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1181:伐许裴,诸侯首杀(五十一)
    “谢校尉有心事?”

    从战场下来,谢则像是揣了什么心事一般,两道剑眉几乎要拧成结了,忧心忡忡的。

    韩彧敏锐发现这点,悄悄询问了一句。

    谢则闻声回神,下意识提起警惕,等他发现询问的人是韩彧,竖起的心防这才卸了下来。

    “韩军师——”他本不想回答,但对象是韩彧的话,他倒是能倾诉一二,毕竟他信得过韩彧,“倒也没什么,只是今日碰上的那个银枪小将……末将总觉得他很面善,更加重要的是他使用的枪法,似乎……似乎是谢氏家传绝学。谢氏枪法除嫡系男嗣外,概不外传的。”

    韩彧问道,“谢校尉确定那人使用的枪法是谢氏独有?”

    谢则很肯定地点头。

    谢氏与其他世家不同,他们以武传家,全族上下武风盛行。

    不少族中子弟刚能走路就要耍一根木质的小枪,习武的基础也是打小就开始的。

    他们枪术了得,其他兵器也用得极好。

    谢则正式习武的时候,他人还没手中特制的木枪高。谢氏枪法早已融入他的骨血,莫说他眼睛没瞎,哪怕是双眼瞎了,他与李赟过两招便能知道对方的招式路数,断断不可能认错。

    不过他没有将这事儿嚷嚷出来,若非韩彧值得信任,他也不想松口。

    韩彧道,“柳羲帐下武将不多,擅长用枪的,除了她自个儿,便只剩下另一人了——李赟。”

    “李赟?听说过他。”谢则回想道,“算算年纪、模样和身手,方才拦截我的人应该是他了。”

    韩彧又说,“李赟出身东庆丸州奉邑郡,似乎是某户农家的养子,他与嬛佞谢氏并无关系。”

    这两者可是八竿子打不着呢。

    “千真万确?”谢则目露困惑,“若果真如此,他为何会使谢氏枪法,还那般面善?”

    自打大伯谢谦的事情发生,嬛佞谢氏就沉寂下来,谢氏子弟轻易不会离开嬛佞郡。

    李赟这般身手,不沉下心苦练个十七八年是练不成的。

    换而言之,若有谢氏子弟教导他,那一定是长时间待在外头、极少回归宗族的嫡系子弟。

    谢则将脑子里的亲戚全都过了一遍,愣是找不到一个符合条件的人。

    “唉,假如没有战事,兴许能上门问问他师从何人。”

    自家祖传枪法被外人学走了,作为谢氏子弟总要过问一下,不然宗族那边不好交代。

    韩彧道,“兴许以后会有机会。”

    谢则只能心不在焉地应下来。

    与此同时,李赟也是一副日了狗的模样。

    咕嘟咕嘟灌了一大碗水,这才将胸腔汹涌的火气压了下去。

    “真是个登徒子!”李赟愤愤地道,“那人怎么可能是本家堂兄?”

    相较于谢则的懵逼,李赟却知道二人之间的关系。

    没有见到人之前,他对谢氏还抱有一定好感,如今却像是吞了苍蝇一般。

    那个叫谢则的小子莫不是呆萌?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他竟然调戏自己,李赟真后悔自己没能给对方戳俩窟窿眼。

    “不,我倒是觉得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你俩之间的血缘关系。”姜芃姬杀得红了眼,根本没注意其他地方,可她不是还有直播间观众么,那些咸鱼早就绘声绘色地跟她讲了方才的事情。

    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俩真是有趣极了。

    不管是谢则说的“你长得可真好看,仿佛哪里见过”,亦或者是李赟那句“主公这般伟岸男子,扮作女子,还没赟好瞧呢”,他俩都有些天然的呆萌,难不成这玩意儿还是祖传的?

    正说着,军医背着医箱进来。

    “将军,请脱衣验伤。”

    姜芃姬本想离开,毕竟直播间那群咸鱼都已经留着口水等李赟解衣宽带了。

    要是不走,她敢保证那群咸鱼能将屏幕舔穿。

    她身为主公,有义务保护下属的节操。

    “主公需不需要末将与他联系?”

    李赟不懂姜芃姬对他的“怜惜”,反而开口喊住了她。

    姜芃姬不得不顿下脚步,扭头望向李赟。

    这小子将喝空的水囊丢到一边,抬手解开沉重染血的盔甲,露出被鲜血染红的衬衣。

    看着吓人,实际上大部分血都是别人的,李赟只是受了一点儿皮肉伤并未伤到筋骨。

    “联系谢则?做什么?”姜芃姬错愕。

    李赟道,“策反他呀,好比孟恒军师与聂洵——”

    说罢,他还用一种充斥着期待的目光瞧着姜芃姬。

    孟恒军师能办到的事情,他也能办到呀。

    姜芃姬:“……”

    她没注意的时候发生了啥,为何李赟这小子无师自通学黑了?

    “你俩的情况不一样,不可同日而语。再则,你与谢则又无交情,你俩是堂兄弟不假,但谢谦已被谢氏除宗,他那边认不认还是个问题呢。谢则还是许裴的连襟,论关系亲疏,自然是许裴更加亲近一些,你拿什么策反他?”姜芃姬哑然失笑,“不是我不信你,只是你的脾性那么耿直,这种耗费心力脑力的活不适合你。别到时候没能策反别人,反而被别人利用了。”

    李赟蹙眉道,“主公可不是许裴之流,岂会被人轻易蒙蔽了?”

    姜芃姬哑然失笑。

    李赟的重点真是迷啊。

    咸鱼观众一边舔李赟半身肌肉,一边恨铁不成钢。

    老司机联萌:瓜娃子,主播嘲讽你脑子简单呢,你咋这么一根筋呢?

    每次看到主播调戏小天使李赟,李赟的妈妈粉和奶奶粉总要操碎心。

    李赟如何不知?

    可他知道自家主公性情疏阔,不然也不会和下属说笑调侃。

    这话里头的意思是恶意嘲讽还是善意打趣,他分得清楚着呢。

    姜芃姬笑道,“我自然不是许裴。”

    正说着,外头姜弄琴说有要事见她。

    “什么事情?”姜芃姬问。

    姜弄琴神色凝重地道,“伤兵用的缝合线不够了,处理伤口的伤药和纯水也急缺。”

    打仗之时,当场毙命的兵卒并不多,大多都是战后得不到治疗拖死的。

    因此,后勤医疗就显得尤为重要。

    医疗到位,战死人数就会大幅度降低。

    姜芃姬这边已经组建出相对完善的医疗后勤部队,死亡比例屡创新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医疗后勤的重要性堪比军粮辎重。

    “浒郡那边没有运来东西?”姜芃姬蹙眉。

    姜弄琴道,“还未运来,末将担心……运输线是不是又被侵扰了……”

    断粮一两天饿不死人,但医疗物品断了,伤兵营那些兵卒就可能抗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