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一章 我要给你生猴子
    夕阳的余晖洒落林间,将树林呀草地啦都抹上一层淡淡的粉红。就连那条清亮的小河,也闪着粼粼的金波。

    哞暮归的老牛出悠长的鸣叫,它迈着悠闲的步子,踏着静谧向山脚下的小村走去。

    牵牛的是一个看上去六七岁的小丫头,跟硕大的老牛一比,小丫头瘦弱的身子便显得愈渺小。她光着脚丫,踏着青草,嘴里吸吮着一根草梗,眼睛虽大,却没有什么神采,反倒表现出跟她的年龄很不相称的茫然。

    这个年龄,本来应该是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呀!

    走着走着,草地上停着的一辆小汽车吸引了小丫头的目光。小丫头当然不认识这辆黄色的奥迪tt小跑,只是觉得很好看。

    很快,距离小跑车不远的一个红色物体又吸引了她的目光,就像是草地上长出的一朵大蘑菇。

    呀,真漂亮啊!小丫头的大眼睛立刻亮起来。记得好像在电视里见过一回,不知道叫什么来着,只是知道里面可以住人的。

    之所以见过一次就印象深刻,主要是她很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一个小屋,可以安心地睡在里面,肯定能做好梦。

    帐篷里面好像有人耶,因为在小丫头的注视下,帐篷出很有节奏的颤动,而且幅度越来越大。

    可千万不要把这么好看的小屋弄坏哦小丫头开始有些担心,光着的脚丫开始向帐篷移动过去。

    然后,她就听到帐篷里面出吭吭唧唧的声音,小丫头立刻停下脚步,眨眨大眼睛,露出思索的神色,这种声音,她似乎在哪里听过。

    “啊啊啊亲爱的,我要给你生猴子!”帐篷里面猛然响起一个女人压抑不住的嘶喊。

    小丫头一惊,然后便撒开小脚丫向远处跑去。惹得那头沉稳的老牛也哞哞两声,加快脚步,追随小主人而去。

    林地边缘重归寂静,只有帐篷依旧在摇曳……

    斗转,星移,日出,阳光再次普照大地。

    远远的,小丫头牵着老牛再次出现,她依旧光着脚,怯生生的目光,望向草地上红灿灿的帐篷。

    朝阳也给帐篷里面带来一丝朦胧的光亮,林婉儿从沉睡中醒来。她不愿睁眼,脑海里面依旧回忆着昨晚的一夜疯狂。

    虽然她很清楚身边酣睡的那个男人是什么德性,典型的花花公子,谈恋爱从来不以结婚为目的。据说,他最大的志向是在二十二岁之前完成百人斩。

    可谁叫人家是富二代了呢,出手大方,直接送给她一辆最新款的奥迪tt,五六十万呢,或许也值了。林婉儿咬咬嘴唇:这一切与爱情无关,你情我愿,只是一场交易。

    想到这些,林婉儿的心中不免有些懊恼,又想起昨天自己在情动之时喊出的那句话,便更多了几分羞恼,于是探手过去,准备掐他一把。真是又爱又恨啊,爱他的财富,恨他的滥情。

    入手毛乎乎的,林婉儿不由羞得缩回手。然后又把手臂上移,可是入手依然是毛茸茸的感觉。

    林婉儿心里突然有些毛,俩手齐上,怎么摸都是毛,她猛的睁开眼睛,然后,她出了一声无比高亢的叫喊:“猴子,怎么会有猴子!”

    就算是真的生猴子,也没有这么快吧?

    如此刺耳的高分贝,也终于将酣睡中的马封侯惊醒。他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感觉腰部还有点酸痛,于是又习惯性地伸出手臂,想把枕边的玉人揽在怀里,再温存一番。

    “啊!”回应他的又是一声尖叫,马封侯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昨晚的那个可人儿花容失色,正满脸惊恐地望着他。

    于是展露出他自认为最帅气最迷人的笑容,刚要出声安慰。却见那可人儿手忙脚乱地拉开帐篷,然后光着屁股就爬了出去。

    这么无情嘛,也好,本公子更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喽花花大少马封侯一向自视甚高,以前都是他拔d无情的,还是第一次被人无情。自尊心作祟之下,他还是追了出去,嘴里呼喊着对方的名字。

    放牛路过这里的小丫头看到了无比新奇的一幕:漂亮的屋子里面跑出来一位大姐姐,就像在村边的小河刚洗完澡的那些姐姐和婶婶,身上光溜溜的。甚至和她一样,脚上都没穿鞋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纵情奔跑,好美啊,小丫头都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她还没上学呢,词汇太贫乏。

    可是紧接着呀,一只小毛猴钻出了帐篷,双爪乱舞,嘴里吱吱叫着,追赶前面的大姐姐。这么胆大的猴子,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在山里放牛,看到的野猴跟这只长得差不多,可是却一点也不凶,还给她从树上扔过苹果呢。

    林婉儿跑到车前,这才现钥匙还在帐篷里,于是又兜了个圈子,从帐篷里翻出车钥匙,顺手还抓了两件衣服。当她准备再次冲出帐篷的时候,却现那只毛猴堵在出口处,正龇牙咧嘴地向她叫着。

    死猴子,去死吧林婉儿闭上眼睛,飞起一脚。

    马封侯根本就没有防备啊,一脚被提出老远,在草地上滚了好几圈。他感觉脑子有点晕:真踹啊!按照惯例,好像是应该我踹你的啊?

