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十五章 天然出美味
    酒壮怂人胆,这一条定律对猴子来说同样适用。谁让猕猴从生理上来说,与人类很是接近,所以常被用来进行各种医学实验,这大概也是猕猴数量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吧。在前些年,猕猴为出口创汇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放在平时,年老力衰的老疤子,看到猴王,只有匍匐在地捧臭脚的份儿,但是今天明显喝高了,醉态可鞠地搂着马封侯的脖子,来个哥俩好。

    一瞧这架势,周围的猴子都紧张起来:惹恼了猴王,它们搞不好也跟着吃瓜落。

    赤尻现在对马封侯忠心耿耿,所以第一个窜过来,想要给老疤子点颜色看看。不过被马封侯给拦住,还十分耐心地用小爪子跟老疤子比划着。

    跟猴群接触久了,他也学会了一些猴子使用的手势。不过老疤子此刻酒精上头,意识有些混乱,只是搂着马封侯傻笑。

    你个老梆子,撒酒疯呢是不是?马封侯也不是好脾气的,抬脚在老疤子的红屁股上踹了好几下,当然了,也没敢太用力。否则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直接就给老疤子送终了。

    坐在地上晃悠半天脑袋,老疤子终于有点醒酒,眼神清明多了,看样子刚才没喝断片儿,立刻意识到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罪过儿,于是连滚带爬的来到马封侯身前,抱住他的脚丫子就要亲吻。

    马封侯还是比较讨厌这种礼节的,于是往旁边躲了躲,然后伸出小爪子,拍拍老疤子的肩膀,又比划一阵。

    看到猴王并未怒,老疤子这才安心。但是对于猴王的提议,它还是有些抵触情绪,装聋作哑不上道。

    还想打埋伏,别以为你低着头,我就看不到你眼珠乱转是不是?马封侯脑子里面冒出“老奸巨猾”这个词儿,不过对他这个曾经的人类来说,都是小把戏。

    于是摆出一副凶相,从地上捡起一截树枝,瞧那咬牙切齿的架势,肯定是要给老疤子开皮。从演技上来说,马封侯能甩出老疤子好几条街呢。

    老疤子终于怕了,耷拉着脑袋在前面带路,走出去二三里远,这才在一棵老树前面站定,扬起爪子,指着树干吱吱叫。

    马封侯走到近前,忍不住使劲抽抽鼻子,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心头不禁狂喜:这定是传说中的猴儿酒啦!

    还是当大少的时候,他也品尝过所谓的猴儿酒,味道跟现在闻到的根本就没法比,估计就是把几种果子粉碎之后酿造的假冒猴儿酒,专门忽悠那些冤大头的。正宗的猴儿酒,是猴子们把采集的百果藏在树洞,以备饥荒。树洞的密封性要好,温度什么的也适宜,最关键的还是猴子把藏在树洞里的果子忘了吃,诸般机缘之下,才能得到天然的猴儿酒,弥足珍贵。

    想想也是这个理儿:现在连猴子都越来越少,猴儿酒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岂不更是稀罕?

    绕着大树转了两圈,马封侯这才现端倪。原来在树上一丈多高的地方,有个碗口大的窟窿。爬上去用小爪往下探探,看样子下面原来是个树洞,而那种酒香更加浓烈。

    水果酵之后的那种香甜,对猴子来说,拥有莫大的吸引力。所以猴群都围着大树唧唧叫,一个两个都使劲吸溜鼻子,跟着魔了似的,都有酒鬼的潜质啊。

    吧唧吧唧猴子们忽然都安静了,侧耳细听这个诱人的声音。只见一撮毛趴在树根那,撅着小屁股,小脑瓜使劲挤进根部的一处凹槽,小舌头努力地舔着。

    马封侯上下瞧瞧,心中了然:树洞下面有个非常细小的孔洞,酒液慢慢滴落下来,落到下边的凹槽,估计老疤子也是这么喝的。

    到了这时候,他也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奇妙,如果不是这么神奇的形制,何来这么神奇的猴儿酒?

    在他感叹的时候,猴群可不淡定了,只见赤尻上去把一撮毛给拎起来,小家伙贪嘴,还蹬着小爪子挣扎呢,然后被赤尻毫不客气地给扔到草地上。

    猴群的等级制度还是很严格的,好东西当然先可着猴王。所以那些猴子虽然一个个都馋的要淌哈喇子,但是也只能眼巴巴瞅着。

    马封侯也不客气,凑上去用小爪子接了一滴猴儿酒,放在嘴边舔了舔,咂咂嘴,满脸满足之色:嗯,果然名不虚传,甜香之中融合了淡淡的酒气,说不出的味道,说不出的美妙,他以前喝过也算是尝遍天下中外美酒,却从来未曾尝过此味!

