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柔情录 > 乌鸦漫天不祥女,长戟神鞭佳人争
    昨夜肖晓儿和酥酥又喝了很多,除了夏梦儿以外都醉的一塌糊涂,几人都有内力在身,宿醉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第二天一早,肖晓儿在平安城她家的马场里,牵了五匹千里马,五人结伴上路了。

    “小小姑娘,老王我这辈子就服你一个女人!”老王显然还在对昨天被灌醉的事念念不忘。

    牡丹一脸懊悔的说:“我怎么就喝醉了,与美同醉竟然没发生什么没好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惜了。”

    肖晓儿坐在马上白眼一翻,她的方天画戟实在太重了,把这上等的千里马都累够呛。

    “不对啊?你们从中州前往西北,路经东洲已经很让我不解了,现在怎么又往北州走了?”夏梦儿对酥酥选择的路线也很疑惑。

    酥酥:“时间尚早,武林大会对我们又没什么吸引,不如一路游山玩水,可以结交诸多英雄豪杰,还能遇到不少趣事。”游山玩水是假,美女才是最主要的。

    肖晓儿与牡丹并排骑行,用右手抚了一下长发,若不是往日形象深入人心,第一眼就如同谪仙一样的女子。

    “你们怎么知道。。我这只手的?”

    对于她这么问,牡丹倒是有些诧异。

    “你乃肖家大小姐,连我们三人具体的师门都不知道吗?酥酥和老王是百晓生的师弟,师承那个地方!而我的师傅是神医乔公,十年前给你看病的那个。当时我还有幸见过你一面。”

    肖晓儿一点都不知道,江湖上除了少数顶级高手,估计没几个知道的。最主要的是她也没关心过,更没想过自己与三贱能有交集。

    “这不可能,虽然十年前,我第一次去乔公哪里时,是昏迷的,但之后的十年,我每年都要去乔公那里一次压制这只手,根本没听乔公说过你。”

    牡丹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我自小被师傅捡回,师傅无儿无女待我如亲生,把我培养成比他更出色的神医,一直是他的执念,可我却迷恋毒术,最终毒术大成,曾一度将他老人家气病,不愿提及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肖晓儿沉默了,走在前面的三人也都听到了。

    酥酥和老王一直都知道,乔公也是牡丹心头最大的痛。但是他对毒的迷恋如同中了最大的毒瘾一般,无法改变。

    一路无话,几人沉默的继续前行。

    一路上,有游山玩水的富家公子,有奔波劳碌的穷苦人家,有商贩,有书生。。。小小的路上,行走着人生百态。

    三天一晃而过,越往北走越冷,两女都穿上了厚厚的行头,酥酥三人则还是那一身破烂。

    天空中渐渐飘起了雪花,而后越下越大,枯黄的地面眨眼间穿上了银白色的衣裳。酥酥三人顶着大雪,头发瞬间变成了白色。夏梦儿撑开了百花伞,肖晓儿用内力将身边的雪逼退。

    “下雪了,好漂亮。”夏梦儿伸出手,接下一片片雪花,看着雪落在手中,而后瞬间融化。

    “啊!啊!啊!”一声声乌鸦的叫声,打破了落雪的宁静。

    老王紧了紧身上的破袄,拍打这身上的积雪,边打边说:“这鬼天气还能听到乌鸦叫,真是晦气。”

    五人在满天落雪中前行,三个快被雪给掩埋,两位倾城的佳人,宛如一幅绝美的画卷。

    但一声声乌鸦的叫声,偏偏不解风情,五人越往前走乌鸦声越响,也越来越大。

    “哪来的这么多乌鸦?”夏梦儿皱着眉头问。

    三贱彼此对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透着属于色狼专属的兴奋。

    肖晓儿握着方天画戟的手,兴奋的颤抖,眼中流露出战意。

    又走了一段距离,天空中突兀的多了一大群乌鸦,黑压压的仿佛把天穹都遮住了,漫天的落雪竟不能落下!

    而鸦群的下方,一顶露天的轿子,上面坐着一个模样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女人,虽然女子模样身体看起来都只有十四五般,但浑身上下却流露着难以言喻的,高贵与成熟。慵懒的躺在轿子上。下面有四位美丽的女子抬着轿子,轿子前十多位年轻漂亮的少女,背着剑护卫着轿上之人。

    酥酥:“不祥之女范兔兔!果然是她,只不过她怎么跑这边来了?”

    肖晓儿一看到范兔兔,手持方天画戟站在马背上,脚下一用力差点没把马给蹬趴下,身子如同一直箭,径直的冲向范兔兔。

    夏梦儿:“哎!你干什么?”

    酥酥拦着她,摇摇头道:“不用管她,她不冲过去才是怪事”

    “为什么?”

    酥酥:“不祥之女范兔兔,八大世家西方范家的长女,传闻她出生时,整个范家汇集了数万只乌鸦!赶都赶不走。别看她现在一副十四岁的模样,那是因为她十三岁那年身体就停止了生长,她现在的年龄估计有25了吧!因身体一直是这副模样,而且只要出行必有乌鸦随行,所以被称为遭上天诅咒的不祥之女!

