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一代天骄 > 第十六回 敌友
    “那是,我就是被那个恶心的猪男强抢到这里来的,我其实是月华王国的贵族的。”莱姆比西斯只能套近乎,将自己说的跟他们的境遇一样,这样才能博得好感。

    颤颤巍巍的扭着身子想再仔细看看现在威胁自己的人,她敢肯定,这个人一定不会杀自己,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办法逃出去。当然把自己当人质是可以逃出去的,但是那样做的话会违背战士的意志。莱姆比西斯知道贵族的自尊与荣耀来自于自身的实力与血脉。而在这个世界有实力的人分为两大类魔法师与战士,他们人数很少,但实力强大。同时在这两大类与贫民之间还有一类半实力者武士。

    魔法师她没有见过,但是他的父亲比西斯子爵就是一个五阶中级战士,比西斯子爵一个人可以打一百个像特勒扎这样的草原武士士。所以当比西斯子爵的人来到草原时,特勒扎就表现的很乖,到现在都不敢反抗,这就是贵族的威势,这就是实力的威慑。

    当然,有实力的人必然顾忌脸面。不用想都知道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背后,而且瞬间踢飞一个成年大汉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少年不是一个高级武士就是一个战士。这么年轻肯定不是高阶武士,那就只有可能是战士,而且还是一个低级战士,毕竟他很年轻。

    想到此处,莱姆比西斯立刻拿定主意,同时努力扭着极度发福的身体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经过不懈努力她终于清楚的看见跟她对话的少年。

    可是当她见了那个本尊的具体形容时就后悔了。莱姆比西斯虽然明白眼前这个“浑身包钢”的怪物就是那个少年,但是一见这么个全身黑漆漆的、硬邦邦的怪物,难怪刚才守卫会一直叫他是“怪人”,莱姆比西斯还以为是一个巨人或者小矮人呢!

    但是现在没计较这些,以为谁看到这个东西谁都会心生害怕,害怕不要紧,万一被他看出不对劲,那就掺了。

    “哈。。哈哈。。。我刚才说道哪了?”莱姆比西斯差点就被吓傻了,不过她觉得应该赶紧找些话题,不然等这个人不耐烦了,自己肯定有的受了。

    “你也是被抢来的?”少年没有理会莱姆比西斯的心思,直接简单的提出重点。

    “啊!是。。。是的。”

    “那你怎么能在这里自由走动,不要告诉我你是不知道怎么溜达到这的?跟这里的守卫关系很好。”少年的声音是越说越冷。

    “我。。。我。。。”莱姆比西斯赶忙抬头,因为她发现自己的额头快要被逼的冷汗直流了。

    “说!”不容抵抗的命令声。

    “我是特意来看望你们的!”被逼的无法可说的莱姆比西斯直接就说出自己本来的目的。

    莱姆比西斯本来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根本就没多少花花心思,所做的事大多都是直来直往的。要不然怎么会自己用了无数好东西收买的心腹会在遇到自己父亲的人时立马叛变。

    “哦?是嘛?”

    “是的。”莱姆比西斯很肯定的回答。

    “你到底是谁?”少年掀开自己的钢盔面罩。看来他也忍受不了面罩的窒息感了。当少年掀开面罩的一瞬间莱姆比西斯就见着这个少年的真面目了一张白嫩的脸庞带着少许的稚气,也带着坚毅。鹰钩鼻,宝石蓝的眼睛,还有飘散在额头前的一撮金发。整个组合起来显得英气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少年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如果周涛在这的话一定会一愣然后开头说出三个字外国人?

    不过这样的面孔莱姆比西斯以前可是见惯了的,所以只是经过最初的惊讶之后马上就平静了下来。然后慢慢的解开自己头部缠绕的兽皮头巾。

    少年很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大粽子”的奇怪动作。突然变得很警惕,同时心中也变得亢奋起来了,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另一只手还拨小了面罩,完全一副随时可以开战的姿态。

    少年的武器是一根木质的短棍。他的武器早就被特勒扎收走了,要不是这身铠甲除了他自己外人根本无法卸下。不然也被抢了。没了武器的少年只有在地上随意找了根木棒凑活,莱姆比西斯刚才感到的冷意是因为少年拿着木棍去打野物沾染了露水。至于他为什么要去草丛里是因为他坚持认为野兔子就生活在草丛里。

    正在解着自己包头头巾的莱姆比西斯看见少年的动作就傻眼了,这是要干哈?打架吗?我就解个头巾而已,用不着这样强烈的反应吧?

    心中想着事,莱姆比西斯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再仔细一看少年握紧的短棍,心中大安,同时强忍着笑意在心里大骂特勒扎的无耻,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接着没有废话的莱姆比西斯迅速的解开自己头上的兽皮头巾。当莱姆比西斯露出一头水蓝色的头发时,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少年就愣住了,他终于明白了,眼前的“大粽子”女人的确是跟自己一样,是被抢来的。因为草原的人全都是黑头发,黑色的眼睛。

    完全放下戒心的少年向莱姆比西斯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然后很是正式的向莱姆比西斯问安。

    开心的接受了少年问安的莱姆比西斯很是高兴,因为这样的问安极大的满足了莱姆比西斯内心的虚荣。想想!她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被异性这样问安了?最后一次那是多少年前的事?

    少年问完安后就掀开门帘,做了一个请的手式,根本就没有发现莱姆比西斯还沉沁在美好的回忆中。莱姆比西斯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被请进了那顶普通而又毫不普通的帐篷内。

    等了很久终于回过神来的莱姆比西斯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在无意识时进入刚才难以进入的帐篷。觉得很惊奇的同时也感到很后怕。

    少年没有进入帐篷内,只是很殷勤的在帐篷外守卫,他坚信同样拥有彩色头发和大陆通用语的莱姆比西斯是自己的同类,是不会伤害自己人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aiquxs.co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