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柔情录 > 天意难定桃花劫,三贱围殴老太监
    “江湖愁,逍遥游,不过情仇一杯酒。”

    “刀剑梦,天下忧,无欲无争任去留。”

    “女儿情,英雄酒,一晃百年新做旧”

    三人吃着驴肉喝着酒,嘴里哼着歌谣在路上行走,若是不知道三人三贱的名号,恐怕真以为他们是潇洒不拘的侠客呢。但是在这个江湖,你可以不知道皇帝是谁,只要提到三贱一定咬牙切齿。

    三人缓慢的走着,渐渐的走上了官道,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

    “酥酥,你说那娘皮能找到我们吗?”

    酥酥扭头说:“问牡丹。”

    牡丹手在老王身上一摸,一只比蚂蚁还小的虫子被他抓到:“有他在,肖晓儿一定能找到我们。”

    酥酥看着那只虫子,啧啧称奇道:“子母追追魂虫?好东西啊,只要子虫在,就算天涯海角也能被母虫感应到。一定要找那丫头把母虫要到手。”

    老王看了一眼就完全没兴趣了:“酥酥啊,咱们快到平安城了,你用你的半钱卦算算,此行我们还有没有艳遇?”

    酥酥拍了拍破烂长衫一摊手说:“哪来的钱?从师门出来师傅送的,祖传镇派之宝七星钱都给当了,你也是知道的。”

    老王一脸懵逼:“艹!你上次当的是七星钱?我以为是普通铜钱呢,算了反正师傅疼爱你。要不我去搞点铜钱?”

    幸好他们师傅不知道,要知道非打死这俩败家子不可。

    之前说过酥酥主修的是奇门诡道,除了阴谋算计机关兵法,最重要的就是半钱卦,是其师门最强秘法,可知轮回逆天命,虽然是有些夸张,常言道卦象易定,天命难测,但趋吉避凶还是很容易的。要不然他们师傅十年前,也不会让两个年仅十五的少年出来闯荡江湖。

    有些扯远了,只见老王说完之后左顾右盼,随即发现一个背着长剑的青年,在着急的赶路,显然是要去参加武林大会,老王咧嘴一笑,一个跨步开到青年身边,这一步竟飞跃十多丈!可见其轻功多么可怕。

    “嗨!少年,身上有铜板没有?给老子七个?”

    青年显然对这个突然拦着他,要钱的大叔很气愤:“你是什么人?没钱别找小爷!”

    老王:“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剑仙王挑一是也!”

    “卧槽!”青年嘴角剧烈的抽动,一滴冷汗落下,出来之前他师傅再三和他讲,绝对绝对不要招惹三贱,如果遇上三贱,他们让自己干什么,照做就是了,如今他被三贱之一的拦着了,看样子后面不远的那两个就是另外两贱,他都快哭了!

    “前辈!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是我所有家当都献给前辈了。”说着掏出自己所有银钱,大约有一百两散碎银子,足以让寻常百姓生活一年有余。

    老王:“滚,老子是那种拦路打劫的人吗?我只铜板,七枚就行。”

    青年很想说是,但是他不敢,三贱的名头太响了。乖乖的给了老王七枚铜板。得到他的应允之后灰溜溜的走了。

    “嘿嘿,怎么老王我果然威名无双!来我把铜钱给你切成两半。”

    三贱虽然剑法不行,但他们的剑却都是神兵!酥酥一把无锋剑,乃天外之石打造而生,拥有诡异莫测的威能,牡丹的剑虽是凡铁之胎,但被其日夜以各种奇毒浸泡,依然是一把毒剑,见血封喉!老王的剑更是了不得,以各种世间罕见的材料打造,削铁如泥绝对的神兵!

    将七枚铜钱摞在地上,拔剑轻轻一砍,七枚铜钱从中间齐断,切口平整无比。

    酥酥拿起其中的七枚一半的铜板,运起内力七枚铜钱在他手上摆出各种姿势,宛如活物。盏茶功夫后,轻飘飘的一抛铜钱落在地上,仔细推演了片刻,大喜道:

    “姻缘天定,分合由己!天命的姻缘啊!上好的姻缘。。。个屁啊!”狠狠的将铜钱摔在地上又道:“艹,怎么算成姻缘卦了,绝对是铜钱沾染了太多刚刚那人的气息,算成他的了。小子真好命,天定的姻缘!来老王,在你身上蹭蹭。”

    老王:“在你档部晃晃就可以了!你裤裆里的骚气,十里外都能闻到!”

    酥酥翻了翻白眼,拿着铜钱在他身上蹭了蹭,又补了一卦。半钱卦一个月只能使用三次,这一次他也是小心翼翼,不过这么珍贵的机会用在测桃花上,这世间也只有他们三人了。

    “哎呀!好运!这是最恶桃花劫卦象,虽然麻烦不断,但美女少不了!”

    老王两人一听顿时乐了,直接忽略了麻烦,开什么玩笑美女在前,没有什么事情能称为麻烦。

    将铜钱收起,三人愉快的上路了。

    命运无法捉摸,天意难以揣测,有时候相遇是天定的,情之一字,是福亦是劫。

    夕阳西下,远处已经能隐隐看到城池了。

    平安城,东州最大的城池,亦是最繁华的城池。

    官道之上行人匆匆,各自为自己的生活忙碌,不知方向不知终点,不得不走。

    “小姐,跟杂家回去吧,那位!已经很生气了。”

    一道尖锐的男声传入三人耳中,三人突然一阵恶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们又想起了被一千太监追杀的恐惧了!