    至于小小姑娘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江湖上有个美人榜,肖晓儿范兔兔郑天娇高雯并称为四大美人!而小小姑娘和范兔兔却并列第三,人称东西双雄!无论武力容貌还是智慧,她当然不服,早知道范兔兔在江湖上还有个别称,叫天然呆萌,可想而知,她二人只要一见面就是一场大战!”

    听完酥酥的介绍,夏梦儿摇头,有些无语。

    老王和牡丹很是兴奋啊

    “嘿嘿,这可难得一见啊!听说两女只要打起来,就会忘记一切,每次都打的衣衫破烂!”

    牡丹:“啧啧,今天估计有眼福了,兔子那妖女身材没料,但小小姑娘可是真材实料啊!”

    “啐!”夏梦儿啐了一口,真心对这这两人无语了。

    画面一转,却看到肖晓儿已经来到轿前,方天画戟用力一挥,劈向范兔兔。

    范兔兔也是没反应过来,身体本能的向后一仰,躲开了这一击,一缕青丝被斩断。

    下面的侍女,纷纷拔剑攻向肖晓儿,三米长的方天画戟大开大合,一击就将十几个侍女震飞。范兔兔这时也反应过来了,笑嘻嘻的说:“退下,老朋友了,妹妹多日不见,还是这么热情啊!”

    “哼!”肖晓儿冷哼一声,继续攻向范兔兔。

    范兔兔也不是吃素的,抓起随身兵器一柄长鞭,抽向方天画戟,两者碰撞的劲气,将天空中的鸦群都冲散了,片片雪花落下。

    二女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长戟对长鞭,攻击距离大的吓人,方圆十多米中,任何东西都挡不住她俩的破坏!不论容貌与智慧,论武力她们的战力都是差不多的,这么打下去,打三天三夜都不一定能分出胜负。

    见两女打上头了,打起来没完了,酥酥三人赶紧上前劝阻。

    酥酥:“小小姑娘,停手吧。”

    两女无视。

    牡丹:“兔子,住手,牡丹香你还想不想要?!”

    范兔兔愣了一下,继续无视。

    “你们俩不行,看我的吧!”

    老王目光凝重,脚踩采花步冲进两女的战斗范围,灵活的躲开两女的攻伐,手指连点封住了两女的穴道。两女顿时停了下来,身体一动不动。

    老王贱兮兮的问:“还打不打?不打就眨眨眼精,我解开你们的穴道。”

    两女眨眨美目,表示不打了。老王看向酥酥和牡丹,三人目光交流一瞬,老王便解开了两女的穴道。

    两女倒是守信,肖晓儿冷哼一声,将方天画戟杵在地上,没有说话。

    范兔兔跳回轿子上,慵懒的躺在上面,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看着酥酥三人说:“李没蛋,刚刚你是在威胁姐姐吗?还有老王,刚刚封姐姐穴道的仇,姐姐记住了!话说你们三个贱人怎么在这里?”

    “切!”老王没有理会她的威胁,也没有回答。

    酥酥耸耸肩,没说话。

    牡丹:“老子不叫李没蛋!妈的,你管我们怎么在这,倒是你估计又迷路了吧?不仅自己蠢,创建的这什么青鸾团更蠢!”

    牡丹的话让十几名青鸾侍女咬牙切齿,一副要将他挫骨扬灰的模样。

    “哈哈,没蛋弟弟还是这么可爱!”范兔兔非但没有生气,还开怀大笑,她与三贱也有些交情,因为自己不祥之名,三贱算是她唯三的朋友吧,她熟知三贱的个性。

    “不与你们扯皮了,姐姐还有要事要做呢。”说完侍女抬起轿子准备要走,范兔兔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家该怎么走?”

    所有人顿时一头黑线,尼玛自己家都不知道怎么走了,敢说不是迷路?

    牡丹:“这个方向一直走!”

    “嘿嘿,姐姐走了,没蛋弟弟别忘了姐姐的牡丹香啊!”

    肖晓儿:“下次定将你斩与我方天画戟之下!”

    范兔兔微微一笑:“呵呵,那妹妹要多努力了,姐姐等你哦。”

    言罢闭上眼睛,躺在轿上,侍女们抬起轿子,顺着牡丹指的方向离去。

    风声雪声鸦鸣,绝美的身影,倒是一道奇葩的风景线。

    等到鸦鸣渐渐模糊,酥酥才开口道:“这丫头估计也要去武林大会,竟然没带范家的人,打个赌,你们说,这群路痴多久能到武林大会举办地?我赌等大会快结束她够呛能到!”

    牡丹:“我赌三个月!”

    老王:“我赌半年!”

    肖晓儿:“我赌没人带路,她们一辈子到不了!”

    一滴冷汗从夏梦儿绝美的脸颊滑落,这江湖怎都是些奇葩?说好的英雄豪杰,世外高人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aiquxs.co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