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七章 猴子会武术 流氓挡不住
    “造孽呀”小山村里,响起几声叹息。

    赵有良不为所动,手上拍打着两沓钞票,嘴里哼着小曲,歪歪斜斜回了家。看到桌上的酒菜,又自斟自饮喝上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赵有良趴在桌上睡着了。他喉咙里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身子还不不时痉挛几下。这时候如果有人在,就会现,他的鼻孔和嘴角,正有紫黑色的血迹慢慢渗出来。

    直到第二天下午,邻居才现赵有良死在自己屋里,叫村上一位老赤脚医生看了看,怀疑是脑出血。

    赵有良死的时候,手上还死死攥着两沓钞票。村民费了好大劲,这才把钱从死人手里弄下来。

    好歹乡亲一场,大伙买了口棺材,把赵有良草草埋葬。虽说死者为大,但是村民背地里还是以此来告诫子孙:做人不能太赵有良,自作孽不可活啊。

    赵有良终于把自己作死了,老婆和两个大些的女儿早跑了,小七又被卖给人贩子,就连大黑狗都不知去向,看着赵家破败的小屋,村民无比摇头叹息:一个家就这么完了。

    好像没完,还有小七呢。当晚在面包车里,小七并没有太多的哭闹,一双大眼睛只是无神地望着车窗,外面,漆黑一片。

    再也看不到猴哥哄她时的鬼脸喽,再也看不到大黑在在她眼前摇头摆尾撒欢喽眼泪无声无息地从小丫头脸上淌下来。

    面包车驶过乡间小路,开上国道,终于不那么颠簸。而浑身散架一般的马封侯,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摊开四肢,躺在车顶的行李架上。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两个胳膊还是插进行李架的空隙里,牢牢把身子固定。

    当面包车开动的时候,马封侯都快急疯了,他已经准备和人贩子展开肉搏战。于是攀上车顶,准备居高临下,先给老鼠强来个狠的。

    这时候他才现车顶的行李架,强迫自己冷静之后,马封侯觉得在村子里动手并非是最好的选择,索性就牢牢攀住行李架,一起离开小山村。

    这下可遭罪喽,把他给颠的啊,浑身的骨头好像都碎了。多亏这段时间跟老道士学拳,身体素质有了明显的提升,否则真坚持不住。

    不过为了小七,一切苦难他都能忍受。这一点,放在以前还是人类的马封侯身上,是万万不可能生的。但是现在,他却做到了。

    休息了一个多小时,马封侯这才觉得胳膊腿儿终于又属于他自己了。在这期间,他的脑子可没闲着,一直思考对策。

    这会儿天黑还好说,要是天亮了,再想隐藏踪迹就难了,所以要救回小七,今晚是最好的机会。

    马封侯,你行的,你学会猴拳,就是要除暴安良,你行的心里不断给自己鼓劲,马封侯似乎也感觉信心越开越强大,体内的力量也越来越足。

    吱呀一声,面包车靠着路边停下来,车灯还支着,车门一开,那两个人贩子叼着烟下来,红红的火头一闪一闪,这俩人在路边解开裤子,哗哗哗地开始撒尿。

    就是现在!车顶上马封侯猝然难。

    老鼠强正大激灵呢,猛然听到头顶呼呼风响,随后,后脑勺猛遭重击,不由自主地身子往前一扑,滚进路边的沟里。

    呀吱吱马封侯嘴里怪叫着,又朝那个叫三子的扑去。此时正是夜半更深,马封侯的叫声显得格外瘆人。而且乌漆墨黑的,三子也不知道对面是什么怪物,影影绰绰瞅着毛乎乎的,肯定不是人。

    大概是亏心事做多了,三子惨嚎一声“鬼呀”,然后撒腿就跑,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马封侯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真要凭打的话,他肯定是打不过这两个大人的。现在只剩下相对瘦弱的老鼠强,就好办多了。

    顺着沟边出溜下去,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老鼠强的影子,马封侯心里惦记着小七,便重新爬到公路上。刚要靠近面包车,就觉得眼前黑影一闪,身上挨了一脚,整个都被踹得飞起来,滚落沟里。

    “一只臭猴子,差点坏了老子的好事!”老鼠强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因为刚才的事地点是在面包车的前面,有车灯晃着,他也看清了马封侯的真身。

    猴哥!车里的小七也同样看见了,失神的大眼睛立刻变得神采奕奕。大概在她的感觉中,猴哥的出现,就像是紫霞仙子看到了脚踏七彩祥云的齐天大圣出现在眼前。

    可惜,小丫头同样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局,猴哥很悲催地被人家一脚给踹进沟里,哪里有一点盖世英雄的影子。

    小七急了,开始在车里摸索,想要打开车门。可是小丫头第一次接触汽车,根本就摸不着门。

    吱吱!马封侯嘴里出两声气愤的嘶叫,再次出现在老鼠强面前,然后双爪一伸一曲,摆出了老道士所教猴拳的架势。今天猴爷爷叫你知道知道:猴子会武术,流氓挡不住!