    三人顺着声音看去,不远处一男一女对立。

    男的声音尖锐,掐着兰花指,身材魁梧却没有一点阳刚之气,反而充满了阴柔,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他发出的内力波动都充满了阴冷。三人一眼就知道这人是个太监,被追杀了那么久,三人都有阴影了。

    而对面的女的却是另一番光景,手持一把奇异的铁伞,如墨般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微风吹过,吹动调皮的长发,惊起那倾城的容颜,那是一种凡尘语言难以形容的美,纵然不着粉黛身穿粗布,也难以掩盖的高贵。

    酥酥先是盯着女子手中的铁伞惊疑道:“奇兵百花?!这件奇宝不是已经丢失了吗。”然后他就被美女吸引了,大喊一声:“艹丫的!美女有难,兄弟们丫的!”

    然而老王和牡丹早已经冲上去了!

    “我去,跑这么快。”酥酥一阵无语“姑娘,乾位左转坤位上移兑位下移百花盾形态!”

    夏梦儿看着突然冲上来的三人一愣,听到酥酥的声音,微微一笑按照他说的,转动手中铁伞上的几个八卦形状的方块。只见铁伞伞柄收缩,伞面扩大,伞骨紧紧的贴着伞面,变成了一个盾牌的形状。

    “好嘞,姑娘躲好了!牡丹,覆盖式投毒!”

    李牡丹邪邪的一笑,掏出几个瓶子捏碎,五颜六色的剧毒粉末不间断的撒向周围。

    被三贱认定为太监的阴柔男子,显然也是个高手,内力无比雄厚,轻轻一震就将毒粉震飞,真正打起来三贱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很自信这个世上能当他对手的没有几个。只是有些顾忌那女子,悄然远离了一段距离。

    但三贱能在江湖上叱咤也不是无能之辈,老王拔剑,脚踩采花步,身化十多幻影,纵是他内力独步江湖,也难以跟上老王的速度,速度天下第一可不是说说而已!

    老王速度太快,而且他的剑乃是神兵,太过锋利,再强被砍上一剑也不是闹着玩的。这让阴柔男子很是憋屈,老王也很难打中他。

    但这就够了,别忘了还有酥酥和牡丹呢。只见酥酥套上了两只机械一样的护臂,举起无锋剑向阴柔男砍去,但被他躲过,一剑落空砸在地上,石头铺成的道路竟被砸了个大坑!而牡丹一直在扔毒粉,虽然看起来没卵用。

    酥酥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刚刚那一击显然不是属于他自己的力量,而是他手上的机械护臂带来的效果,机关术亦是酥酥一直研究的。

    “就这样耗死他。”

    阴柔男:“你们是谁?你们可知道杂家是谁!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惹祸上身!”

    老王一听顿时乐了:“嘿嘿,酥酥,听到没有,有人威胁咱们呢!他难道没听过咱们三剑客的名号?”

    三人一直以来都是无法无天的主,要是怕惹祸,也就没有今天的名气了。

    四人你来我往,交手几十回合,谁也奈何不了谁。夏梦儿站在盾牌后面,静静的看着没有出手。她就是想参战也没有办法,漫天的毒粉不是闹着玩的,她可没有阴柔男的深厚功力。

    四人打了有半个时辰,都没有分出胜负,甚至身上都没有多少伤痕。只是四人都有些疲惫了。就在这时酥酥诡异的笑了,笑的阴柔男毛骨悚然。

    “牡丹,该你表演了!”

    撒了半个时辰的毒粉,就连阴柔男都觉得牡丹有点傻了,一点用都没有,来破坏环境的吗?

    可他却忽略了一点,撒了那么多毒粉,地上竟然没有一丁点的痕迹!

    “好戏开场了!浪费了我全部家当,好好欣赏花的盛宴吧!”

    牡丹大喝一声,从怀中拿出一葫芦酒,向四周泼洒。随着酒水落地,地上竟长出花来,各个季节各式各样的花!现在可是冬季,如同神迹!

    仔细观察却发现,这些花全都是由粉末组成的,阴柔男顿时感觉不妙,准备先离开这片区域。但已经晚了。

    一朵更为艳丽的花凝聚而成,是一朵牡丹,就在阴柔男的脚边,犹如花中帝王,在接受百花的朝拜!

    “牡丹香,百花王,牡丹谢,百花亡!”

    随着李牡丹略显疯狂的声音响起,阴柔男脚下的牡丹花突然爆开,随即所有的花全部爆开,化成毒雾覆盖了四周!除了远远躲开的夏梦儿,余下四人全部被笼罩在毒雾中!

    阴柔男反应也是快,在花爆开的一瞬间就屏住了故意,运功护住自身。

    “嘿,没有用的。我这终极版牡丹香可不是你不呼吸,就能挡住的,只要在花香范围内,没有人能运功!当然我也不行。”

    果然阴柔男发现自己无法运功,就连本身的力量和速度,都与一个七八岁的孩童无异。瞳孔剧烈收缩看向酥酥。所有人都只能发挥出七八岁孩童的力量,有机关术的酥酥在这里是无敌的!三人用这一招可坑了不少绝顶高手!

    手机用户请浏览aiquxs.co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