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一代天骄 > 第十五回 好奇
    赤颜部

    正在忧心忡忡等待机库那城的消息的莱姆比西斯很无聊,矛盾的内心已经平复,自己已经为特勒扎和他的部落做了最后的争取,没有成功也不能怪自己,其实莱姆比西斯自己也是一颗小小的棋子,父亲比西斯子爵为了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女儿出卖给“野人”,那现在到了收网的时候,更不可能放弃快到嘴边的利益。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厘多和厘无斯,这两兄弟完全继承了他们外祖父的自私贪婪和冷酷无情。一旦他们开始暴露自己的野心,恐怕会给整个赤颜部和比西斯家族带来毁灭。

    呵呵,这样也好,反正两边自己都不喜欢,毁灭最好,免得看得伤心。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担心和不甘呢?难道是自己还不想就继续下去了?

    小榻上已经完全熟睡的特勒扎开始打鼾了,偶尔还能从他口中听见几句梦呓。

    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莱姆比西斯完全迷茫了,算了,事到如今,这个男人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只要机库那城那边消息一来,自己也可以放松了。接着自己远远离开这个充满肮脏的地方,就可以自由生活了。

    莱姆比西斯对以后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愿景,可是她忘了那个一个瘦弱的女人独自带大的孩子,那个孩子只收取了自己母子仇恨的利息,本金还等着以后来收取,所以,当莱姆比西斯在后来的无尽悔恨中度过了余生。

    突然熟睡的特勒扎一声大叫,然后满脸淫笑的喊着梦话,莱姆比西斯刚开始还没注意,只是见特勒扎一脸淫像觉得特别恶心,就裹着大裘衣来到特勒扎的小榻旁仔细聆听。

    这不听还好,只听见特勒扎一直喊着“小美人,你不要怕,哥哥我可是很强壮的哦,哇哈哈哈!”

    莱姆比西斯气气得肺都快炸了,不过马上就回复了平和的神态。这个废物现在都废了,还想着他的小美人儿。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莱姆比西斯皱着眉头,将帐篷外的守卫叫了进来,然后仔细的询问了一下那天晚上的详细情况。

    “那天晚上的详情小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首领让人把一个昏睡的怪人捆好。接着就让我们退下了,后来我们听到首领大叫之后冲进帐篷,就只见首领很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然后被我们绑住的那个怪人不知怎么就挣开了绳子,最后他冲进帐篷从小榻上抱起一个女人就走了,走之前还很凶的看着首领,其余的小的就不清楚了。”守卫很老实的回答了莱姆比西斯的问题。

    听完守卫的回答,莱姆比西斯即使再傻都觉得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但是现在自己能干什么呢?而且自己该干什么呢?这些都不是自己能伸手的,而且自己也没有能力伸手。

    自从自己再次回到草原上,自己以前培养的那些心腹都被父亲派来的人给收买了。至此自己就没有一个可以放心的手下,现在的莱姆比西斯可以说除了等,就别无他法了。

    没有事做的人很无聊,莱姆比西斯现在就是这样,现在赤颜部的高层已经被自己父亲的人掌控了。自己的命令他们一概不听,以前特勒扎没出事之前他们还懂得遮掩一下,现在完全是肆无忌惮的。

    没有事干就去看看那个让特勒扎魂牵梦绕,又伤身伤神的“小美人儿”。叫来刚才的守卫带自己去看看那个“小美人儿”。

    本来莱姆比西斯是想叫人把人带过来的,可是听守卫说那个怪人一步不离的守着那个“小美人儿”,而且怪人很厉害,他们都没法近身。

    莱姆比西斯想着自己身上的伤也快好了,自己也该出去走走,正好可以去看看那个“小美人儿”和那个很厉害的怪人。正好拿来解闷。

    跟着守卫来到一定很普通的兽皮帐篷前,莱姆比西斯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为什他们住的会是普通帐篷了?现在部落里不是有很多的白布帐篷吗?难道说那些白布帐篷是抢他们的?

    这个猜想完全有可能啊,特勒扎以前也这么干过。他曾经在草原上抢过一个小部落,将人家的全部物质都抢了,自己用的心安理得,却将那个小部落的人全部当成奴隶卖给了自己的父亲比西斯子爵。这也是为什么父亲迟迟没有动手除掉特勒扎的原因,因为特勒扎做的事正好符合父亲的目的,而部落也需要一位能稳住局势的首领来为父亲培养新的部落首领争取时间。

    莱姆比西斯怀着这些奇怪的念头走近了帐篷,只是很奇怪,怎么没看见守卫所说的怪人呢?难道在帐篷里?

    这样想着莱姆比西斯就直接掀开门帘准备进入帐篷,可是当她刚掀开门帘就听到“彭”的一声,紧接着就感到自己的脖子凉凉的。还没等她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传来。

    “滚!这里不是你们这群渣滓来的地方!”说的是大陆的通用语,而且听声音很年轻。

    “你不要冲动,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莱姆比西斯用大陆通用语回答到。但是她的声音像是快要哭出来了。这个少年的声音给他一种冷血的感觉,很冷很冷。

    “你居然会通用语,在这个地方除了那个渣滓猪男很少见啊?”少年戏谑的声音使得莱姆比西斯心里一阵放松,只要会说冷笑话就好,这样自己的安全就得到保障了。不用想刚才“彭”的声音一定是他踢飞了守卫的声音。想想,一个大汉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给踢飞了,那他得多厉害,万一她对自己动杀心,自己还能活吗?不用想了,特勒扎的伤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少年干的。

    只是很奇怪,这个少年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让自己身边“小美人儿”遭到特勒扎的侵犯?现在他们又为什么会被囚禁在这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aiquxs.co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