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十四章 来自猴群的馈赠
    陈二狗年轻人贪睡,还做了好梦,梦到自己神拳无敌,称霸天下,引得无数美女投怀送抱,睡得呀,哈喇子都淌出来。

    结果就觉得耳朵疼,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小猴正用小爪子扯着他的耳朵,使劲拧呢。

    “猴师父,干嘛?”陈二狗赶紧爬起来。既然拜师学拳,他当然也暂住青云观。

    马封侯往外面指了指,然后就背着小爪子出屋。陈二狗往外瞧瞧,天刚蒙蒙亮呢,正坐在床上愣,就看到小七也已经穿戴整齐,用小手拍拍他的头顶:“二狗师侄,出去练功。”

    嘿,陈二狗这回彻底清醒了。想想也是这个理儿,不吃辛苦,怎学得绝世武功。

    于是也精神抖擞穿好衣服,来到外面。晨光之中,只见院中猴影飘忽,眼花缭乱,陈二狗的眼神根本就跟不上猴师父的动作。

    一套猴拳下来,马封侯也神清气爽。他自己都能感觉到明显的提高,只要日积月累,估计很快就能撵上老道士了。而老道士年老气衰,肯定是不进反退,所以青出于蓝是迟早的事。

    噢噢噢马封侯仰天猴啸,今日初窥门径矣!

    陈二狗更是瞧得心驰神往,连忙上前请教,马封侯也不藏私,他比划小七说,正式给陈二狗开蒙。不过马封侯估计,这货身体已经基本育完成,将来的成就只怕有限,肯定是比不上小七的,甚至能不能赶上他师弟都难说。

    嗯嗯,陈二狗的师弟,当然是一直就混在旁边的一撮毛。要说陈二狗弄个大师兄当着就不错了,要是依着入门先后,搞不好还得管一撮毛叫小师兄呢。

    晨练完毕,就各自忙碌,小七负责早饭,在稀粥咸菜的基础上,又加了几枚煮鸡蛋,连一撮毛也有份。至于其它猴子,只能眼巴巴地瞧着了。

    陈二狗现在主要是负责给几只野猪崽喂食,先把它们牵到青云观外面,然后找几棵树随便一拴,绳子大概留了两丈多长,足够猪崽活动的了。每天饮饮水,撒点苞米粒,猴子们还帮着喂点果子之类,估计过上一段时间的话,就算是撒开绳子,野猪崽也不会逃跑的。

    马封侯也不闲着,领着赤尻等几个大猴子打扫挺远,里里外外都拾掇得干干净净,否则的话,猪屎猴尿之类到处都是,瞧着实在闹心。

    猴子干活,你就别跟它们较真,丢三落四,边干边玩,开始的时候,这样就不错了,来日方长,慢慢调教呗。

    还有倒塌的神像,也在陈二狗的协助下重新立起来,脑袋也重新安上,虽然说有一道贯穿整个身体的裂缝,有碍观瞻,但是暂时也只能这样,马封侯也没有那个钱财和心意帮他老人家重塑金身。

    剩下的事,就是领着猴群漫山遍野的收集食物。猴群当然唧唧歪歪的不乐意,有那个时间,晒晒太阳捉捉虱子多好。不过在马封侯的高压政策之下,猴群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

    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免得冬天难过马封侯知道跟猴子也讲不出道理,索性就实行猴王霸权主义,不听话的猴子,统统交给赤尻处理。

    赤尻现在也成了马封侯最忠实的打手,虽然现在沦为二把手,但是以前的待遇一点都没变,三宫六院都还是它的,所以对马封侯感恩戴德。

    马封侯才不会搭理那些母猴呢,勾引他也没用,审美观念不同,一边凉快去。

    采收山果的大部队浩浩荡荡进山,除了拿着蛇皮袋之外,陈二狗还挑着个担子,小七和几只大猴子还挎着小筐。以一撮毛为的几个小猴崽子调皮,美滋滋地坐在筐里,还把着筐梁荡秋千呢,就没有一个老老实实呆着的,全是多动症患者。

    一路走去,马封侯在小七和二狗的指导下,不时采几朵蘑菇,老村长昨天拎上来二斤腊肉,正好炒蘑菇。这季节的蘑菇,正是旺季,也是最美味的时候。

    吱吱吱赤尻忽然大叫。小七紧跑两步,跟赤尻并排蹲在一株松树下:“哇,猴哥快来,好大的蘑菇呀!”

    在她前面,是一根大蘑菇,露出枯枝败叶的部分都有三寸多高,菌柄比小七的小细胳膊还粗呢。

    马封侯和陈二狗也都凑上前去,这蘑菇大的有点吓人,陈二狗也是头一次遇见,心里有点没谱:“没吃过,会不会是毒蘑菇?”

    小七朝他撇撇嘴:“猴子能吃的蘑菇肯定没毒!”