    妙妙妙马封侯差点变成大花猫,哪来还顾得上猴王的形象,也学着刚才一撮毛的模样,趴在那用嘴接酒。真急人啊,酒液一滴一滴,几秒钟才能落下一滴,可偏偏叫人欲罢不能。

    “猴哥,你快看小猴怎么了?”小七的呼唤声打断了马封侯美妙的体验,从地上爬起来,犹自咂嘴回味,然后就看到一撮毛在地上折腾得正欢,小家伙脚步踉跄,好像打猴拳呢,但是一招一式全无章法,不像猴拳,倒像醉拳。

    喝多了耍酒疯呢呗马封侯抓抓腮帮子,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偷老爸的洋酒喝,喝完之后就不服天朝管,兴奋得开始折腾,谁说都不听,跟眼前的一撮毛何其相似,哎,往事只能回味啊

    趁着猴王没注意,猴群都开始凑到树下品尝猴儿酒,没喝上一两滴,肯定就被其他猴子七手八脚地拽起来,然后换成下一个。

    马封侯见状,也懒得理它们,目光反倒在老疤子身上打转:这个老猴子来的时候,估计下面的凹槽里面滴满了猴儿酒,所以才会喝醉的。这家伙倒是人才啊,拥有一技之长,值得培养。

    在马封侯想来,这么一个树洞,就算是产酒也肯定有限,要是在青云观里面多弄几个大缸,然后叫老疤子采集百果,岂不是能喝上自酿的猴儿酒?

    想法虽然美妙,可惜今年已经过了果期,只能等到来年再实现这个酿酒计划。

    猴儿酒的珍贵,除了纯天然之外,就是配方了,用那些果子,比重占多少,想来都有关系。目前来看,这个秘方,好像只有老疤子掌握,马封侯觉得,有必要把老疤子提升为猴群的三把手。

    一撮毛折腾累了,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看来古书上的记载没错,捕捉猴子,用酒作为诱饵,是个很有效的法子。于是马封侯把一撮毛抱在怀里,领着猴子收兵回营。临走的时候,不少猴子都三步两回头的频频张望,眼珠也咕噜噜直打转,估计是琢磨着以后回来偷酒喝呢。马封侯见状,嘴里立刻呼喝一番,将它们的不良企图扼杀在萌芽之中。

    等到了青云观,已经过了中午,赶紧做饭。其他蘑菇焯水之后用腊肉炒了一大盘,果然是林中鲜品,入口爽滑,满嘴鲜香。

    最妙的还是那两个粗壮的松茸,刮洗掉上边鳞片状东西之后,顺着菌柄和伞盖的方向切成片,里面肉质白嫩致密,莹莹如玉。

    越是珍贵的食材,烹饪的方法也越是简单,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持食材的原汁原味。很多地方的人食用松茸,都是生吃的。不过没吃过的人,肯定受不了那个味道。

    马封侯倒是在大酒店见识过料理松茸的方法,于是也学着在锅底放了一块猪大油。松茸是大素,必须用大荤的动物性脂肪来综合,才能形成美味。等油化开之后,就把松茸的开片摆上去,伴着滋滋的轻响,一股浓烈的香气便散出来,仿佛整个山林中最精华的气息,都在这一刻绽放。

    看着莹白的松茸开片在锅底慢慢卷曲变成微黄,再用筷子翻个,等两面都煎成微黄之后,就可以开吃了。

    马封侯先给小七夹了两片,小丫头吃得一个劲点头:“猴哥,这个蘑菇比肉还好吃呢”

    那是当然,肉才多少钱一斤,松茸都是论克的,就这几片,要是摆到高级酒店,没两三千块肯定下不来。

    夹了一片放在嘴里细细品尝,劲道十足,香气悠长,马封侯也点头不已:感觉不比香格里拉出产的松茸差。

    松茸的产地很重要,产地不同,价格也相差十倍乃至百倍,看来,这片山里的松茸,品质还是很高的,大有可为。

    马封侯心里更是多出几分期盼:被自己催化改良过的松茸,不知道品质会不会更高呢?

    虽然变身成猴子,金钱的诱惑力对他大大下降。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生活,马封侯也想给小七攒点钱,另外也可以适当改善改善生活。连个平板电脑都没有,都快和外界隔绝了呢。

    想要财,只能靠山吃山,再说了,现在他的尿液拥有奇效,不利用一下岂不是浪费?

    为了验证一下猴尿在松茸上效果,当又下了一场小雨之后,马封侯便单独拉着陈二狗和小七,上山采松茸。至于猴子,马封侯担心它们毛手毛脚的,破坏松茸的品相,就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吧。

    循着记忆找过去,变成猴子之后,马封侯感觉自己对这片大山也更加熟悉和亲切,只要去过的地方,一草一木似乎都有了某种神奇的联系,所以基本不会走错路。

    就是这里了马封侯停住脚步,不过在陈二狗看来,地面上全是厚厚的枯枝败叶,根本没有那种好吃的大蘑菇。他上次也尝了两片,结果差点把舌头给咬下来,所以这次也比较上心。

    马封侯则蹲下身子,轻轻拨开枯叶,一个硕大的蘑菇头便显露出来。等马封侯用曲棍把这根松茸挖出来,两人一猴便蹲在那望着这根足有一尺长、成人拳头粗细的松茸呆:这还是蘑菇吗,抡起来都能当跟大棒槌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