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十章 一战称王
    赤尻,是马封侯对猴王的称呼,通俗的叫法就是“红屁股”,明显带着点歧视色彩。

    在猕猴群落中,赤尻这一群还算是小的,由不到三十只猴子组成,大的猕猴群,数量甚至可以过百。

    至于如何在猴群中分辨猴王,那就更简单了:看看猴子堆里哪只体型最健壮,哪只毛最光滑,肯定就是猴王了。

    这也是有原因的,猴王嘛,有什么好吃的,当然先可着猴王;猴王三宫六院的,母猴为了讨好猴王,帮它抓痒痒理毛毛啥的,所以身上油光锃亮。

    赤尻也是如此,小日子过得挺滋润,而且它现在正是壮年,估计下一届还能连任猴王,所以对于挑衅者,它从来都是残暴的进行武力镇压。

    对面那个手下败将竟然敢向它扭屁股,对它简直是奇耻大辱,你以为跟俺闪红灯呢,说停就停,今天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赤尻嘴里出咯咯的吼叫,气势汹汹而又信心十足地朝马封侯猛扑过去,它的体型比对手大了一圈,身躯也更加健壮,最关键的是,几个月前,它已经摸清对方的底细,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嘛。

    至于猴群里面的其他成员,当然是坐当吃瓜群众。一般这种王位争夺战都跟它们关系不大,大不了换个新头领。

    面对强敌,马封侯也不敢大意,摆出了猴拳的起手式。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小七也紧张地攥着小拳头:“猴哥加油!”

    眨眼间,猴王飞驰而至,大嘴张成o型,尖利的猴爪猛的向马封侯脸上抓去。

    要是放在几个月前,马封侯只有转身逃命的份儿,不过现在嘛,他已经初步掌握了猴拳,实力和眼界早就今非昔比,红屁股那种毫无章法的王八拳,简直是破绽百出。

    只见他站在原地岿然不动,抬起双臂,遮挡住猴王的利爪,而下面的双脚,已经凌空飞起,狠狠踹在红屁股前胸。

    砰,双方一触即开,马封侯一个空翻稳稳落地;而赤尻就惨了,被马封侯的大脚丫子踹出老远,在地上滚了半天才停下,坐在那有点晕,就差脑袋上转圈圈了。

    观战的猴群一阵骚动,叽叽咕咕一阵乱叫,爪子还比比划划的,几只母猴都抱进了猴娃儿。没错,猕猴除了用叫声交流,也能使用一些简单的手势之类。

    马封侯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赤尻,还伸出猴爪,朝红屁股勾勾毛乎乎的手指。

    “猴哥太帅了呀”小七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就连大黑嘴里也呜呜两声,似乎在给小猴鼓劲。

    赤尻这回可真怒了:当着俺老婆孩子的面,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不过它到底是身经百战的猴王,知道面前这小猴与几个月前不可同日而语,于是爬起来之后,没有再冒冒失失地动进攻,而是围着马封侯又叫又跳,不停地展示自己的肌肉和力量,寻觅一击制胜的良机。

    本猴还要睡觉呢,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好不好马封侯现在心里底气十足,所以一步一步向红屁股逼近,猴王呢,则四肢着地,慢慢后退。他就纳闷了,对面那个家伙为啥两条腿走路呢?

    猴群出现更大的骚动,它们似乎意识到,猴群可能要换帅。

    马封侯甚至还有心思耍帅,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上,示意猴群保持肃静。

    就是现在赤尻终于觅得良机,四肢并用,猛扑过来,它要把面前这个自大的家伙撕碎。

    猴王争夺战,历来都是你死我活的战斗,胜利者接管猴群,失败者只能黯然离群。通常在争斗中会弄得伤痕累累,很少能继续活下去。为了生存,赤尻也要拼命。

    马封侯毕竟还是欠缺打斗的经验,面对猴王这副拼死一搏的气势,稍稍一愣,结果就被猴王近身,连抓带挠,连撕带咬,好不狼狈。任他猴拳如何精妙,也施展不开。而且从实力上来说,马封侯虽然稍占上风,但是也并没有具备压倒性的优势。

    至于打败人贩子老鼠强,那多少有些偶然,黑夜搏斗,老鼠强视线不利,以至于马封侯把敏捷优势彻底挥。但是面对猴王就不一样了,对方的灵敏和力量都不再马封侯之下。

    吼吼吼猴群里面的那些猴子都张圆嘴巴,口中嚯嚯有声,似乎在为猴王助威。

    叫喊声中,赤尻愈战愈勇,死死跟马封侯纠缠在一起,不给对方逃脱的机会。相比之下,马封侯还是太嫩,只想尽快摆脱猴王,拉开距离施展猴拳,反倒被赤尻死缠烂打,彻底落入下风。

    一旁可急坏了小七,小丫头一个劲跺脚,使劲拍着大黑的脑门,叫它上去助战。大黑到底是动物,知道这里面的潜规则:俺们为了争母狗,也都是一对一的!