    似乎是对小七的这份信任所感动,赤尻的小爪子拔起那根大蘑菇,然后伸到小七的鼻子下面。小丫头使劲抽抽气,然后皱皱小鼻子,不好闻,一股辛腥的怪味,好冲。

    赤尻可不顾小七的反应,小爪子在大蘑菇上抹了两下,将上面棕灰色鳞片一样的东西搓掉,然后就伸到嘴边,咬了一大口,凸起的猴嘴就开始飞快蠕动。

    真敢吃啊?陈二狗的眼角直抽抽。他算是怕了这蘑菇,又粗又壮不说,蘑菇头上边的伞盖还没有打开,稍稍有个凸起,配上下边的菌柄,那形状,像极了他裤裆里的那玩意,只不过好像比他的还要壮硕。

    好东西啊!马封侯的圆眼睛也唰唰冒光,别的蘑菇他或许不认识,但是这东西太熟悉了,在没有变成猴子之前,每年夏末秋初之际,都会专门品尝几次松茸的。

    没错,正是松茸。马封侯还以为,只有香格里拉那边才产呢,想不到这片山林之中竟然也有松茸的踪迹。而且瞧赤尻那模样,以前显然也是吃过的。

    松茸这种菌类,生长条件是很严苛的,必须是纯天然的山林,而且,通常寄生在上了年头的松栎等树木根部,生长周期又长的吓人,从菌丝飘落到松茸破土,搞不好要五六年的时间。

    看过舌尖的肯定都会对松茸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是大自然最好的馈赠。尤其是在东洋岛国,最为推崇松茸,被称为“神菌”,倍受追捧。当然,以马封侯想来,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岛国人看中的是松茸的形补功效,嘿嘿

    于是,马封侯连忙划拉点枯枝,把赤尻刚才拔松茸带出来的小坑重新填好。里面还有菌丝,过几天可能还会有松茸冒出来呢。

    即使这样,马封侯还是不大放心,等别人都走了,他又在原地撒了一泡尿,这才施施然去追大部队。

    或许是前两天下了一场雨的缘故,66续续的,又现几棵松茸。马封侯也采了两棵,都是刚刚冒头的,没有丝毫的。当然,还不忘顺便帮着施施肥。至于剩下的,就等着它们自然落伞繁殖了。变成猴子之后,马封侯的心态也生了极大的变化,渐渐明悟一些自然之道,决不能一味索取,那样的话,迟早要为贪婪付出沉重的代价。

    重新找到昨天那片栗子树,附近并没有现野猪的踪迹,于是又领着猴群上树,噼里啪啦一通抽打,包裹着栗子的刺球纷纷爆裂,地上满是枣红色的栗子。

    看着猴子们都飞快地用小爪子抓起栗子,然后塞进蛇皮袋,陈二狗也服了:谁说猴子不能干活来着?

    这个上午收获满满,除了几袋子栗子之外,还有两筐金黄的大柿子,一筐山楂。稍稍可惜的就是,这些野果大多是鸟兽带过来的种子所繁殖,没有人照顾,所以果实从卖相来说要差一些,个头也普遍较小,但是胜在天然,绝对没污染。真的,马封侯咬开一个山楂,在山楂籽旁边,还看到里面有小白虫儿蠕动呢,然后,就被赤尻连山楂带小虫一起扔进嘴里。

    严格说来,猕猴是杂食动物,但是以偏素食为主。但是也需要补充一些小昆虫,诸如蚂蚁之类,另外它们也比较喜欢上树掏鸟蛋,这是个坏习惯,马封侯觉得有必要纠正,林子里的鸟,还是太少。

    陈二狗挑着两大袋子沉甸甸的板栗,猴子们或者抬着蛇皮袋,或者抬筐,吵吵闹闹,没一刻消停,小猴崽子还骑在筐梁上折腾,整个队伍都充满了生机和欢乐。

    马封侯看似清闲,实则正在清点猴子的数量,这群家伙太顽劣,别有跑单帮跑丢的。猴子们不消停,窜来窜去的,马封侯数了半天,数来数去都是三十二只猴子,早晨出的时候还是三十三呢,一只都不能少啊!

    于是连忙叫停队伍,重新清点。还是小七比较有心,挨个把猴子看了一遍,说是少了一只老猴,那只老猴下巴上有一道伤疤,所以小七平时都管它叫老疤子每只猴子,小七都给它们取名了呢。

    马封侯也有点愁:这么大的林子,上哪去找,只能先把大黑撒出去碰碰运气了。

    这时候,赤尻忽然尖叫两声,然后,马封侯就看到从林子里钻出来一只老猴,走路一歪一斜的,四脚着地都感觉不稳当。

    这只老猴估计快二十岁,换成人类的年龄,起码过八十岁,腿脚不灵便也是正常。

    可是走近了再看,就觉得不正常,这货一张猴脸比屁股还红呢,以至于下巴上的伤疤更加显眼。

    看到马封侯,老猴并没有像平时那么畏惧,反倒眼神迷离地张开双臂,看样子是想来个拥抱。抱住马封侯之后,还打了个嗝,喷出一股带着甜香的酒气。

    老酒鬼?马封侯也不觉好笑:原来猴子里面也有喜欢杯中之物的。不过,这深山野岭的,哪来的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