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柔情录 > 第一回 剑舞
    “叶老大,听说你还会算卦?小弟我之前可是被骗惨过啊!你给我们说说这算卦到底是真是假啊?”

    天刚蒙蒙亮,一众人在船上聊天打屁。

    天残听闻张兵被骗过,觉得有趣便问道:“你小子看着挺机灵啊?怎么被骗的,给我们说说。”

    张兵叹了口气说:“唉,别提了,你看我现在挺机灵,那是在这界河混久了。想当年我也是个老实人,而且是十里八乡最有名的一个秀才,因为一次科举落榜,被一个算卦的神棍给骗了。那骗子对我说:依水而生,借水而盛,只有在这茫茫界河之上,我才能出人头地名垂青史!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我就混成了这幅德行。”

    酥酥轻笑摆出几枚分割成两半的铜钱,对众人说道:“天数,命理,可信可不信,古有天命所归,亦有人定胜天!数与理,天命交织,算卦说白了就是算,是预测。你们看这枚铜钱,我将它弹起,你们说它会是正面还是反面?”

    酥酥将其中一枚铜钱弹起,缓缓落在地下,在即将停止之时用手盖住。

    “正吧?”

    “应该是反面!”

    “。。。”

    没有急于揭晓答案,酥酥继续说道:“算卦,就是用任何与所算之物相关的事物,算出未来可能生的事。这个算尤为重要!比如这枚铜钱,在弹起的时候,根据他上升的度,落地的反转,以及我出手的力道,它必然是反面。”

    酥酥缓缓的抬起手,铜钱果然是反面。而后他又弹了几次,猜测结果丝毫不差。

    “这便是算,而后就是可能二字,再看这枚铜钱,我预测它会是正面,但如果这样呢?”

    酥酥又一次抛起铜钱,铜钱在空中翻转几圈,落在地上之时却直直的立在板缝中,没有正反。

    几人若有所思,酥酥继续说道:“这种情况难道说我算错了吗?不,这应该说我没有算到。所谓算卦,就是运用天数命理,一切相关事物,算出未来最有可能生的事。比如你八字犯水,命属火天性顽劣,而你又久居河畔江边,那你一生必然会生一次水灾。我师门的半钱卦虽用了更深奥的东西,但原理是不会变的。”

    酥酥说的很清楚,但几人听的还是有些迷糊,完全想不透未来怎样能算出来,怎么“算”这是秘密,酥酥当然不会轻易的说出来的。

    “酥酥,给我算一卦吧。”夏梦儿不在意怎么算,当然不会钻牛角尖,但她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玩的事情。

    酥酥捏起几枚半钱,嘴角微翘淡淡的说:“啧啧,你近日必有血光之灾!”

    “啊!?”夏梦儿被吓了一跳,她本身在宫廷长大,对卜卦之说也是相信的,而且是酥酥算的卦,不知为何她更是深信不疑。

    “哈哈!”酥酥大笑道:“嗯,应该是亲戚来了!”

    “嘭!”

    夏梦儿楞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俏脸唰一下就红了,一拳给了酥酥一只熊猫眼,满脸娇嗔的回船舱了。

    酥酥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咳咳,开个玩笑。”

    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盯着酥酥。

    “看啥?看啥!一边玩去。”

    张兵搓搓手有些紧张的问:“叶老大!你说那老头给我算的卦,是不是真的?”

    酥酥略有深意的说:“不可说,不可说。”

    “哈哈,老大,你就别做梦了,老老实实的陪兄弟们吧。”

    “滚滚滚!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哈哈哈。”

    “叶老大,再给我们讲讲那些江湖奇事吧!比如那些活死人,机关术等等,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酥酥刚要开口,夏梦儿从船舱里又出来了,不过手里却拿着剑。

    天残调侃道:“酥酥快跑,夏美女生气了!”

    “哈哈,对,叶老大快跑。”

    夏梦儿白了众人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拔剑舞了起来。

    没错就是舞,先前说过,夏梦儿只会一种剑法,神女剑,一代歌姬自创,表演用的剑法。

    夏梦儿的身形一动就看呆了所有人,剑舞为美而舞,号称最美的剑法,加之倾城的容颜,整个江湖怕是少有人能抵挡。

    夏梦儿一时兴起舞起神女剑,而酥酥也不知是那根筋抽了,提起一坛酒狠狠地砸向水面,却惊起巨大的水浪,水花四溅。

    酥酥手持无锋剑来到夏梦儿身边,手中剑挥动,竟破了夏梦儿的剑法,并且带动着她的剑随自己舞动。

    “华而不实的剑法,我来教你几招吧。”

    夏梦儿轻笑,跟着酥酥的剑法舞动。

    水花落下,酥酥手中剑带动着夏梦儿,宛如一对鸳鸯。一个教一个学,却给人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没有丝毫的生疏感。两人如同一个整体,漫天的水花没有一丝落在身上。

    随着剑的舞动,夏梦儿的内力竟然不自觉的被调动了起来。剑法也由之前的柔美变的无比凌厉,一往无前的剑势浮现,仿佛前面无论有什么阻碍都能一剑斩断。

    而就在夏梦儿越来越熟练的时候,酥酥忽然眉头紧皱将剑收回,两人戛然而止。

    酥酥此时也是一阵后怕,刚刚自己竟然完全沉迷在剑法之中,自己的内力也被调动了起来,要不是反应及时差点就坏了自己根基。

    “怎么了酥酥?”夏梦儿见酥酥脸色不太好,便开口问道。

    “没什么,今天就到这吧。”酥酥摆摆手,并没有多说。

    “嗯,这剑法叫什么名字?感觉挺适合我的。”

    酥酥眼神有些躲闪,摸了一下鼻子说:“名字吗?我给忘了,别管名字了,适合你就行。心法的话,等你完全掌握了招式之后,我再传你。”

    夏梦儿点头,她总觉得酥酥隐瞒了什么,她想问却又不忍开口。因为她面前的酥酥虽然依旧是嬉皮笑脸的模样,但却有一股化不开的悲伤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