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一代天骄 > 第二十七回 萌娃一个
    “来,阿郎,乖,来站好了。”“阿妈”将周涛放在地上,蹲下与周涛平着连,指着对面已经呆滞的“阿兄”对周涛说道:“他呢,从今天起就是你的阿兄呢,你阿兄很厉害的,在首领那里听差呢?整个部落都知道他乎木的名字。所以你以后只要不惹大祸,其他的你阿兄都能抵得住。”

    “哦,阿兄好厉害啊!”周涛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这个“阿兄”,这位很显然就是在献祭时为所扎伦喊话的那位,周涛记得很清楚,嗓门很大。当时自己在五里外都能听得见他的声音。

    “不要告诉你阿妈我的真实身份,你只要记住我现在是她的小儿子,你的小兄弟就行了,听清楚了没”周涛不想打破这份温馨,于是打算满到底。

    “啊?哦?”乎木一副痴呆的样子盯着周涛,口中象征性的、傻傻地回答道。

    周涛对乎木的表情是极度不满意,心中忍不住大骂:“嗨什么表情?要拆台是不?快回神啊不然就漏泄了。”

    “阿兄!阿兄!”见五大三粗的乎木仍傻傻地站在那,就得好气又好笑的周涛无奈地走到乎木面前,同时周涛便准备怪声怪气地喊醒他。

    “啊!神明”被叫醒的乎木一回过神来就立马准备对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小不点”下跪。

    幸好周涛离他近,即使地打断乎木的动作,不仅让“大人”两字直接“胎死腹中”,还硬生生的阻止乎木的后续动作,可谓惊险万分。不然周涛还得为乎木奇怪的动作向“阿妈”解释呢!要是这样,情况还算好的了。如果一不小心泄露周涛的身份就会让周涛永久的失去这份温馨了。到时就会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了。

    “这个。。。。。”其实乎木在周涛传音时就完全吓傻了,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周涛的传音,所以他现在完全不明白周涛这是什么意思,神明大人不是全部落的主人吗?自己要给自己的主人下跪以示虔诚,为什么神明要阻止自己呢?

    周涛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阻止乎木时又不得不再次传音给乎木:“不要向你阿妈泄露我的真实身份,现在你只要记住我现在是她的小儿子,你的小兄弟就行了,变现自然点,听清楚了没”

    乎木骇然地看着自己眼前那个被尊为“神明大人”的小不点,心中充满了恐惧啊。这是什么手段,自己这么大块头的人下拜的劲就连一个成年人都难得抗住,居然被这位“神明大人”轻轻抬手就抵住了。好吧,这个可以理解,毕竟亲眼见过他将人抡起来当武器的场面,已经有了初步的免疫力。

    可是这个不开口就能说话,而且话语一直在脑中清晰的回荡,这是什么神仙手段啊?

    唉!要是周涛知道乎木心中惊讶地事的话一定会大吼:“喂!你的关注点搞错了,骚年!难道没听说腹语吗?再则我这么小,力气这么大难道还不能引起你的关注吗?”

    别说,乎木还真没听过“腹语”这个词。

    “哦!哦,那个。。。。。哦!阿妈,我。。。。”周涛话是这么说,可乎木不敢啊,吞吞吐吐的,突然想起了周涛刚出现时时被自己阿妈给报过来的,所以不管了,向阿妈求救了先。

    “我什么我?叫阿弟,以后好好护着你阿弟,知道吗?”这时,“阿妈”作为一个母亲的气势就出来了。作为一个母亲,让长子护着幼弟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可是乎木心中的苦涩没有人知啊,于是乎,有点“马大哈”的乎木又展现出自己的另一个美好品质缺心眼。

    “哦,放心吧,一定会我护着阿弟的!”说着,乎木忍不住抬头五十度望天,嘴角还使劲抽了抽。

    周涛看着眼前这位很快就调整好自己心态的奇人不禁一阵感慨啊,缺心眼就是好,心态好,生命力旺盛啊!看看这位,真当得起“虎背熊腰”这四个字。

    周涛就纳了闷了。你说这么穷的一个部落怎么还能容许像他这样的存在,这不明摆着告诉大家分配不均吗?

    当然,这也只是周涛自己想想,他可不会乱说的。

    当然,周涛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阿妈,我阿妈要醒了啊,我先过去了,待会我就领着她来见你,我阿妈人可好了,你们一定会是好朋友的。”周涛尽量把自己表现的“萌”一点,带着童真无知的灿烂笑容对着“阿妈”。可能是周涛前世是一个“铁血将军”的原因,不管他怎么表现,可是他那张笑脸总让人感到心中发毛。

    “阿妈”这时没有注意周涛的脸,不然准会吓一跳的。不过此时的她已经被周涛给弄糊涂了。什么叫“我阿妈人可好了,你们一定会是好朋友的”

    周涛一见“阿妈”在那发愣就知道她糊涂了。想好好解释一番,但时间不多了,于是一个眼神向乎木甩去。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当空气的乎木一接受到周涛的眼神就浑身一紧。立马明白周涛的意思,组织好语言后就战战兢兢地向“阿妈”说道:“阿妈,那个,那个阿弟的亲阿妈没有死,人现在在那休息呢。”乎木一边解释,一边还指着周涛刚准备进的那顶帐篷。

    “啊?那你就不能做我的阿郎啦!唉!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就不能是我儿子呢?”“阿妈”先是愣愣地盯着帐篷看,当周涛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她突然一脸沮丧地对着乎木所指的帐篷感叹道。

    脸很黑啊现在,此时的周涛已经完全不能说什么了。他当然懂得“阿妈”心中的失望。不过他还是尽量表现的天真无邪。

    “阿妈,你也是我阿妈哦,现在我有两个阿妈了。嘻嘻。。”周涛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用这个小女孩撒娇地手段来骗取同情。自己那是挽救一颗慈母的心。

    不知道是转世的原因还是怎么的,周涛发现自己离那个不苟言笑的铁血将军的形象是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