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一代天骄 > 第七十二回 造字(三)
    “来,教教我怎么玩?”

    “啊!?这个。。。。。。”噶齐皱了皱眉,手不自觉的挠了挠脑袋。他是真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玩,那些看起来的像很普通的木片和带着毛的小木棍真不知道有什么用?这个小家伙怎么什么都往家里拿啊?

    “这个家伙要漏泄了。”周涛在暗中心急啊!不过他不敢出去啊!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现在只是祈祷噶齐能忽悠过去。

    噶齐可不知道有一个人正在默默的注视着自己,要是他知道周涛对他寄予如此厚望的话,他一定会哭的。他可不想这么被人给惦记着。

    “这个。。。。。这个东西吧!它呢!它是。。。。。。。”这时一直支支吾吾的噶齐眼睛突然一亮,因为他曾经看着周涛一手拿着木片一手拿着小木棍,那个姿势他还记得的,于是开始蹩手蹩脚的模仿。不过他是左手拿木棍,右手拿的是木片。

    “你真的会玩?”看着噶齐那个生硬的动作,玛妮娜本来还很是好奇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很奇怪,忍不住问道。

    “啊?怎么不会,你看!这个。。。。。。”噶齐一听玛妮娜的疑问,噶齐一下子就怒了,但是强忍着不,心中暗道一定要挽回自己的面子。可能是一急,拿着小木棍的手一下子不小心将手上的木棍戳到木片上了,在木片上留下了一个印记。噶齐这下子就傻了。“不会就这么弄坏了吧?”

    “怎么了?”玛妮娜听着噶齐一惊一乍的,还以为除了什么大事,于是急切的问道。

    “呵呵,没事,没事!”噶齐当然不能说啦,只得笨拙的敷衍过去,不过他的脑袋中突然灵光一闪,一手拿着木片,一手拿着小木棍,跟刚才的动作相同。然后就开始战战巍巍的开始写东西。

    周涛在一旁看得是眉头紧皱,这个家伙又再浪费我的东西了,不过他以前好像没浪费过我的东西啊,原来是自己以前吼新兵蛋子吼习惯。啊!不管了,现在这个家伙就在浪费我的资源。可惜我不能出去阻止。

    噶齐是写的很认真,玛妮娜也看得很认真,就只有周涛在一边无所事事。他能干什么,现在噶齐就在他眼前乱搞。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一定有着自己的文明和文字。而且噶齐一定是会写字的,虽然不知道他会几种文字和语言,但是草原的土著语和南方的大6通用语肯定是会的。从他那次见莉姆就知道了,只是后来周涛忙着修炼,就忘了去询问这类事了。

    “你这些画的是什么啊?”玛妮娜明显很感兴趣,于是赶紧问道。

    “哦,这是文字,是南边的文字。”噶齐满脸自豪的回答道。能不自豪吗?咋这个部落,自己敢说自己是唯一会写字的人,就是在整个草原也没几个会写字的,其中就有自己。

    “字?那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玛妮娜现在更疑惑了。她可是从来没听过“字”这个东西。

    “呵呵呵,它说厉害是厉害,说不厉害也不厉害!”噶齐故作神秘的说道。而且那个神态要有多臭屁就有多臭屁。

    “嘿嘿,我看你怎么收场!”周涛看着噶齐的神态,不仅在心中嘲讽道。

    “厉害?不厉害?到底厉不厉害?”玛妮娜被噶齐搞糊涂了,但是还是想问个明白,于是再次问道,不过语气中多了一丝急切。

    “啊?厉不厉害我不清楚,但是我会就行了!”噶齐有点尴尬,但是他还是很强硬的说道,毕竟自己可是会写字的人啊!其实噶齐会的文字也不多,大6通用语是一种带拼写,带象形的文字。要全部学会也是一件很难的事,噶齐能在短短的一年世嫁学会一些常用的文字已经算不错了。

    “哦!那样啊!那你教阿郎弄这些奇怪的东西行不?”玛妮娜没有失望,只是一脸坚毅的望着噶齐,眼中带着幸福,口气中含着恳求。

    “哈哈,行啊!我这就准备去教他写字,嗯,这些木片就是用来给他写字的。”噶齐连忙保证道,不过他还是不忘将木片的事情遮掩过去。

    “看来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该出去了,免得阿妈担心。”周涛一听噶齐的话立马决定自己要出去干点事,免得自己被玛妮娜就这样交到噶齐的手里去。

    “阿妈,噶齐叔叔,我回来了。”周涛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动作很可爱,可是心中却是有点恶心。不过,不停的对自己说道:“要与年龄相符,要与年龄相符。。。。。”

    “啊!阿郎回来啦?来,阿妈抱抱,饿了吧?阿妈饭都做好了,来吃吧!”玛妮娜很单纯,对儿子更单纯,她的爱表现的很简单,就是饭不能饿着孩子,睡不能冻着孩子,话不能吓着孩子就行了。在现在看来这是标准的“慈母多败儿”。可是设身处地的想想玛妮娜所处的环境和她所经历的苦难就知道,她对周涛的爱其实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阿妈,我早就饿了。”周涛奶声奶气的回答道。同时眼光一直盯着噶齐手中木片看,他也很好奇啊!刚刚躲在暗中就一直想看看这个异世界的文字到底是啥样的,现在终于有机会,能不一直盯着看嘛!

    “呵呵,回来啦?”噶齐也觉了周涛极具侵略性的目光,于是手一缩,就赶紧把木片和简易毛笔藏在了身后。

    周涛觉得异世界的文字跟前世的文字有很大的区别,但是又好像没什么区别一样,到底区别在哪?周涛一时想不起爱来。正看得津津有味呢,突然就现眼前的木片不见了,周涛抬起头,用了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噶齐。很明显嘛!自己都完全看见了,现在才想起要藏起来,不是傻子是什么?

    “呵呵,阿郎啊,先不要急,等吃完饭,你噶齐叔就会教你写那个字,他都答应了。”当然,两人这么明显的动作,玛妮娜肯定现了,于是开口解开两人的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