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1189:伐许裴,诸侯首杀(五十九)
    “这些可恨的贼子——”

    许裴亲眷被秦恭派遣的兵卒送归府邸,一进大门便瞧见清冷空荡的院落。

    因为要逃命,众人只能尽量挑贵重的小件,大件都留在老宅让家仆看守,以后有机会再搬。

    不曾想逃跑失败,一回家发现家里也被贼人光顾了,不少家仆还被打伤。

    几个妾室欲哭无泪地发现她们还未来得及带走的大件都被贼子搬空了。

    某个妾室极爱的多宝阁架子也消失不见,上面摆设的玩意儿统统不见了踪影。

    询问留守老宅的家仆,家仆说他们前脚刚走没多久,一伙蒙面的土匪便闯了进来劫掠。

    所幸这些土匪没什么眼界,只抢了金银财物,更贵重的物件,诸如古玩孤本一件没动。

    相较于后者,那些被劫走的金银俗物只能算冰山一角。

    许裴夫人面上带着怒色,同时又庆幸趁火打劫的土匪眼皮子浅,不识好货。

    “惊吓一天了,全部回到各自院落歇息着吧,接下来的事情明日再商议。”

    许裴夫人随口打发了哭哭啼啼的妾室,不耐烦的同时还有些隐隐的快意。

    这些妾室空有美貌却无底蕴,私库全是金银俗物、布匹衣料和胭脂水粉,同时也是被土匪光顾最严重的重灾区。她们损失最大,但跑到她跟前哭有什么用,她可不会发善心去补贴。

    许燕筱冷眼看着好戏,面上毫无波澜。

    待大夫人发话放人,她跟着其他女眷行礼退下,回了自个儿院子。

    “你去查一查私库,看看丢了什么——”

    许燕筱随便找了个借口将伺候的一等丫鬟支开。

    她想一个人静静。

    那丫鬟嘟囔着,“土匪那么贪婪,哪会给我们留下什么?查了也是白查,必定被抢光了。”

    两脚像是扎进地里,半点儿都不肯挪动。

    许燕筱忍着怒气。

    “让你去,你便去,找什么借口。”

    这丫鬟仗着她是大夫人的人,从未将许燕筱的话放在心上,指使她做个事情也会埋怨一番。

    丫鬟缩了缩脖子,看似很胆怯,一转身就露出轻蔑的表情,鼻尖微微哼了一下。

    “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女罢了,手头还没丫鬟有钱,查什么私库?”

    丫鬟嘴里嘟囔抱怨,不得不去拿锁开了私库。

    虽说许裴夫人对许燕筱从不上心,但为了不让外界诟病,她也给许燕筱准备不少好东西。

    不过东西虽然好,但都是不常用还有标记的贵重物件,体积大不实用,只能放在私库落灰。

    少数能换银两的物件,多半也被下人偷偷昧了换钱。

    许燕筱在许宅的生活十分不如意。

    “咦?”

    丫鬟瞧着私库内的东西,惊诧地咦了一声。

    众人的私库都被劫匪劫掠一空,唯独许燕筱的私库整整齐齐,地上的落灰连个脚印都没有。

    许燕筱知道这事儿,沉吟道,“约莫是院落太不起眼,土匪来不及搜查吧。你去取佛经,准备笔墨,我要给母亲诵经抄书。私库这事儿,你别外传,免得惹来不必要的议论。”

    全府的人都被劫掠了,唯独自己这里安然无恙,难免惹来红眼。

    熟料,这丫鬟扭头便将这事儿和许燕筱的话传给了大夫人。

    大夫人冷笑一声,轻蔑道,“养不熟的白眼狼。”

    这事儿有什么可瞒的,难不成她们这些长辈还会贪图她的银钱不成?

    第二日,许府迎来特殊的访客。

    秦恭长了一张嫩脸,但魁梧颀长的身材配上那一身甲胄,无人敢将他当小孩儿,“大夫人与信昭公分居两地多时,不妨写封家书报报平安,免得信昭公在前线担心家中老小的安危。”

    大夫人面色阴沉下来,望向秦恭的眼神装了刀子。

    搁她看来,这哪儿是写家书让许裴安心,分明是用家眷威胁他,命他就范。

    她可不会上当。

    大夫人刻薄直白地道,“未曾想风光霁月的兰亭公,竟用这般下作手段,真是大丈夫所为?”

    用亲人胁迫旁人,她还是个男人……

    呸,她还是个人杰么?

    秦恭笑道,“夫人着实误会我主了,此举并无任何恶意。”

    没有恶意?

    鬼都不信!

    大夫人不肯写家书,谁知道敌人会用这封家书玩什么花样?

    秦恭见她不肯,倒也没有勉强。

    他面上不显,内心却暗暗感慨此人远不及大夫人有远见。

    秦恭口中的大夫人可不是许裴夫人而是许燕筱的生母,许斐的夫人。

    若她碰见这场景,她必定会写家书,还要在信里详细说清家中情况,安抚在外打仗的丈夫。

    有了家书,这证明家眷安然无恙。

    假如丈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多少也会顾虑家眷,不至于豁出去拼命。

    若是没有家书,说不定丈夫牛脾气上来,不顾一切和敌人死战到底,最后丢了性命。

    秦恭懒得提点对方,免得好心当了驴肝肺。

    他又将话题转到许燕筱身上,故作不知地问,“听闻旧主令文公之女如今在府上借居?”

    大夫人点头。

    秦恭道,“昨日,本将听底下兵卒回禀,说是一伙儿千人规模的土匪趁着我军入主浙郡,到处抢掠作案,连信昭公府上也遭了毒手。今日特地送来一些嚼用,还请夫人勿要嫌弃。”

    大夫人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猫腻,心底不是滋味。

    秦恭先提了许燕筱哦又说担心府上嚼用不够,颠儿颠儿送来嚼用,这什么意思?

    府上虽被土匪光顾,但又不是穷得揭不开锅,秦恭这是担心她会饿着一个孤女?

    大夫人心里不喜,面上也更加冷淡了。

    秦恭仿佛没有瞧见,提出想要见一见许燕筱的请求。

    大夫人更气了。

    这是要亲眼见见她有没有虐待孤女?

    因为男女大防不严重,秦恭是许斐旧臣,许燕筱年纪还小,他关心旧主孤女旁人也不会说三道四。许燕筱瞧见秦恭,俏脸红了下,“你怎么也来了?”

    “末将不日便要动身南伐,趁着气势还高昂,一举拿下浙郡残余地界。”秦恭端正坐着,一板一眼地道,“这一去便是小半月,末将怕许娘子担心,故而前来报备一句。”

    “谁担心了?”许燕筱面上添了羞恼,意识到自己说了重话,又红着耳垂道,“记得回来。”

    秦恭点头,待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