    死猴子还来劲了是不是,今天不开了你的猴脑尝尝鲜,老子就不叫老鼠强!老鼠强也开始狠,在他眼里,还没二尺高的小猴子,能有什么好怕。

    可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见对面的猴子动作快如闪电,一愣神的工夫,老鼠强就觉得脸上一阵刺痛,还有黏糊糊的液体顺着脸颊淌进嘴里。咂咂嘴,咸滋滋的。

    马封侯的猴爪子可不是吃素的,指甲锋利如刀,他一个猿猱上树,就灵巧地攀到老鼠强肩上,然后挥舞双爪,左右摘桃,先给他来个满脸花再说。

    老鼠强抬手要抓肩上的猴子,却见马封侯一个空翻,落到老鼠强身后,然后稍稍往起一蹦,小爪子迅捷无比地从他裆里伸过去,使出一招猴子偷桃。

    哎呦呦呦老鼠强惨叫连连,那种蛋蛋的忧伤,令他情不能自已地放开喉咙。

    接连受创,老鼠强也红眼了。在腰间摸索两下,然后手臂猛的向后挥去。

    马封侯打架的经验严重不足,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刚才还以为胜券在握了呢。哪里想到,老鼠强狗急跳墙,掏出匕猛划过来,在灯光的映射下,匕上森森的寒光,叫马封侯都似乎感觉到一丝凉意。

    啊,他不由自主地愣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匕从他的头顶划过,削掉了几根猴毛。

    老鼠强也有点蒙,忘了身后是不到二尺高的猴子,所以匕很幸运地没有擦到马封侯。

    吱吱马封侯终于醒过神,噌噌两下又顺着老鼠强的后背爬上去,猴爪聚拢,猛的向老鼠强的眼睛上插去。

    明显能感觉到右爪的爪尖触到一股温热,随即老鼠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捂着眼睛,仓皇逃命,连匕都扔在地上。跌跌撞撞的,老鼠强慌不择路,一头栽进沟里。然后连滚带爬地消失在车灯照射的范围之内。

    马封侯并没有追赶,此时此刻,他也好不到哪去,落地之后滚了两滚,站起来之后觉得有点晕,把右爪放在眼前看了看,便使劲甩了起来,喉咙里也呕呕地干呕起来。长这么大,马封侯真没经历过什么血与火的洗礼。刚才和老鼠强厮打的时候马封侯,全凭一腔怒火,现在则只剩下恶心。

    啪啪啪,拍打车窗的声音传进马封侯的耳朵,他这才想起车里的小七,于是在地上踅摸一阵,找到那把匕,开始凿玻璃。

    面包车又不是防弹车,所以很快就传来哗啦一声,小七的小脑瓜探出来,嘴里不停地叫着猴哥猴哥。此刻听来,声音是那么的美妙,再也不觉得黏牙。

    帮着小丫头从车里爬出来,这两个就紧紧抱在一起,只有经历过离别,才知道此刻的可贵。马封侯虽然激动,大不过吱吱叫两声,而小七呢,则哇哇大哭,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叫着:“猴哥,呜呜,我就知道你会来,呜哇哇”

    哭吧哭吧,尽情的哭吧,今夜哭过之后,今生再无苦难等小丫头哭累了,马封侯这才拍拍她的肩膀,小七借着灯光,看到猴哥亲切的猴脸,然后又噗嗤一下,开心的笑了,露出了嘴里的小豁牙子。

    这才是我喜欢的小七呢马封侯朝小丫头挤挤眼睛,然后又钻进车里,很快便拎着个皮包出来,里面还有一沓人民币呢。虽然对一个猴子来说,好像暂时没有用处,但是对小七有用啊。

    虽然是半夜,也保不齐国道上有车辆经过,所以马封侯还是拉着小七的小手,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路边就是树林,正好在里面慢慢溜达。

    这一放松下来,才感觉又困又累,那是极度紧张之后必然会出现的症状,所以在走出去几里路之后,马封侯和小七再也坚持不住,就在树林里划拉了一小堆树叶,然后他两个相偎在一起,昏昏沉沉睡去。

    睡梦中,小七把马封侯搂的是那么紧,小丫头的身体还偶尔颤抖两下,小脸上也显露出惊恐,每当这个时候,小丫头就把马封侯搂得更紧,或许,是再也不想和猴哥分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