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柔情录 > 老王装病巧弃权,酒仙醒酒乾坤转
    因为最后一天与之前两天情况不同,规则上也略有改变,同样是守擂,但没人愿意第一个上台,除非你武功盖世力压群雄,要不然第一个人绝对撑不到最后。因为战败下台,三炷香之后还可以再次登台挑战。

    由佛门圣僧将一众十胜之人的名字写在竹签上,阴阳家主抽签决定第一个登台的人,之后的人可以随意挑战,直到台上没人,再次抽签决定上台守擂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阴阳家将生死印请了出来,放到武台的边缘,一只由天外陨石打造,威严的石狮。也表明了最后一天允许生死战!

    阴阳阔海随意的拨动竹签,随手抽出一只,看了一眼有些怪异的说“第一位守擂者为三贱王挑一!”

    “切”

    台下顿时一片鄙视的声音,三贱脸皮何其之厚,老王对此根本充耳不闻。

    酥酥对他使了一个眼色,老王点点头走上了演武台。因为是最后一天,都是十胜之人,机关阵毫无意义就给撤销了,留下扶摇直上的楼梯,也有勇往直前问鼎巅峰之意。

    老王一副猥琐的样子,不断用眼神动作调戏台下的女子,丝毫没有气势意境可言。

    老王走上高台静静的等着登台之人,台下一人走出,迈着沉稳的步伐,带着浓烈的煞气走上高台,斩首刀林峰!

    一上台林峰划开手指,逼出一滴鲜血洒向生死印,冷冷的说“请生死印!生死之战!”

    老王耸耸肩,拔出神剑作势要取血请印。突然他双手捂着肚子,脸色有些苍白,呻吟着说“哎呦!肚子痛!一定是阴阳家的饭菜馊了,吃坏了老子的肚子,不行,我要去方便。”

    说完便转身向台下走去,台下人全部晕倒,没见过这么无耻的。阴阳阔海脸黑的像炭一样,强忍着没骂出口,你不想打扯我们阴阳家干什么?

    林峰一脸怒气,他觉得老王在侮辱他,挥动巨大的斩首刀,巨大的刀气夹杂着煞气,斩向老王,老王身形暴动,一点也看不出不舒服的样子,轻易的躲过刀气,跳到台下。

    空中还飘荡着老王不屑的话语“小朋友别调皮,等老子拉完屎,找阴阳家算完账再说。”

    阴阳阔海的脸又黑了几分。

    “呵呵呵。”郑天骄掩嘴轻笑,天籁般的笑声,加之倾城的容颜,看的众人都痴了。

    虽说夏梦儿几女容貌不逊色于她,而且就在台下,但几女都带着面纱,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关注她们的人就少了很多。

    老王下台,林峰一脸不爽的站在台上。等待了片刻,又有人登台,那是比之高雯还要冰冷的男子,高雯的冷是气质上的高冷,而这个男人的冷,是如同死人一样的冰冷!

    绝情剑冷冽!传闻他已经是一流高手,能与顶级高手过招,实力可怕的很。

    冷冽上台二话不说划开手指,将一滴血滴在生死印上,生死契约成,这便是一场生死之战。

    林峰试探性的挥刀砍去,原本轻易就能躲过的一招,冷冽突然觉得头猛一晕,只是片刻却让他差点中招!有些艰难的躲过。

    林峰见此一脸不屑,冷冽依旧面无表情。

    高处,清风道长眯着眼睛有些奇怪的说“刚刚冷小娃娃忽然顿了一下,很是奇怪,绝情之人是不可能被煞气影响的,是受伤还是别的原因?”

    “阿弥陀佛,看下去便知道了,只要不是他人干预,具体是何原因不必介怀。”

    台下面,酥酥摇摇头,对牡丹传音道“不可操之过急,过早暴露,这次大比怕会被取消,在关键时刻再用。当事成定局,就算他们发现什么也无计可施,刀剑的排名可没有他们的名声珍贵。”

    牡丹点头,双手抱胸闭目养神。

    赖武“酥酥,你觉得谁会胜?”

    酥酥“冷冽必胜!”

    赖武点头,对酥酥的看法也是认同。

    夏梦儿倒是有些不理解了,第一回合的试探明显是冷冽落了下风啊。

    “为什么?看刚刚那一下,冷冽明显不是林峰的对手啊?”

    面对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奇宝宝,酥酥只好解释道“林峰修炼的乃是杀生功,内力中带有煞气,其一身武功煞气占了大半,面对其他人,无论内力高低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寻常之法很难抵御。但冷冽却是他的克星!

    绝情剑,绝情绝恨绝欲绝求,斩断七情六欲,如同一件冰冷的器物,根本不可能被煞气影响。两人内力又不相上下,如同断了一臂的林峰,不可能是冷冽的对手。”

    夏梦儿若有所思的点头,对绝情剑这样的剑法感到悚然,没有感情那还能算人吗?

    台上的局面果然如酥酥所说,没了突然的眩晕感,冷冽完全是压着林峰打,没用多久就将其打败,但并没有杀他,只是将他重伤。

    林峰战败并不能影响什么,战斗仍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不断有人上台也不断有人被击败。

    时间飞快的流逝,转眼已经入夜,还能在台上的也只有两人了,其他人不是受伤,就是内力耗尽,短时间内无法再战。

    站在台上的赫然是云霄路和血九,一刀一剑,最后的争斗。

    但血九明显不是云霄路的对手,毕竟他是一个杀手,隐于暗处一击必杀才是他所擅长。

    酥酥看了一眼牡丹,牡丹心领神会。早在下注的时候,牡丹已经给所有人下了针对他们的毒,以牡丹的毒术,下毒不被察觉简直是小儿科。

    云霄路身上同样被下了毒,也不能说毒,因为对别人来说这根本就是补药,对酒仙一脉的人来说却是剧毒!那就是醒酒药!这可是牡丹他师傅炼制的,耗费了很多稀世药材,任何酒醉瞬间便会被驱除!

    牡丹吹了吹手掌,一股不易察觉的气味飘到台上,云霄路刚一闻到,因醉酒而朦胧的眼神瞬间变得清醒,不再酒醉瞬间清醒,他当即就愣了。

    酒仙一脉醒酒,相当于九成实力发挥不出来!血九不是圣人而是杀手,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身形暴动一击将云霄路重创!

    台下所有人也都愣神了,发生了什么?原本压制血九的云霄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输了!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