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十七章 雅~蠛~蝶
    陈二狗抱着松茸回村,别看他长得虎头虎脑,但是一点也不傻。先去了陈光脚家里,叫山林经验丰富的人给掌掌眼。

    等陈光脚摸出眼镜瞧了半天,最后又把鼻子凑上去闻了一阵才说好像是松口蘑,也就是松茸的俗称,陈光脚以前也在山里采到过。不过他也叫不准,这么大的松口蘑也是第一次见过,味道也太浓,有点不敢确定。

    知道名字就好说,陈二狗把村里唯一的一辆摩托车借出来,踹了几脚,突突突赶奔县城。先是二十里土路,这才上了国道,又跑了七、八十里,这才来到县城。然后就又犯愁了:这东西上哪卖去呢?

    琢磨一番,还是上菜市场比较好。菜市场确实很热闹,陈二狗举着两根大蘑菇也很惹眼,围着看的人不少,但是没人买。

    有两个问价的,一听说要五十块钱一个,都怀疑这个小年轻是不是穷疯了,害得陈二狗遭了好几个白眼。

    要知道,现在是出产蘑菇的旺季,顶多一斤也就十块八块的,哪有这么狮子大张口的。其实也不怪这些顾客,小县城里,真吃不到松茸这样顶尖的食材,就算一般的城市里面也不常见,所以不识货。

    陈二狗也急啊,想要贱卖,可是想想猴师父的小爪子,还是没敢。他可是亲眼看见,猴师父那看似纤细的小爪子,把松树皮都能抓出五个洞,好家伙,哪是猴爪,简直比鹰爪还厉害。

    直到天黑也没卖出去,没法子,陈二狗只得去县里一个远房表舅家里借住一宿,他出来的时候兜里就揣着五十块钱,还都给摩托加油了,现在肚子早就饿瘪。

    像他这样的穷亲戚,当然不招待见,好歹算是有口吃的,陈二狗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饱再说。早知道表舅母冷言冷语的,就带点山里的特产好了,都怪来的太匆忙。

    正琢磨着呢,表舅母拿起一棵松茸:“二狗你是给我们拿点栗子啥的,弄根这玩意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可香嘞舅妈,这个是卖的,五十块钱一根呢。”陈二狗这才反应过来,表舅母要是把这两根松口蘑没收,他回去可没法跟猴师父交差。

    这下人家的脸色更冷了,嘴里嘟嘟囔囔的絮叨着一些不中听的话。陈二狗也没法子,寄人篱下,只能忍着。

    恰好这时候,楼道对门的中年妇女招呼表舅母去跳广场舞,进屋就看到这两根松口蘑,这玩意实在太惹眼。

    “好像是松茸?”这位邻居是县城高中的生物教师,而且也看过舌尖,见识还是有一些的。但是在她的认识之中,只有香格里拉的松茸才值钱,其他地方的,只是大路货。

    在听说两棵松茸要一百块之后,那位韩老师就直接买下来,这么大的松茸比较罕见,制成干品,放在学校的生物实验室当标本也好。反正又不需要她出钱,有学校报销,谁让他爱人是学校的校长了呢。

    就这样,陈二狗非常意外的把松茸卖掉,然后就一刻也不想多呆,跟表舅和表舅妈打个招呼,骑着摩托回村,贪黑回到家,住了一宿之后,第二天就早早上山,跟猴师父汇报。

    马封侯眨巴半天小眼睛:去除人工和路费之类,好像是赔本生意啊,看来还得开拓别的销售渠道,要是能开个网店就好喽,可惜山上暂时没这个条件。

    一百块钱他可不稀罕,于是摆摆小爪子,陈二狗就乐呵呵地把钱揣进自己的腰包,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好歹算是没赔上,还赚了五十,五十就不少了呢。

    这件事也就暂时被搁置了,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凉,松茸也没几天长头,一切只能等到来年再说。

    于是继续领着猴群收集过冬粮,教教徒弟练练拳,天天忙忙碌碌,倒也充实。还有在现松茸的时候,顺便帮它们施施肥。

    他们在山上悠然自得,并不知道,因为这两棵松茸,县城那位韩老师已经焦头烂额。话说购买了松茸的第二天,韩老师就把这两根大棒槌拿到学校,松茸太大,她就用报纸包了,然后用大塑料袋装着。

    到了学校的生物实验室,实验员也是年龄跟她差不多的中年妇女,见面先闲聊一阵,结果有人叫韩老师去开会,说是上边要来检查,她就急匆匆而去,忘了松茸这茬。

    中老年妇女,闲得无聊,最是八卦,看到韩老师的塑料袋里鼓鼓囊囊的,左右无人,就伸手去摸。隔着报纸摸了半天,这形状越摸越是熟悉,最后,这位实验员兴奋得脸蛋都红烫,急火火地找自己的好姐妹去散布八卦消息。

