以,他这次只能成功,绝不允许失败。

    他很幸运,碰见的是卫慈。

    哪怕孙文没有苦心算计,只要卫慈知道他的名讳,照样会帮他引荐。

    孙文献上自己的投名状,以奴隶的身份混入北疆,助姜芃姬完成大业。

    至于孙文的孙子,卫慈将他送到丸州照看,让他当了金鳞书院的插班生。

    既是当人质,同样也是给孙文的承诺。

    卫慈还对孙文许诺,若孙文不幸罹难北疆,他会收养孙文的孙子当做亲生儿子照料。

    没了后顾之忧,孙文便以奴隶的身份混入北疆,短短数月成了北疆重臣哈伦察的心腹幕僚。

    帐内众人听了卫慈的讲述,唏嘘万分,对孙文也多了几分敬佩。

    果然是个人才!

    同时他们也更加怵卫慈了,不动声色就给背景安了这么恐怖的钉子。

    不是哈伦察蠢,分明是卫慈丢过去的钉子段位太高。

    至于寒食散——

    丰真睨了一眼卫慈。

    寒食散是个什么玩意儿,他可是深有体会。

    杀人不过头点地,卫慈竟然用寒食散阴人。

    实在是干得漂亮!

    “平日看子孝人模人样,没想到也是性情中人。”丰真举起桌案上的酒樽,“当浮一大白。”

    姜芃姬毫不客气地揭穿丰真。

    “自己嘴馋想喝酒就直说,拖累子孝做什么?子孝体弱不宜饮酒,给他准备去了膻味的羊奶就好,记得要温的。”

    丰真揶揄道,“主公这可偏心了,真也体弱呢,您怎么纵着真饮酒?”

    说罢,他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给卫慈。

    当年看到卫慈珍藏的画卷,丰真便知道这家伙的心思。

    现在被主公额外关照了,卫慈内心应该乐开花了吧?

    哼,假正经!

    哪知姜芃姬愧疚一笑,自责道,“的确是我疏忽大意了,来人,把军师的酒全部换羊奶。”

    丰真:“……”

    他又不是没断奶的孩子,喝什么羊奶?

    对面的卫慈抿了口甘甜的羊奶,对着作茧自缚的丰真投去一枚揶揄的眼神。

    活该!

    让你生事儿!

    喝你的羊奶去吧!

    全场唯有亓官让摆出作壁上观的姿态,双眸微阖,状似假寐。

    丰真断定卫慈觊觎主公,亓官让正好相反,他觉得自家主公正在垂涎卫慈美色。

    还是那种口水直流地垂涎。

    小插曲之后,众人又将重心放在正事上面。

    得知孙文是潜伏北疆的内应,还是个贼厉害的内应,计划便能再改一改。

    亓官让道,“子孝有什么计划?”

    哪怕是聪明人,彼此的思维也是不同的。

    他们需要多多交流信息,统一立场和意见,免得关键时刻互相拖后腿。

    “北疆大王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他们的野心可不比他们父亲弱。对于他们来讲,父亲不只是父亲,还是拦着他们进一步发展的绊脚石。面对令人垂涎的权利,哪怕是父子也会自相残杀。”卫慈笑道,“孙文献上的寒食散,不止能掏空北疆大王的身子,还能要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