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一代天骄 > 第二十七回 义父
    死狗一样的周涛这下彻底“死狗”了,躺在大厅的边上,不停地喘着粗气,喘着喘着周涛立马就发现不对劲了,一脸惊恐。然后呆呆的说了一句话:“这里这么有空气?”

    周涛顿时觉得浑身冷汗直冒啊!这是什么鬼地方?难道这离出口很近?不对!虽然在来的过程中一片漆黑,但是自己很明显的能感觉自己在往下移动,即使是路线不是直线,那就凭自己摸爬了半天就足以肯定自己离原来的地方有很长一段距离,此地不是地下就是山崖下面。

    周涛考虑了一会儿,觉得也没什么可怕的!自己以前到过很多地方训练过,所以心态早已处变不惊了。所以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此时周涛虽然对这个有空气的地底山洞很好奇,但是一贯谨慎的习惯使得他不敢随意乱动,他一直在观察,想找出这个山洞的诡异点。

    但是,最终的结果令他很是失望。这个山洞除了正中的那块漆黑石碑有些诡异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就连周围的墙壁都是黑漆漆的。黑漆漆的墙壁没啥好奇怪的,没光呗!可是为什么黑漆漆的石碑就会发光,还是那种黑亮黑亮的。

    这里的一切在周涛的眼里越发的诡异,慢慢的,周涛用石子试探了周围反应后终于放心了一点,于是他站了起来,慢慢的靠近那块石碑。但是他不敢太接近那块石碑,就在离石碑五步远成人五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然后就像老驴拉磨一样围着石碑一直转圈。没办法,这石碑太过诡异了,周涛自认为他没有传说中那些人一样,王霸之气一催,就有无数人来投亦或者仙灵之气一散,就会捡到无数奇珍异宝。这些都是不现实的。

    看着着那黑的发光的石碑,周涛满脑子不解,话说这么潮湿的地方应该长满青苔才对,可是眼前的这块石碑透光发亮,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有问题。这个结果让周涛对这块石碑更是忌惮,于是周涛为了自身安全,认为这不是一个好地方,转身正准备走。突然,周涛心中就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但是那种感觉很淡很淡,周涛想抓可是怎么也抓不着,这种感觉很是令人恼火,可是就是这种感觉令人欲罢不能。

    周涛现在没空仔细感受这种感觉,他虽然不怕死,但是命只有一条,那个敢这么乱挥霍?所以为了让自己的命更有价值,周涛决定立马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了,周涛还有一大家人和上前的手下要他来养活了,损在这里太不值得了。

    可是周涛在转身之后,就隐隐感觉在熟悉感中夹杂着一丝一样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这种感觉让周涛感觉有人在跟他说话,周涛当时不觉得,可是现在一见自己刚才进来的那个小洞,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小洞和这周围的环境这么搭配呢!像什么呢?

    “卧槽!这不是盗墓的洞吧?”周涛终于想起了自己以前协助晋阳公安局破获的一起盗墓案件,当时周涛可是实地勘察过的,所以才觉得眼前这一切怎么这么熟悉,原来如此啊!

    周涛很是感性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这里既然是一个古墓,那一定葬着一位大人人,再不济也是一地之雄。而且有个盗墓洞,那这里以前一定被盗墓贼光顾过。那还搞个毛线啊!别人都来过了,这里肯定没什么东西了,自己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周涛现在心情郁闷的在刚进来的山洞中慢慢摸索着,可是脑海里却一直有个模糊的声音在呼唤自己,他吓得浑身直颤抖,于是不敢停留,加快脚步前进。

    周涛不敢回头,可是那个模糊的声音一直在呼唤自己,而且有越来越强烈的趋势。周涛忍了又忍,可是那个模糊的声音还是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很久之后,周涛终于回到了地面上,可是那个声音也清晰了,周涛觉得自己算是初步逃了出来,于是仔细的聆听脑海中的声音,只听那个声音断断续续的出来“涛。。。。。。。涛。。。。。。”。

    这下子可把周涛给吓傻了,这个“涛”难道是在叫自己吗?怎么回事?难道这个世界有鬼吗?周涛在前世是根本不行鬼神之类的东西的,就连现在周涛开始修炼了,他也认为自己的修炼只是在强身健体的基础上加强了自身的力量和手段而已,这些都是可以解释的,就想前世的生化战士一样的,只是两者的手段不同,目的却是完全相同的。

    周涛仔细听了很久,就只听出了“涛儿”这两个字,于是他赶紧跑出山洞,就连在洞口的垃圾堆,周涛都没有感觉到。终于,跑出山洞的周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可如何是好啊?万一这个声音以后一直在自己耳边响起,自己还睡不睡觉啊?可是怎么解决这个麻烦了?

    正在苦思的周涛突然感觉到那个声音变得清晰无比,周涛侧耳仔细一感觉,就听见一个极度衰老的声音响起:“涛儿,你来啦!”。

    周涛又一次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此时他的心中很是激动,因为在自己脑海响起的那个声音他很熟悉,而且是他极度思念的声音,因为那个声音是一位老人的,而且还是周涛的义父的声音。

    只不过为什么在这里能听见义父的声音?这个问题周涛没有去想,他也不愿去想,此时的他完全沉浸在对自己义父的思念和感伤之中,义父对自己的关爱,义父看着自己训练。义父查看着自己历来的任务。。。。。这些等等,都在周涛的脑海中一一闪现。

    “义父来了?老爷子怎么来的?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走了之后,老爷子过的好吗?几位兄长和姐姐应该会照顾好老爷子的!可是老爷子怎么回来这里?他是怎么来的?。。。。。。。。。。”周涛的思维正在玩着死循环。恐怕一时半会儿都解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