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十二章 赔了孩子又折兵
    野猪,基本上是林子里面最横的动物,没有天敌不说,而且食量大、不挑食,生育能力强,一窝弄个五六胞胎都是少的。加之现在又成了保护动物,少有人打,一群群野猪呼啸山林,都快泛滥成灾了。

    这一窝显然是一只母猪领着几只猪崽,以家庭为单位,算是最小的野猪群。秋天,正是野猪抓膘的时候,各种果子,甭管是水果坚果,统统被大胃王收进肚中。这片栗子林,就是野猪最近喜欢光顾的地方,捡捡地上的板栗。地上没有,就在树上蹭一会,栗子就噼里啪啦往下掉,又解痒,又解馋。

    离得老远,野猪就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不由得加快脚步:谁敢侵占老猪的地盘,哼哼

    野猪的嗅觉,甚至比狗还灵敏,人家就指望鼻子讨生活呢。

    很快,野猪就现树上的猴群。在野猪眼里,这群毛猴根本算不上对手。再一瞧地上,野猪乐了:好家伙,全都是栗子,该着老猪今天饱餐一顿。

    等等,那个臭猴子是咋回事,抱个猴崽子,举着棍子跟俺挑衅呢是不是,大花二花三花四花五花,跟老娘一起冲锋!

    野猪是有名的一根筋,要是怒了,就算前面有一列火车,也敢拱翻。当然,结果怎么样就不好说。但是面对一只小毛猴,野猪绝对有掀翻对方的决心和实力。

    二三百斤的大野猪冲起来,真有点锐不可当的气势,更何况,身后还有几只小猪崽也跟着集团冲锋呢,瞧得马封侯也只能避其锋芒。

    在猴群现野猪之后,立刻骚乱起来,不过除了吱吱怪叫之外,愣是没有敢下树的,要知道,树下还几只小猴崽子呢。

    关键时刻,马封侯显出猴王本色,嘴里叫了两声,几下就窜到地上,捞起一只小猴,就朝着树上使劲甩过去。上边有赤尻一一接住,塞给母猴。

    还有小七,见势不妙,也开始往树上爬。马封侯瞥了一眼,小丫头上树虽然没有猴子灵便,但是爬上去是肯定没问题的,也就放心。

    等小七爬到树上,大黑也夹着尾巴跑了。要说撵个野鸡野兔啥的,大黑肯定勇往直前,跟野猪正面硬碰硬,还是省省吧。

    马封侯把小猴崽子都扔到树上,自己也刚要上树,然后就听到一阵叽叽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蛇皮袋子正在地上扭动,袋口还露出一截小尾巴:救命啊,偶出不去啦!

    是一撮毛!马封侯这才想起来,刚才好像还少一撮毛呢,这小猴崽子最能作妖,钻蛇皮袋子里躲猫猫去了。

    刚把一撮毛从蛇皮袋子里掏出来,野猪就到了。马封侯顺手从地上抄起一截短棒,严阵以待。

    野猪当前,一撮毛吓得揪着小嘴一个劲叫。马封侯瞅准树上的赤尻,双臂用力一甩,想把一撮毛扔到树上。偏偏一撮毛也吓蒙圈了,死活搂住马封侯的脖子,在空中转了半圈,连带着马封侯都站立不稳,一起摔倒在地。

    而就在这时候,野猪也起冲锋,碗口大小的蹄子踏在地上,卷的枯叶飞扬,那隆隆的声响,甚至趴在地上的马封侯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颤动。

    别说被野猪撞一下,就算是被大蹄子踩一脚,非得骨断筋折肠穿肚破不可。要是换成别的猴子,肯定吓傻了。还好马封侯有一颗原本属于人的大心脏,抱着一撮毛使劲在地上翻滚。这一招,猴拳里面就有。

    眼瞅着要撞树上了,野猪一个急转,庞大的身躯异常灵活的转过来,又朝着马封侯俯冲过去。谁说野猪笨啊,这动作比刹车都好使。

    马封侯好歹算是爬起来,手里的木棍早就不知道扔哪了,结果就看到一团黑影冲到身前,裹挟着一股臭烘烘的恶风,好不骇人。

    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马封侯下意识的俩脚使劲蹬地,身子腾空而起,竟然窜起一米多高,大野猪从他脚下疾驰而过,然后,马封侯就觉得屁股一颠,才现落到猪背上。

    听说过张果老倒骑驴,今天马封侯来个倒骑猪。

    大野猪可不干了,嘴里嗷的叫了一嗓子,在原地开始折腾,又窜又蹦,还尥蹶子,大跳艳舞。

    这下可苦了马封侯,差点把苦胆给颠出来。但是他也知道处境凶险,如果被大野猪给掀下来,指不定踩多少蹄子呢,所以下肢牢牢夹住野猪相对瘦些的后胯,一手死死揪住野猪尾巴,身子就像是惊涛骇浪的小船,在猪背上起起伏伏,来回颠簸。

