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柔情录 > 人生岂能尽如意,举剑便是江湖人
    武林大会可不知是比武切磋,最初举办武林大会的目的,是为了应对魔门与邪宗的,后来魔门与邪宗在所有自诩是正道人士的打压下,渐渐的沉寂,武林大会也演变成了江湖人士解决矛盾,相互交流的盛会。

    大会持续十天,但普通江湖人士只知道有九天,因为最后一天是属于那些大势力首领的,没有一定的势力和名望根本无法参与。

    大会前三天是江湖人士交流的时候,摆摊出售各种奇宝药草独门兵器,换去自己所需,彼此交流印证武学。中间三天就是比武切磋了,年轻一辈人切磋,或为争名夺利,或为解决恩怨,有生死战也有点到为止的切磋。后三天是各大门派招收弟子的时间,是那些无门无派的散人最喜欢的。

    牡丹在阴阳家大门口摆摊,却没有一个人阻止他,阴阳家都是疯子,除了机关术他们懒得搭理别的事情。老实说要不是因为按规矩,这一次武林大会轮到他们主办,他们肯定连理都不会理。

    老王自己溜达去了,没说干什么,但酥酥知道他又憋什么坏水了。

    酥酥和夏梦儿并肩走在阴阳家的街道上,这里如同一个小镇,除了阴阳家的禁地,到处都有摆摊的。那些摆摊的江湖人士,一边欣赏着夏梦儿的美貌,一遍提防着酥酥。两人每路过一个摊子,摊主立马用衣服挡住摊子上的东西,生怕被酥酥盯上。

    夏梦儿很是无语,混成这样也是一种本事了。

    “你们的名声真是差到极点了!”

    酥酥一脸无所谓的摊手说:“名声而已又不会掉块肉,与我结交之人不会在意我的名声,只注重表象的也不值得我结交。”

    夏梦儿摇头,撑开百花伞,抵挡着烈日的烘烤。酥酥见此急忙把她的百花伞夺下收了起来,四处打量着。夏梦儿一脸疑惑。

    “你疯了?在这里打开百花,被阴阳家那群疯子看到了,他们估计能把你生吃了!”

    “额。。。”夏梦儿刚入江湖,哪里知道阴阳家是什么样的性格。

    酥酥将百花递给她说:“小心点,无论在何地,只要走出家门,要记住财不外露。”

    夏梦儿点头,酥酥也没有再说什么。穿过街道,两人来到了演武台。虽说阴阳家根本不想接下举办武林大会的活,但他们对机关建造很感兴趣啊,投入巨大的心血,建造了这个五丈高的巨大演武台!

    巨大的演武台只有一条仅供一人通行的楼梯,台子四周有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障碍和孔洞,酥酥看到第一眼就明白了,不用说这肯定集结了阴阳机关术的所有精华,想仗着轻功从四周登台,怕一个不小心会死的很惨吧!宛若一个战争堡垒。

    酥酥两人当然没有自讨苦吃,两人一前一后从楼梯登上台。演武台很高,至少比其他建筑都高,站在上面可以看的很远。

    酥酥盘腿坐在演武台边缘,看着无边无际的黄沙大漠,年轻的脸上隐约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沧桑。沙漠里常有风,风很大,带着黄沙刮的人脸生疼。夏梦儿站在酥酥旁边,任风刮的她衣衫作响,仅用内力逼退了靠近脸庞的黄沙,如墨般的长发随风舞动,倾城的容颜如同一位精灵。

    “酥酥,我不明白,明明你们三人都有着极大的背景,天资也冠绝江湖。你们可以像赖武一样受人推崇,甚至崇拜敬仰,为何要弄成现在这样,人人喊打呢?”