    睁开眼睛之后,林婉儿也对自己的战果表示了一下惊讶,然后,又一溜烟地跑向车子,老远就摁下钥匙,熟练地拉开车门,钻进车里。几秒钟之后,小跑车一声轰鸣,眨眼间便从视野中消失。

    大姐姐真厉害,不过那只小猴好像很可怜呢小丫头目送着轿车消失不见,然后又扭头关注小猴子。

    马封侯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他的脑子渐渐清醒许多,猛然想起,林婉儿刚才在踹他的时候,好像还念叨了一声死猴子。

    猴子,猴子好像我小的时候,老爸老妈就这么叫我的。可是自从上小学一年级之后,同班的大胖也这么叫他,然后被他用五十块钱收买三年级的大学长把大胖狠狠收拾一顿之后,就没人敢这么叫他了。

    不对头,本少爷刚才呼喊林婉儿的名字,出来的好像只是一阵吱吱声。马封侯脑子里面一震,抬起右手,放在眼前,吓得他啊了一声。

    但是听在耳朵里,还是尖锐的一声“吱”,再看看左手,依旧是毛茸茸的小爪子;坐起来瞧瞧身上,也覆盖着一层棕黄色的短毛,低头弯腰向后看,从两条腿中间,他隐隐约约还看到一条卷曲的尾巴。

    蒙了蒙了彻底蒙了,马封侯一骨碌从草地爬起来,钻进帐篷,翻开那个女式包,从里面掏出化妆盒,打开盒盖,里面镶嵌着一面小镜子,马封侯颤抖的手把化妆盒举到面前。

    在大话西游里面,至尊宝拿着照妖镜,看到自己在里面的影像是一只猴子,整个人都傻掉了。此时此刻,马封侯就和至尊宝的感受一模一样,因为在那面小镜子里,映出的是一个猴头:

    脑袋周围一圈都是棕黄的短毛,只有面部无毛,微微透出点粉红,因为额凸腮瘪,所以这块无毛地带大致呈现出一颗倒竖着的桃子形状。

    马封侯下意识地使劲眨了几下眼睛,然后镜子里的小猴也不停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再伸出食指指指鼻子,镜子里面也多出一根带着几根稀疏毛的小爪子,指向鼻子的位置。

    这一刻,马封侯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轰鸣:猴子,猴子,我变成了一只猴子!

    吧嗒,化妆盒落地,里面的镜子摔成好几块碎片。马封侯还不死心,又低头照了照,然后便大叫一声,眼前一黑,仰面摔倒在草地上。

    晕晕乎乎中,马封侯想到了很多,他想到自己位高权重的老爸以及号称全省富的老妈,在老妈的溺爱下,他茁壮成长,长出一副风流倜傥的好皮囊。秉承着人不风流忹少年的信条,整日周旋于美女之中,挥金如土,艳福无边。什么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对他而言,简直是弱爆了

    可是,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了猴子,富贵,美女,他统统还没享受够呢?

    难道是老天看不下眼,把他变成一只猴子,猴子猴子猴子,该死的弼马温

    等等,弼马温!马封侯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大有原地满血复活的迹象,心中涌起无尽的欢喜:没准真穿越成美猴王了呢,本公子也尝尝大闹天宫是什么滋味!

    可是,眼前这个牵着老牛的小丫头是怎么回事?

    马封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虽然穿得破破烂烂,但是看穿衣打扮,肯定不是西游世界,西游世界有用胶皮套扎羊角辫的吗?

    希望破灭,叫马封侯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一般,再次躺倒在地:就算变成猴子,本公子好歹也要变成一只帅气的金丝猴啊!眼下明明是一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猕猴嘛,就是耍猴人驯养的那种,马封侯也曾经养过一只玩,后来手背被挠了一把,然后就送人了。

    “小猴,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小丫头蹲在小猴跟前,保持着一两米的距离,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关切。

    烦着呢,而且马封侯一贯只喜欢大丫头,所以直勾勾地望着蓝天白云。

    “小猴,是不是你妈妈也不要你啦?”小丫头什么的最黏牙了。不过在说这话的时候,这个小丫头似乎触动了什么心事,大眼睛变得雾蒙蒙的。

    吱吱吱马封侯嘴里出一阵尖叫,然后手脚并用,向林子里奔去。而且越跑越恼:为什么要用手呢,明明我用两只脚就可以跑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