    “你们知道嘛,别看韩雪梅天天假装正经,其实啊”作为资深八卦人士,尺度什么的那肯定是拿捏得恰到好处。

    同事也同样恰到好处地给垫话:“其实怎么样,你快说,别吊人胃口。”

    实验员刻意压低声音,但是同时也能保证周围的每个人都能听到:“我跟你们说,可千万别外传,韩老师啊,其实是个闷骚,嘻嘻,今天我看她拿了个袋子,你们猜里面是什么,居然是用的器具,那个粗那个大啊,吓死个人咧”

    周围的同事也立刻都兴奋起来,都是一生致力于八卦事业的妇女同志,所以没用上两节课的时间,消息就在学校传开了,传来传去,又传回韩老师的耳朵了。

    作为校长夫人,平时在学校里也是比较强势的,很快就追根溯源,气势汹汹地去找实验员算账,然后就吵起来。别看都是人民教师,吵架也跟泼妇差不多,针尖对上麦芒,围了一大圈人瞧热闹。

    没关系,都是沙场老将,场面越大越来劲。吵着吵着,韩老师猛然在人群中看到丈夫的身影,于是底气更足,直接上手,想要给对方来个满脸桃花开。

    “韩雪梅,你干什么,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校长一声怒吼,虽然在家他是个气管炎,但是今天不同往日,县里好几位大领导陪着考察团正跟在后边检查呢,哪成想赶上这么狗屁倒灶的事情,搞不好他头上的官帽子都要受到影响,毕竟考察团里有外宾呢。

    韩老师杀红了眼,哪管那么许多,指着校长就开骂:“你个窝囊废,人家说我用还说你不行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跟在校长身后的几位领导脸都绿了,县长大人更是心头邪火乱窜:好不容易请来的外宾,考察投资。本来咱们这穷乡僻壤的,人家就不愿意来,被你们这么一搅和,不搅和黄了才怪呢。

    于是狠狠瞪了一眼校长:“老王同志,你的管理水平还有待提升啊”

    一句话,基本上就给校长的前途判了死刑,校长同志就觉得俩腿有点软,脑袋里面嗡嗡直响。

    韩老师也傻了,到现在她也认出县长来,立刻哭的心都有了:“县长,您听我解释,原本是这么回事”

    县长无比厌烦地抬抬手,哪有闲心听她磨叽。韩老师是真急了,拿过那个塑料袋,撕开报纸,抓起一根松茸就往自己脑袋上使劲砸:“都是你惹的祸,都是你惹的祸”

    “yade”考察团中的一位年轻女士,用柔柔的声音说着,还向韩老师鞠躬呢。

    县长不由得一愣:都说岛国人崇拜强者,难道就这么个崇拜法儿,崇拜泼妇吗?

    听到这声颇为熟悉的雅蠛蝶,周围那些国人的脸色都有点古怪。其实他们想多了,这词在日语里面,女士用这个词比较多,是请你住手的意思。

    “yaro”又一个中年男人开了腔,他个子不高,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微曲,一脸倨傲,说话的口气也十分生硬,仿佛在命令手下的员工。

    就在大伙都蒙圈之际,翻译终于登场:“鸟居先生叫你住手呢!”

    韩老师正沉浸在无比的自责和懊恼之中,所以没太听清楚,愣了一下之后问:“啥鸟?”

    翻译心里暗暗汗了一下:“这位是樱花株式会社的鸟居小松先生,他希望看看你手里的松茸。”

    随后,考察团里面的两位主要人物就专心致志地研究起松茸来,鸟居小松抱着那个已经被敲得断了头儿的松茸翻来覆去看,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贪婪;那位山口纯子小姐还几次把松茸放在鼻子下面深情地嗅着,一脸陶醉。考虑到松茸的形态,山口纯子又画着浓妆,这画风实在太美。

    县长见状,不由得眼前一亮,这两天已经66续续考察了县里的几项支柱产业,可是根本就入不了人家的眼。还是第一次看到能叫外商这么感兴趣的东西,肯定能大做文章

    好半天之后,鸟居小松才跟翻译嘟噜嘟噜说了一大通,说是要把这两棵松茸带回国内进行检测。考虑到松茸的保鲜期比较短,鸟居先生马上就要动身,留下山口纯子小姐在这里等候消息。

    呦西有戏!县长大人这两天陪同日商,也不知不觉溜达出一句日语。于是马上行动起来,追查松茸的来历。

    事情反转得太厉害,韩雪梅和她的校长老公反倒因祸得福,成了香饽饽。几经辗转,就找到了陈二狗的表舅家,然后目标又指向陈二狗和他所居住的陈家村。县领导拿着全县地图一通研究,指向那个叫猴子岭的地方:就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