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十八章 不是好鸟
    马封侯并不知道,自己的老窝已经被人家给惦记上了,此时此刻,正美滋滋地在青云观外面架起一个大铁锅,锅里呼呼冒着热气,就等野鸡下锅呢。

    陈二狗面前放着个大盆子,盆里装着半下子热水,正一把一把薅鸡毛呢。要说这个大弟子真没白收,居然还会点打猎的手艺。

    昨天白天在林子里溜达,陈二狗就现一处野鸡的藏身之地。反正马封侯这个棒槌是啥也瞧不出来,不过陈二狗信誓旦旦,说这树杈下面有新鲜的鸡粪,而且别的树杈都是斜上长着,这根基本是平的,显然是晚上有大型飞禽趴在上边给压的。于是睡到半夜,非得张罗着去打野鸡。

    山居寂寞,马封侯也就兴致勃勃地跟了去。在林子里就跟自个家后花园似的,轻车熟路,很快就找到地方。

    陈二狗猫着腰,蹑手蹑脚往树下挪动,猛然打开强光手电筒,只见树杈上一排都是亮晶晶的小眼睛。

    将手电筒塞给猴师父继续照着,陈二起弹弓,装上一粒圆石子,双臂拉开弹弓,嗖的一下就瞄着那只体型最大、色彩最艳的大公鸡打过去。

    树杈也就离地三米多高的样子,就算陈二狗站得偏一些,直线距离也不过五米左右,这么近的距离,要是还打不准,他这么多年的弹弓就白练了。石子不偏不倚,正中野鸡头部。正所谓上打红头下打圈,不怕野鸡跑得欢,陈二狗深谙此道。

    噗的一声,野鸡一个后仰从树上栽下来,摔到地上直扑腾。陈二狗连忙又往弹弓的后兜里面装石子。今天晚上夜黑风高,没有月亮,野鸡本来就是鸟蒙眼,又被手电的强光晃着,只剩下缩脖的份儿,根本就不知道飞。

    树上的野鸡估计是一家子,一只公野鸡,剩下的都是母野鸡,陈二狗弹无虚,又打下来一只,心中暗乐:今天给你们来个一窝端!

    结果却被马封侯的小爪子拍拍肚皮,惊得陈二狗手上一哆嗦,石子飞上半空。看到猴师父一个劲朝他摆手,陈二狗忍不住抓了几下后脑勺:还是师父高啊,知道细水长流的道理。今天就饶过你们这几只花野鸡,等以后想要解馋的时候再来。

    给野鸡放血之后,师徒两个便满载而归。这不,第二天就巴巴地准备炖野鸡。

    毕竟是道观,不好在里面开荤。虽然马封侯不信这些,可是出于尊重,还是支使着陈二狗在外边搭了个简易的灶子。

    他们这里收拾野鸡,猴群都躲得远远的,只有一撮毛无知者无畏,蹲在陈二狗身边瞧热闹,一双圆眼骨碌骨碌来回转。抽冷子抓起一根野鸡长长的尾翎,撒腿就跑。

    臭小子,拿鸡毛当令箭呢——马封侯看着一撮毛舞动野鸡翎,引得另外几个猴崽子一通争抢,也很是开心,这样的日子貌似也不错。

    给野鸡开膛之类的粗活,自然不需要马封侯伸手,再说他也不会。陈二狗真能干,而且穷人家的孩子还非常节俭,给野鸡开膛之后,心肝之类都摘出来留着,就连鸡胗也剥得干干净净。这两只野鸡不是毒死的,所以内脏完全可以食用,如果是市场上买来的就要小心了。

    咔嚓咔嚓把野鸡剁成块,然后打了个水焯之后,就放到锅里,多加猪大油开始翻炒。野鸡比较柴,腥味也重,所以炖煮的时候最好用猪油炸一下。

    嗅到锅里散出来的香气,猴子们这才渐渐聚拢过来。陈二狗一边把大勺子翻的叮当乱响一边吆喝:“没你们的份儿,流哈喇子也没用——”

    猴群现在也跟他混熟了,所以纷纷朝他做鬼脸,然后就散了。难得今天猴王没给分派任务,猴群可以自由活动。赤尻最好玩,也从地上捡了两根野鸡翎,在身上比划一阵,最后实在没地方插,直接尾巴一翘,插腚眼子里了。

    赤尻高耸屁股,后边的野鸡翎迎风招展,好不拉风,惹得那几只留在庙门口的母猴怪叫连连。

    我去,你们山里猴子真会玩——马封侯彻底无语,这个赤尻还挺喜欢耍宝的,初次见面,就弄个小裤裤套在脑袋上,哎,往事不堪回啊——

    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回忆,马封侯又往锅里削了一棵大松茸进去,香气慢慢散开去,连远处那几只野猪崽都竖着耳朵瞪圆小眼睛直吭叽。