    酥酥似是觉得坐着不舒服,两腿一伸就地躺了下去,头枕着手臂淡然的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我们三人都是孤儿,我和老王的师门隐世不出,牡丹他师傅不喜他研究毒术,没有归属感,没有名利,没有什么荣誉能让我们心动,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被辱骂也好,被追杀也好,遍体鳞伤也罢,当每件事情做完,我们都很开心,久而久之就成这样了。”

    酥酥说的很平淡,却有一股淡淡的哀愁,令人心酸。

    夏梦儿沉默了很久,才继续问道:“那你们当初又为什么选择踏入江湖?”

    “江湖不是你想不想入,天下之大,九州八山六河三千城池!何处不是江湖?!当你有资格拿起剑的时候,就要为手中的剑负责。”酥酥依旧用平淡的语气说着,说的却是豪情万丈。

    夏梦儿不理解,她从小到大虽然是锦衣玉食,但却一直是孤独的,一个能和她好好说话的都没有,不懂人情世故,不明白酥酥的话。

    酥酥看着她有些迷茫的脸,叹了口气说:“丫头啊,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你以前经历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有你想象不到的黑暗,任何人都有他难以言说的心酸,人在江湖,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两人皆是无言,看了一会儿风景就下去了,这里是阴阳家,酥酥也想去那群疯子手中淘换点东西,酥酥在机关术上的造诣也是很高的,阴阳家曾多次不顾他的名声好坏,邀请他加入阴阳家,甚至对酥酥偷看了家族秘典都可以不在乎。

    酥酥走在路上突然觉得身子有些发毛,似乎有什么自己不想见到的人,或者事要发生了,因为精通半钱卦,他对自己身体的感应是深信不疑的,当即就想离开这里,但是似乎是有些晚了。

    “大哥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在酥酥背后响起,听见这声音酥酥头都大了,不用回头他就知道背后的人是谁。

    夏梦儿回头,看见来人惊呼:“啊!好可爱的小妹妹,来让姐姐抱抱。”

    也无怪夏梦儿如此激动,身后一个如同上天雕琢的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精致的像个瓷娃娃,煞是可爱,绝对是正常女性的克星。什么叫不正常女性?就是肖晓儿和范兔兔那样的。

    看着要扑过来的夏梦儿,小女孩眉头一皱,简直把夏梦儿的心都融化了。不着痕迹的躲开夏梦儿,小女孩微笑着看着不情不愿转过身的酥酥。

    “柔柔妹子,我的姑奶奶啊,你堂堂邪宗圣女,竟然敢来阴阳家,还是举办武林大会的时候,你的心真大!”酥酥一语道破小女孩的身份,还有一层吓唬的兴致在里面。

    邪宗虽说被正道人士打压,但实力依旧庞大。别看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却是实打实的邪宗圣女!邪王之下实力最强的人,她和范兔兔同样是身体长不大,她是因为修炼的功法原因。年龄有十七八了,不是外表的十八岁。邪宗历代圣女在临死前,会把全身功力灌输到下任圣女身上。所以别看小女孩这副模样,武功高的吓人!

    说起来三贱和柔柔的相遇也是一件趣事,之前老王在登云山发现一口天然的温泉,而且有人存在过的痕迹,老王断定那里绝对会有大美人来泡温泉,于是三人在那里忍饥挨饿,整整蹲了一个月!结果到最后却发现是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完全没有一点看头,三人那叫一个气啊,光明正大的就走出来了,结果可想而知,三人被追杀的满世界跑。也因此和这位生女结下了奇怪的友谊。

    要说酥酥最不想见到的人,她绝对排在第一,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魔女,各个方面都是!

    柔柔可不管这些,走到酥酥身旁,不理会一旁羡慕的夏梦儿,顺着酥酥的衣服,爬上了酥酥的肩膀上坐在那里。

    “师傅死的早,我又一直未在江湖露面,认识我的人寥寥无几。”

    酥酥一阵头大,仿佛看到了漆黑的前途,同时也为这里的江湖人士默哀,他们要打杀的魔道人士就在身边也不知道。

    你说告密?且不说她在这里得不到什么秘密,就算正邪大战,在各门各派的底蕴面前,她也不过是一朵稍微大点的浪花罢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aiquxs.co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