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三章 猴爷爷
    疼,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马封侯再次清醒过来。笔  趣阁天已经微亮,帐篷那边的猴子依旧在闹腾,那是猴群在为它们的大王开party,庆祝大王不费吹灰之力就取得连任。

    可是,猴王你脑袋上套个粉红色的小裤裤算怎么回事,难道这样很酷吗?

    马封侯呲呲牙,他很想笑笑,可是剧烈的疼痛却令他咧咧嘴,然后使劲抽冷气。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从来未曾受过伤,从来未曾这样凄惨;可是成为猴子的头一天,就品尝到痛苦的滋味。

    挣扎了好一会,他终于站了起来,最疼的地方是左边的手臂,从呈现出的怪异角度来看,肯定是骨头断了。

    这边的动静显然惊动了猴王,看到失败的竞争者居然还没死,猴王怒了:篡位者必须死!

    就在他气势汹汹杀将过来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的一声狗叫,使得猴王顾不得处理马封侯,嘴里呼啸一声,带领着猴群窜进树林。当然,猴群也带走了帐篷里面的大部分战利品,甚至还包括一盒杜蕾斯,至于猴王会不会用,那就不得而知了。

    呼马封侯松了一口气,随即想到自己现在是一只猴,遇到狗会很麻烦。他也想跑,可是没走两步,就又跌倒,只能无奈地伏在草地上。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大黑狗冲到近前,两只狗眼凶光闪烁,大嘴巴子里出瓮声瓮气的吼声,马封侯都能感觉喷到脸上的那股温热气息。

    “大黑,你不要吓唬猴哥呀!”清脆的童音如同天籁,看到小七那瘦小伶仃的身影出现在面前,马封侯想哭:你是齐天大圣派来的救兵吗?

    小七脏兮兮的小脸上散着那种自内心的笑意,又从兜里掏出个黑乎乎的饼子,在马封侯眼前晃呀晃的:“猴哥,这个今天都给你啦。”

    然后就看到小猴试图抬起手臂,便一阵龇牙咧嘴,小七嘴里呀了一声:“猴哥,你胳膊怎么断了,疼不疼,你说嘛,疼不疼呀。”

    你这么黏牙,我应该叫你师父才对马封侯只能使劲点着脑袋,他倒是想说话,可是心里苦啊。

    “找猴爷爷去!”小七很快就拿定主意。

    一听到猴爷爷,马封侯吓了一大跳,现在别跟他提猴子,他心里有阴影,于是使劲晃头。

    小七则轻声细气地安慰他:“猴哥乖,猴爷爷可厉害了,我上次摔断腿,就是猴爷爷给接上的,你看,跟原来一样。”

    看到小丫头飞起一脚,把地上的一截树枝踢飞,马封侯好像也明白了,猴爷爷许是一位老人吧。而且在他心底,对小七有着一股莫名的信任,真的,比对他老妈还信任。

    跟着小七走了几步,小七嫌他慢,就抱起马封侯,大黑狗在前边又跳又蹦地跑着,跑向树林深处。

    被小丫头抱在怀里,下巴搭在瘦小的肩膀上,马封侯感觉无比怪异。好吧,现在我是一只猴子,我是一只小猴子

    路程好像有点远,小七毕竟还小,慢慢开始喘大气,气息喷到马封侯背上,感觉热乎乎的,他开始挣扎着想要下来。

    还是小七有办法,把大黑叫过来,然后叫马封侯骑在大黑背上,她在旁边扶着,又省力又快当。

    可是大黑不高兴啊,专门穿灌木丛,好几次都差点把马封侯从背上刮下来。好歹走了半个多小时,前面出现了一片掩映在树梢的青瓦。小七嘴里一声欢呼:“到啦!”

    马封侯瞪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破败的道观:门口几株桃树,想必有些年头,枝干嶙峋,叶子稀疏,每棵树上星星点点挂着十几个干巴巴的小桃,只有青杏大小。

    木门上的油漆早就剥落干净,两旁挂着的楹联也模糊不清,隐约能看出上边写的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菩提祖师!马封侯瞬间想到了美猴王拜师的情形,心中一阵激荡,这是要开启主角模式的节奏啊!