    小七也忙前忙后,搬出来桌凳碗筷,坐等开饭。这些日子,她和马封侯还真素得够呛,总算是能吃上肉了。小孩子嘛,都嘴馋,小七就算好样的了,小小年纪,就跟猴子在山上住。

    锅里咕嘟了一个多小时,野鸡快要熟了的时候,一伙不之客,出现在青云观门口。人群浩浩荡荡,足有将近二十人,老村长心思复杂地走在最前面。

    这么多外人,还有外国人,万一神猴不高兴咋办,你说这帮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这山上有啥好转的,满山的烂果子也不值钱。

    可是据说领头的是县长呢,他这个村长虽说跟人家中间就隔着乡长一级,可是职权差着十万八千里,没法子,上指下派,硬着头皮也得来。

    “爷爷,你咋来了呢,正好刚要炖好的野鸡,我跟猴师父我们正要吃呢。”陈二狗还挺孝心,亲亲热热搀住老村长的胳膊。

    老村长先向神猴那边望望,只见神猴正老神在在地瞧着那伙人,好像没生气的样子,于是心中稍定,拍拍二狗的胳膊:“各位领导,他就是陈二狗,我孙子,你们找的那个卖蘑菇的就是他。”

    然后又小声跟陈二狗嘀咕:“都是大官儿,说话小心点。”

    陈二狗愣头愣脑,加之年轻气盛,还真不怵这些当官的,于是朝那伙人点点头。然后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迎面过来,亲切地跟他握手:“小同志,久仰大名啊。”

    “我有啥名儿啊。”陈二狗呵呵笑了两声,“我认识你,你是胡县长,在县里才有名呢。”

    胡县长也满面春风,这几天他做梦都能笑醒。那个日商鸟居小松仅仅在三天之后就赶回来,然后就提议进山考察,如果合适的话,就要在县里投资开办松茸加工厂,虽然先期投入不多,刚千万,但是后面保不齐还有其他项目,满满都是政绩啊。

    虽然鸟居先生绝口不提那两棵松茸的检验结果,但是作为一名久经考验的成熟干部,胡县长也能大致猜出,肯定是松茸的品质一流,这才引起对方的兴趣。正所谓商人逐利,无利不起早啊。

    这个结果实在有点喜出望外,想不到自己管辖的地盘上居然有这等资源,早怎么不知道,要是早开两年,没准早就升迁了呢。

    现在也不晚,这不,胡县长就不辞劳苦,风尘仆仆地带领着考察团来了。当然是先在陈家庄找上最基层的老村长,然后这才上山。

    一路走过来虽然有点辛苦,但是这山里的景色确实不错,一派原生态的景象,就当是一场秋游了。

    外行看热闹,像鸟居小松这样的内行,则已经暗暗开始自己的考察项目。从温度湿度到气候,再到树木的种类和生长年限,还包括地上腐殖质层的厚度,鸟居小松都差不多心中了然。

    总体来看,这里的环境还算保持了原始的生态环境。但是海拔高度太低了一些,综合条件还不如本国的一些松茸产区,跟香格里拉那边更没法比。这就叫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按理说,这样的环境孕育不出来那种神级的松茸啊,难道那两个只是特例?

    胡县长并不知道,鸟居小松回国之后,那两棵松茸给他带来怎样的震撼。检测结果显示,松茸里面蕴含的有益物质,远远高于其它松茸,尤其是松茸醇的含量,更是惊人。而松茸醇的最大功效,就是抗癌抗肿瘤。

    最神奇的是,直到完成全部检测,已经又过了两天时间,再加上他入手前的那段时间,这两棵松茸的保鲜期已经远远过72小时。松茸产业最难搞的是什么,就是保鲜问题啊。

    这样一来,鸟居小松再也不淡定了,顾不得拿乔,火烧屁股一般赶回来,要知道,岛国是世界对松茸最为推崇的国家。据说是广岛被扔了原子弹之后,松茸是唯一能在废墟中长出来的物种,体现了松茸强大的抗辐射性,而岛国人最怕什么,最怕核辐射啊,所以被岛国人奉为神菌。

    陈二狗正跟县长聊得愉快,就看到过来一个小个子,朝他深深鞠躬,幅度很大,嘴里还叽里咕噜说着他听不懂的鸟语。

    嘛意思?陈二狗有点蒙。

    胡县长问问翻译之后,便开言道:“小同志,鸟居先生想请你带领我们去林子里采松茸,就是你上次出售的那种松茸。鸟居先生要在县里投资松茸产业,到时候,你们村子里的人都可以采松茸赚钱,早日奔小康。”

    “真的!”陈二狗一蹦八个高,这两天在山里转悠,可没少见到松茸,一棵五十,十棵就是五百,一百棵就是五千,财啦财啦——

    突然感觉肚皮被拍了两下,陈二狗这才醒悟,低头朝着马封侯咧嘴笑:“猴师父,我们要财啦!”

    一边呆着去——马封侯很是不耐地朝他挥挥小爪子,然后抬头看着那位鸟居小松:想不到还是老相识,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