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一代天骄 > 第二十二回 搬第
    “嘿嘿,我就不相信丝绸不必这破麻布好?”

    周涛说完又瞅了瞅身上的兽皮衣,叹了口气,不得不感叹“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的说法。

    至于“食”,现在不正在放牧吗?那以后就有的是肉吃!但是身为农业大国子民的周涛在根上还是比较倾向于吃蔬菜的,更何况周涛也明白均衡营养的重要性,看看眼前这些面黄肌瘦且长的参差不齐的部民。周涛越发觉得自己在大搞牧场的同时,更应该开辟一个菜园子。

    “住”、和“行”,这两样周涛认为是与“衣”和“食”相比较不太急需,而且现在考虑这些还不是时候。

    古语说的好“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仪。”既定了暂时的发展目标后,周涛于是就准备大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好继续发展自己的方针。

    不得不说,军人的作息习惯是有很强的强制性的,周涛倒床一会儿就睡着了,当然这也有小孩子的生理习惯的原因。

    周涛呼呼大睡了,而围在灶台旁谈情说爱的两人却越谈越兴奋,久而久之就让两人忘乎所以了,接着就完全忽略了还在帐篷里等饭的小周涛。当两人记起来的时候,好好的一罐野菜饭就直接糊了。

    夜晚,天上的明月高高挂起,洁白圣洁的光辉掩盖了满天星斗的光芒。周涛抬头看看天空,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根据星象判断季节时间是每个野战士兵必须掌握的技能,周涛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看见满天的星斗吓了一大跳,因为他以往熟悉的星空不在了,换成了一片令他陌生到害怕的星空,就是在那是时,周涛才完全确定自己真的是穿越了。

    后来,周涛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看星星,他久而久之就自己摸索出一套根据星象算时间的方法,但是现在周涛还是无法根据星象算出季节,毕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验证。

    “现在大概是20点到22点之间。唉!时间还是不够精确啊!”周涛喃喃道。说完后一个纵身就消失不见了,紧接着就是满天的虫鸣充斥在天地间。

    翌日,周涛带着神色不是很好的所扎伦巡视完了牧场后,就来到山谷的大空地上,此时周涛想在山谷内找一块地作为菜园子,毕竟老吃肉也不行的,部民们还是习惯了吃菜的。

    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一块能很快开发出来的土地。因为周涛发现部民们不知不觉的将帐篷分散到了山谷盆地的周围,只留下盆地中原的那块水源地。

    真不知道这些“土人”哪来的坏习惯,扎帐篷都喜欢扎在土地平坦肥沃的地方,而且还喜欢围圆。看来真是以前经常搞祭祀留下的坏习惯,把中间的那条小溪留着干嘛?难道还要祭祀“河神”?或者在小溪上搭台子?还占着那么好的地!

    周涛真想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不管了,所有的帐篷都拆了,然后所有人聚集在溪流边。这么好的地段不住人真是棒槌!

    周涛的命令很快就下达到每个人头上,可是执行力度却不是很好。所扎伦看周涛的眼神更是乖乖的,那仿佛就是看自家不成器孩子的眼神,看着所扎伦一脸失望的表情,周涛恨不得现在就撕了他那张皱巴巴的老脸。

    “所扎伦,你有什么不满意的,直接说就是了,不要摆着张臭脸,老子看着烦!”周涛强忍着火气说道。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刚才还一脸“怒其不争”的所扎伦立马就变鹌鹑了,一直说着“不敢”。

    “哼!你是不敢?那我教你们搬为什么到现在就只有那么几个帐篷在溪边?啊?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我的话不好使是吧?要不要我再教教你啊?”周涛就被所扎伦那句“不敢”激怒了。

    “啊!神明大人,求求您了,我们也是为您着想啊。部落中间的地方是神明大人您的。我们不敢侵犯啊!”所扎伦一见周涛发飙,就立马跪了下来,苦着说道。

    周涛还不知道原来中间的那里是留给自己的,难怪只有自己家和“阿妈”家搬了过去,而且还没人说什么。

    既然是自己的地方,那就好办了,不是有句话说“我的地盘,我做主!”吗?那我现在就把我的地盘让出来,看谁敢不过来。

    想好了之后,周涛就把所扎伦扶了起来,然后笑的一脸春风道:“所扎伦,是我不对,忘了那是我的地盘,而给你们下了错误的命令,我要检讨!这样吧!我决定: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将把我在溪边的地分给大家,你现在就去告诉大家,让他们尽快搬过来!要快点哦!先到先得,晚了就抢不到了哦!”

    “啊!”所扎伦没想到前一秒还在道歉的周涛居然根本就没有改变自己心思。还“先到先得”?所扎伦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能理解周涛的思维模式,难道神的领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他都不知道?所扎伦皱着眉头在那苦苦思索着周涛的动机。

    “啊什么啊?还不快去?”周涛很高兴,但是语气却是很不耐,看见所扎伦在那发呆,于是就直接催促道。

    “哦?哦!小人这就去,可是神明大人。。。可是。。。。。小人这就去!”可是半天的所扎伦被周涛横眉竖目的样子给逼退了,吓得只想早点逃出升天,根本不管这个命令到底会不会被执行。

    周涛凶着一张小脸,看着所扎伦匆匆出逃。等所扎伦走远了,周涛立马用双手捧着自己的小脸一个劲揉搓,一边揉还一边说:“上辈子没试过靠脸吃饭,这辈子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漂亮的阿妈,再怎么着,我也不会比上辈子丑,这张脸不能老板着,我还要试试靠脸吃饭是不是真的就那么香,要不然以前那些的怎么会争着抢着吃软饭?”

    一个铁血军人会说这样话,其实不是太“惊天动地”。谁在一个跟自己理念完全不同地方呆久了,都会或有意,或无意的拿自己以前的经历或想法开玩笑。周涛现在就属于“穷极无聊”的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