    噢噢噢,树上猴子也乱成一团。这回真不是起哄,而是对大王担心呢。

    小七心里最急,但是也不敢下去帮忙,那样肯定是越帮越忙,大野猪可是谁也不惯着的主。于是小丫头只能扯嗓子大叫,希望把野猪惊走。可是,野猪要是起疯来,连狮子都敢顶,还会在乎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啊。

    野猪在地上蹦跶一阵,愣是没把马封侯弄下去,不由得恶向胆边生,猛的向一棵栗子树撞过去。别以为野猪真傻,它是侧身撞的,在树上蹭一趟,肯定能把马封侯给刮下去。

    马封侯也明白了野猪的意图,瞅准时机,猛的从猪背窜到树上,脖子上吊着一撮毛,手脚并用,爬上栗子树最下面垂下来的一根枝丫。

    噗通噗通,心脏剧烈跳动,有一种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的冲动。

    “猴哥,快往上爬!”小七的喊声从上边传来,马封侯低头一瞧,好家伙,大野猪不依不饶,两只前蹄搭在树上,大嘴巴子正向他咬来。

    这个树杈离地还不到两米,野猪使使劲真能够到。吓得马封侯吊在半空,两个小爪子抓住树枝紧着往上捣腾。可是,怎么好像越往上爬反倒离地面越近呢?

    没错,越是树梢就越细,当然禁不住马封侯,何况还吊着个一撮毛呢,小猴崽子成为了压断树枝的最后一股助力。咔嚓一下,树枝折断,好不容易脱离险境的马封侯又摔到地上。

    大野猪反倒被吓了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嘴里哼哼两声便向对方冲去。马封侯跌得晕头转向,想要躲闪,却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凶神恶煞一般的大野猪越来越近。

    想不到啊,短暂的猴生竟然断送在一只野猪蹄下。

    马封侯心中涌起一股悲凉,在生命的最后一瞬,它抬眼望望树上的小七,结果却看到令他绝望的一幕:小七也正奋力从树上跃下

    “猴哥”看到猴哥命悬一线,小七也失去理智,本能驱使着她,只想从树上跳下来,和猴哥一起去承受所有的苦难。

    马封侯心如刀绞,他今天终于体会到,至尊宝抓着紫霞仙子的手,想不放弃,最后却又不得不放手的痛苦,那种痛苦,真的是心在疼啊。

    说时迟那时快,谁也不能阻挡野猪前进的脚步,就在大野猪扬起蹄子,将要把敌人狠狠践踏的时候,前面却仿佛出现了一道铜墙铁壁,就感觉撞到铁板上似的,硕大的身躯一下子被弹回来,高高的飞起两米多,然后轰然落地,砸得枯叶乱飞。大野猪躺在地上,蹄子抽搐几下,便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小七也从树上落下来,跟接她的马封侯滚成一团。还好地上除了枯草就是树叶,并未受伤。

    望着直挺挺的大野猪,马封侯也有点蒙,圆溜溜的猴眼四下搜寻:是不是谁躲在旁边给了大野猪一枪,可是没听到枪响啊?

    小心翼翼地凑到大野猪身前,好像身上没有什么伤口,奇也怪哉,难道真是青云观的祖师爷显灵了?

    既然想不明白,还是先收拾眼下的烂摊子吧。马封侯唿哨一声,把猴群叫下树。猴子们都远远地围在大野猪周围,揪着嘴哦哦叫着,大概它们也搞不明白,这么一个大块头,怎么就被它们的猴王给打败了呢?

    还有那五只小野猪崽,现在也处于混乱状态,躲在不远处吭叽,一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马封侯倒是眼睛一亮:好像养几只野猪崽也不错,长大后杀了吃肉,这叫母债子还

    于是吆喝一声,组织猴群开始抓猪。对付大野猪,猴子们束手无策,天生畏惧。但是对于尺把长的小野猪崽,它们却充分地扬了欺软怕硬的作风,群起而攻之,围追堵截,几只猪崽一个都没跑了,最后全被塞进蛇皮袋子。

    收工马封侯见好就收,刚才他靠近那只大野猪试探一下,还有气儿呢,估计就是暂时摔晕了,一会醒过来,现猪宝贝被掳走,还不得拼命啊。

    在马封侯的指挥下,猴子们七手八脚抬着蛇皮袋子。这帮家伙也没干过啥重活,一个个都龇牙咧嘴,一副不堪重负的熊样。

    汪汪汪大黑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一瞧地上躺着的大野猪就来劲了,狂吠几声,然后扑上去,朝着猪脖子猛咬一口。

    可惜,除了咬下来一口泥之外,也就刚给野猪破皮。反倒把野猪给咬醒了。这家伙爬起来之后哼哼两声,撒开四蹄就跑,眨眼间就钻进林子消失不见,看样子是彻底吓怕了。

    马封侯反倒是虚惊一场,看看在袋子里面挣扎的野猪崽,马封侯便把两个袋口扎在一起,跟赤尻抬着,放到大黑的后背上,然后他背着小爪子,慢慢往青云观溜达回去,边走边琢磨:大野猪好好的,怎么就晕菜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