    不过再瞧瞧正中那“青云观”的匾额,马封侯立刻又被打回现实:可惜不是西游世界啊。

    随着小七叫了几声猴爷爷,木门被打开,一个白胡子老头出现在眼前,他身形瘦小,尖嘴猴腮,双臂修长,脊背弯曲,还真像个大马猴。

    不过呢,精神十分旺盛,一张老脸红扑扑的,都快跟小七有一拼啦。

    老头身上披着一件洗的白的道袍,头上随随便便插了一根木簪,原来是个老道士,绝逼不是什么菩提祖师。

    “小七啊,又想吃桃子了是不是,还领着一只小猴来摘桃子。可惜今年桃子结的太少,哎,桃树也老喽,谁也抵不过岁月啊”老道士看样子是十分喜欢孩子的,轻轻抚摸着小七的羊角辫,目光望着桃树出神,似乎在感叹韶华易逝,万物难逃衰老。

    “猴爷爷猴爷爷,我是来找你给猴哥治病的。”小七使劲摇着老道士的袍袖。

    老道士这才注意到小猴的前臂,目光炯炯,哪里有一丝老人所特有浑浊。只见他伸手在马封侯的胳膊上捏了几下,就听到几声令人牙酸的咯吱声,那是断骨摩擦的声音。

    马封侯差点疼死,长这么大也没经历过这种痛楚啊。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在经历了骤变之后,他要重塑人生猴生,所以瞪大眼睛,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猴哥,你要挺住哦,猴爷爷治病很厉害的!”小七在旁边还不停地给马封侯打气,只有大黑狗愉快地吐着舌头,狗脸上写满幸灾乐祸。

    在将断骨复位之后,老道士又拿出来一瓶黑乎乎的药膏涂在断骨处,再用两根木片固定住,然后还扯了根布条把胳膊吊起来。布条打了个结,套在马封侯的脖子上。

    这一切都弄完了,才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老道士摸摸马封侯的猴头:“小猴不错,有点钢劲,愣是没吭没叫,以后切记莫要贪玩耍。去吧去吧,青山绿水,且去逍遥。”

    短短的十分钟,马封侯感觉浑身像是散架了一般,一下子瘫倒在地。断臂处一阵阵清凉传来,竟然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他是自内心地感激这个老道士,反正也倒在地上了,干脆就给老道士磕了三个响头。这么大年纪,比他爷爷的岁数都大,给人家磕几个头也不丢人。从人变成猴,他终于学会感恩。

    “哎呦呦,这个小猴好玩,起来起来,搞得好像要拜老道为师似的,我可不想也教出个闹天宫的。”老道士还是很风趣的,乐得胡子直翘,或许是山居寂寞吧。

    小七在旁边眨了半天大眼睛,忽然开口:“猴爷爷,你就叫猴哥先在这住下吧,他可乖了呢,不捣蛋。”

    “你个小丫头倒会充好人,罢罢罢,猴儿你就在我这里养伤吧。”老道士盯着马封侯的眼睛瞅了半天,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答应了,把小七乐得直拍手。

    这会儿,马封侯也感觉恢复了一些,从地上站起来,四下打量一下道观里面,院子并不大,整个院落都透着一股简朴。正殿一间,厢房两间,一眼古井,几株古树,花木参差,别有洞天,竟然有点天人合一的感觉。看来这个容身之处还不错。

    小七大概也跑热了,熟门熟路地跑进厢房,很快就端了个大葫芦瓢出来,里面半下清水,递到马封侯嘴边。

    入口甘甜,胜似xo,马封侯也真渴了,咕嘟嘟喝个干净,然后伸出完好的那只猴爪,拍拍小七的手背,以示感谢。

    大不同,这个小猴大不同,似乎开启了灵智?老道士想着想着又开始摇头,开启灵智哪有那么简单,似乎只见于道家的一些典籍之中记载过,亦真亦幻,怎么可能被自己遇见。

    看着那小猴半瓢水下肚,立刻有了反应,一只猴爪捂着肚子跑出门外,老道士又摇头笑笑:“一切皆本能耳”

    马封侯没找到厕所,估计以老道士一贯秉承的天人合一理念,肯定是就地解决的,于是也就不客气地找了一棵大桃树,看你长得干干巴巴都快要枯死,就浇灌一下吧。

    对着桃树撒的正爽,身后骤然传来大黑狗的一声吠叫,吓得马封侯一激灵,差点尿结。大黑对自己制造的效果很是满意:敢学本狗划地盘,你也配!

    “猴哥,我要回家做饭啦,明天再来看你。”小七也挥手道别,那甜甜的笑脸,看得马封侯心里暖洋洋,也使劲挥挥小爪子,目送着小丫头和大黑狗渐渐消失在树林之中。

    老道士还挺够意思,晚上睡觉的时候,在厢房自己的床下给小猴打了个地铺。只是马封侯满腹心事,翻来覆去烙了半宿烧饼,这才浑浑噩噩地睡去。

    迷迷糊糊的,被一声长啸惊醒,马封侯还以为是那个打伤他的猴王又来挑衅呢,吓得连忙爬起来,透过窗玻璃往外看,天刚朦朦亮,只见院中一道人影闪烁,扑跌滚翻,轻如落叶;手上抓、甩、刁、拿、扣;脚上缠、蹬、蹦、跳、弹,形如金猴出洞,状似灵猿摘桃,好一套猴拳。

    马封侯看得无比眼热:拜师,必须拜师,学了这本事,再找那猴王报仇不迟。猴拳痛打猴王,想想就痛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