    大黑不动弹,小七可忍不住,嘴里吆喝一声:“猴哥,我来帮你呦”

    猴群又是一阵骚动,怪叫连连,估计是喊“犯规”呢。

    猴哥能行的!瞥见小七向战场冲来,马封侯心头好生惭愧,猛然间,一股力量伴着火气从胸膛涌出,一下将猴王推开,随即,猴拳中的招式连连施展出来,招招中敌,拳拳到肉。

    如果老道士在场,一定会上捻须点头:小猴子的拳法有进步,已经有了我五成火候。

    融会贯通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是有多少习武之人,一辈子都没摸到这个门槛。要不是猴拳和马封侯天生契合,以他的悟性,累死也达不到这个程度。

    战场瞬息万变,刚才还占据上风的猴王被打得节节败退,再无丝毫还手之力。最后,赤尻浑身再无一点力气,它也认命了,躺在枯黄的草地上,留恋地瞥了墙头上的猴群一眼,它不甘心啊。

    在它战败上一任猴王的时候,也知道自己终究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来的那么直接。

    眼睁睁地盯着马封侯走到面前,赤尻眨了两下眼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却无能为力。

    看到马封侯扬起爪子,赤尻索性闭上眼睛,它也知道,自己的猴生即将结束。

    闭眼等了半天,依然没啥感觉,赤尻忍不住睁眼一瞧,却见马封侯拽着它的爪子,将他从地上拉起来,还拍拍它的肩膀,拍得赤尻一愣一愣的。

    对那些在赤尻眼中貌美如花的母猴,马封侯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跟赤尻打了一架,可不是为了争夺猴群的领导地位,只不过是想出出气而已。要是猴群整天围着他转转,烦都烦死了。

    “猴哥,我就知道你最厉害啦”小七跑上来,拉着马封侯的胳膊又蹦又跳。

    那边观战的猴群看到这边硝烟散尽,也都开始慢慢聚拢过来。只不过,它们对新王还有些畏惧,一个个不免畏畏尾,鬼头鬼脑,好像一伙偷桃贼。

    还是无知者无畏,一个看来是当年生的小猴子从母猴背上跳下来,爬到马封侯跟前,伸出小爪子,很没礼貌地在马封侯的肚皮上摸了一下。

    小家伙才几个月大,毛稀疏,一脸粉嫩,眼睛尤其大,懵懂而清澈,脸上还有褶皱,那双大招风耳,透光阳光,似乎还能看清里面粉色的血脉。

    看到这家伙脑袋上一头金毛之中,有一撮黑毛格外打眼,马封侯心里边给它取了个一撮毛的名号。面对一撮毛这样的小家伙,马封侯多少还是有点喜欢的,于是拍拍它的小脑瓜,摸摸它的小下巴,又从小七那里要了一个回来路上采摘的大核桃,塞进一撮毛的小爪子里。

    一撮毛还是个小吃货,直接就把核桃塞进嘴里,可是它刚长牙,哪里咬得动核桃。

    马封侯看得好玩,找两块石头砸开几个核桃,又有两只小猴崽子爬过来,跟一撮毛一起捡食核桃仁。

    看到这一幕,那些紧张兮兮的母猴便彻底放下心来,于是一个两个都往马封侯身边凑乎,这个帮着挠痒,那个帮着拿虱子。还有几个成年未成年的公猴,也凑上来给马封侯捧臭脚。

    真是捧臭脚啊,就差点亲吻马封侯的脚丫子啦。

    把马封侯给烦的不行,嘴里嗤嗤几声,将猴群喝退,然后打开青云观的大门:好一片狼藉。

    原本晾晒的苞米被扔得到处都是,还有的猴子不讲卫生,在院子里乱拉乱尿,把马封侯给气的呀,真想挨个架脚踹。

    可是看着那些猴子一个两个都逆来顺受的样子,马封侯也懒得收拾它们,拿起扫帚,跟小七一起打扫庭院。

    猴群却仿佛认定了他这个新王,虽然被呵斥之后,不敢进院,但是都爬上门外的几株大桃树,看样子是准备常驻沙家浜了。

    等马封侯出门倒垃圾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也颇有些无奈。还是顺其自然吧,有些大的庙宇,不是也有猴子吗?

    甚至他还看到了赤尻的身影,这家伙倒是没心没肺,好像已经走出失败的阴影,正学着马封侯刚才的样子,小爪子抓着一块鹅卵石,在一块稍大些的石头上砸核桃呢。

    不得不承认,猴子的学习能力就是强。

    吱吱两声惨叫,赤尻技术不熟练,石头砸了手指头,疼得在那龇牙咧嘴,又蹦又跳。

    你很有前途,我封你为二当家的马封侯摇摇头,心里也彻底接纳了这群猴子猴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