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1037:各人的算盘(十三)
    见原信越说越过分,聂洵阴沉脸色拍了桌。

    力道之大,连食案上的碗筷都震了一下。

    帐内众人寂静无声,似乎连呼吸都隐匿了。

    “你莫不是觉得老夫这话不对?”

    原信是个身材魁梧的老将,粗糙的面上留着厚重的络腮胡须,面貌粗犷,整个人坐在那里,似一座小山,抵得上两个聂洵那么宽,说话更是瓮声瓮气的,如洪钟一般响亮有力。

    “洵方才忘了克制,喝得上头了,当众失了仪态,还请主公责罚”

    黄嵩严厉的视线扫过原信,无声警告。

    继而和颜悦色道,“既然如此,诚允先回去醒酒吧。”

    聂洵起身离开,隐隐听到身后传来原信冷哼之声。

    他暗暗捏紧了拳头,外头冷风扑面而来,吹散他周身萦绕的酒气。

    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矛盾和争端,特别是势力构成复杂的集体,更容易滋生龃龉。

    文官和武将,这是两个难以调和的矛盾群体。

    聂洵容貌过盛,免不了被人轻视怠慢,其中又以武将为主。

    他们平日里还知道克制,这会儿黄汤喝多了,不自觉便显露出来。

    这不是什么大矛盾,聂洵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令他担心的是姜芃姬的反应。

    旁人以为姜芃姬对他见色起意,但聂洵却不这么觉得。

    若说容貌,姜芃姬帐下的卫慈比他更胜一筹。

    除此之外,聂洵又找不出其他不对劲的地方,只是觉得心头慌得很,让他失了分寸。

    另一旁,姜芃姬被卫慈搀扶着回到了下榻的寝居。

    “如今周遭无人,主公不用继续装了吧?”

    主公多少酒量,他能不清楚?

    “醉醺醺”的姜芃姬倚靠着他,听到这话,不由得露出愉悦的笑。

    她双手搂着对方的脖子,稍一用力便带着卫慈一道滚到了床榻上,半个身子压着他。

    “主公”卫慈气得面色微青,抬手尝试着将她推开。

    “子孝,月信那事儿的确是我错了,你别这么冷酷无情嘛”姜芃姬像是抱着大型娃娃,蹭蹭他的颈窝,嘴里含糊着道,“你也气了那么多天了,总该消消气了吧”

    她不说还好,说了卫慈更气

    他像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

    “慈不是为了这个生气。”

    卫慈喜欢干净,哪怕饮酒,他也只会小酌两杯,极少沾碰酒气。

    姜芃姬喝了多少酒,整一个移动的酒坛子,差点儿没把他熏晕了。

    “那么难道是为了聂诚允?”姜芃姬贼兮兮地笑着,“子孝可是醋了?”

    卫慈道,“有什么好醋的?聂洵被主公盯上了,慈可怜他还来不及呢。”

    他对姜芃姬太了解了,方才那般作态,分明是想算计聂洵,可怜聂洵还没知觉。

    姜芃姬松开他的脖子,似小孩子一般闹腾打滚,耍起了酒疯。

    卫慈:“……”

    主公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暗暗扶额,值得顺着对方的意,不然让旁人看到她这般小孩气的一面,主公威严何在。

    “主公打算如何算计聂洵?”卫慈道,“慈愚钝,竟是看不透主公的安排。”

    姜芃姬不折腾了,笑着道,“这个聂洵,极有可能是我那位可怜的表兄呢。”

    卫慈诧异,“表兄?”

    姜芃姬道,“子孝也知道吧,父亲如今的正室并非我的生母,她是我母亲的庶妹,我的庶姨母。她嫁给我父亲之前,曾是孟湛嫡妻。孟湛与她生了两个嫡子,一个是大表兄孟恒,一个便是二表兄。二表兄诞生的时候,孟湛宠妾正好也生了一个庶子。孟湛宠妾灭妻、混淆嫡庶,竟然将庶子记做嫡子,真正的嫡次子则丢给宠妾当庶子。不过,那个宠妾蛇蝎心肠,派人处理了这个嫡次子。姨母说过,二表兄生来眉间缀了颗朱砂,好认得很”

    卫慈拧了眉头,“仅凭一颗眉间朱砂便认定他是孟二郎?”

    姜芃姬笑道,“自然不可能这样,最重要的是聂洵的相貌他与我庶姨母像极了。”

    相似的容貌、一样的朱砂,仅凭这两点,姜芃姬便敢确认聂洵的身世。

    卫慈心下一转,他道,“先前听友默说过,聂洵从中诏来东庆,为了寻找血缘亲眷”

    换而言之,聂洵极有可能是姜芃姬的二表兄。

    姜芃姬道,“我感觉得到对方似乎也知道这点,不过他没有上前相认”

    卫慈眉头狠狠一跳,蓦地想起前世可怜巴巴的杨思。

    前世的杨思乖乖待在黄嵩帐下当谋士,顶多嘴馋了点儿。

    便是这么一个小缺点,竟然被主公捏住了,以此为突破口离间了黄嵩和杨思。

    难不成

    姜芃姬嗤了一声,笑道,“聂洵若是跟着伯高,以后不好下手。我这人下手每个轻重,一不小心弄死了他,庶姨母知道了多伤心啊。为了以防万一,自家人还是帮自家人好一些。”

    卫慈:“……”

    他更加心疼聂洵了怎么办?

    “主公想离间黄嵩与聂洵?”

    姜芃姬哎呀一声,无辜地眨眨眼,“子孝说话这么难听做什么,什么叫做离间啊?我像是那种不安分、喜欢挖人墙角的三儿吗?伯高和诚允关系浓情蜜意的,我不干那种缺德的事。”

    卫慈:“……”

    这话说给鬼听,鬼都不信你一个字好么!

    姜芃姬收敛面上的玩笑,冷静地道,“伯高性情多疑,但多疑却不意味着什么都怀疑。若是一上来就离间他们,效果只会适得其反,毕竟伯高也不是蠢人。他也成长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好欺负的酒肉朋友。聂洵不知从哪里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但他没有告诉黄嵩。聂洵隐瞒真相,自然是为了不引起黄嵩的猜忌。不过,他越是遮遮掩掩,越是容易被人猜忌”

    她冷笑一声,“有些话不早早坦白,当他想说的时候就说不出口了,因为失去最佳机会。”

    早不坦白,偏偏被人猜忌的时候才坦白,这不引人怀疑么?

    卫慈叹息一声。

    他能说什么呢?

    被他家主公盯上的人,真心没哪个有好下场。

    姜芃姬道,“不过,如今的敌人是沧州孟氏,我有心算计伯高和诚允,但也要注意时机啊。”

    卫慈冷漠脸。

    她的确是很注意时机,但不妨碍她现在给黄嵩他们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只待时机成熟,浇点水,种子便发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