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二十四章 石头美人
    石梁一身枯叶迷彩,手提狩猎弓,在林间飞穿行。他身高还不足一米七,可是却极为精壮,肩膀比那些一米八、九的壮汉还宽。跑动起来,浑身上下无一丝一毫赘肉,展示出一股爆炸性的力量。

    三名同伴早就被他远远甩在后边,徐美人,也就是那位面相俊美的如同女子一般的男子,显然早就熟悉石梁的风格,知道追不上,所以不疾不徐地跑着,还不忘很有风度地扶持一下跑在身边的两位女士。

    虽然都是一身户外装备,但无论从身材还是脸蛋上,都可以瞧出来,这两位年青的女士都绝对远水准线。尤为难得的是,两个人的眉宇间都颇具英气。就凭她们敢加入野猪狩猎队的勇气,就很令徐美人欣赏。

    只是稍稍令徐美人遗憾的是,此时此刻,两位美女的全副心思都系于石梁那个肌肉男。或许当石梁一箭射中那只巨型野猪眼珠的那一刻,这两位美女就把他当成了心目中的射雕英雄。

    便宜那个小钢炮喽。呵呵,小钢炮耶,希望你们两个小女子看到的时候不要太惊讶徐美人心里刚刚不乏恶意地坏笑几声,便被他自己强行掐住,作为一名时时刻刻以“谦谦美君子”而自诩的人来说,是绝对不能有这种思想的。然后就注意到前面追逐野猪的石梁忽然原地停住。

    望着那凝如山岳一般的背影,夏小雨和夏小雪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迷醉: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和他相比,其他男人统统都是绣花枕头。

    想到依偎在这样大山般宽阔胸膛的感觉,二女不由得俏脸飞红。当然,也可能是刚才一路飞奔的结果。

    不由自主的,小雨小雪都加快脚步,甚至小雨还对身后的那位绣花枕头不满地说了一声“拜托你能不能快点”。

    不知不觉中了躺枪的徐美人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心里默念了一声:君子不器,是为不争

    等三个人跑到石梁身后,目光很快便被前方的战场所吸引,就连小雨小雪姊妹,也暂时摆脱了石梁的引力,满眼惊骇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是那只受伤的巨型野猪,那令人震撼的身形此刻正在林间空地横冲直撞,嘶吼阵阵,四蹄扬起的落叶纷纷,再配上眼睛上插着的那支箭羽,凝出一股原始、野蛮、血腥混杂在一起的美感,以至于,瞧得这两位审美与众不同的女士,身体里面最原始的都被激出来,某个隐秘的部位都有了湿滑的感觉。

    而徐美人的目光,则更多的注意到那只和巨型野猪周旋的小猴子身上,这一点倒是和石梁一致。如果说野猪的冲撞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话,那只小猴就是最优秀的冲浪手,任你风急浪大,我自踏在脚下。

    马封侯此刻的感觉也确实如此,身体窜蹦跳跃,闪展腾挪,拳谱中记载的心法自然流转,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随意而,却又妙到巅峰,总能堪堪躲过巨型野猪雷霆万钧的冲击,而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气力。任凭野猪汹汹,却难伤他分毫。当然,他想要赤手空拳击败皮糙肉厚的巨型野猪,也是做梦。

    这一刻,他终于找到那种行云流水的感觉。甚至还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面似乎有某种力量在不停地积蓄,积蓄,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突破,突破到拳谱记载的那种心气合一的境界。

    “这真的是一只猴子?”徐美人口中喃喃自语,他仿佛有一种错觉:正在看西游记,云栈洞外,齐天大圣降服猪妖

    石梁显然也听到好友的话语,也回了一句:“很强,真的很强!”

    徐美人太了解这位好友了,素来惜字如金,能从他嘴里吐出这样的评价,那么这只小猴真的很不一般。

    “石头哥哥,我们去那边好不好”美人如玉,一左一右攀住石梁的肩膀,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脖颈。这两位美女此刻只想架着心目中真正的男神,也去林子里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石梁的全副心神都被战场吸引,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向前踏出几步,以便近距离观看这场猪背上的舞蹈。要不是身后的徐美人相扶,娇软无力的姊妹花只怕难免跌倒在地的命运。

    “要你管”

    收到这句话的徐美人只能继续摸鼻子。

    猛然间,一道尖锐的啸声冲天而起,在山林中回荡,久久不去。

    小雨小雪下意识地捂住耳朵,欲念潮水般退去,心思渐渐归于清明。对于这种结果,两位美女显然很不满意,一起低声骂了一句“臭猴子”。

    然后就看到她们口中的臭猴子,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巨型野猪的后背,猴爪中握着一支沾着血污的箭矢。

    马封侯的小爪子拍拍猪头,感觉有点扎手,嘴里唧唧两声:去吧去吧,咱们师兄弟之间,就不要互相伤害了。

    等它跳下猪背,大野猪便回头朝他吭哧两声,然后一溜烟的消失在树林深处。

    “石头,追不追?”眼看到手的猎物要飞,徐美人不由得攥住猎枪的背带。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别说猎枪,就算制式武器,照样能弄出来。

    石梁竖起右手,他刚才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只猴子竟然拍了三下野猪的脑壳,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石梁能瞧出来:猴子并不想伤害对方。

    想想刚才巨型野猪表现出的爆力和猴子展示的轻灵,石梁可没有信心能应对他们的联手。猴子和野猪联手,真拿他当牛魔王吗?

    赶跑了巨型野猪,并且顺手帮它拔下来有可能致命的箭矢,以野猪顽强的生命力,活下去应该不成问题。在那一瞬,马封侯甚至还从巨型野猪的吭哧声中,听出了感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直到这个时候,马封侯才注意到追上来的四个人,打量一番后,他的小爪子忍不住在腮帮子抓挠几下:石头和美人,想不到在这都能碰到兄弟

    还是大少的时候,马封侯的朋友不多,石头和美人算是无数不多的两个。彼此的家世差不多,又是从小玩大的,可以归到小儿里边。

    虽然彼此的追求和志趣爱好并不相同,比如说石头最喜欢野外生存,在挑战自然中获得无穷乐趣;而徐美人则追求那份虚无缥缈的君子情怀;而马封侯则更愿意在吃喝玩乐中挥霍青春年华,但是这些,并不影响他们是兄弟。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人猴有别。故友相见,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马封侯心中也是唏嘘不已,原来,除了亲情,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友情的东西,同样会在你心里扎根一辈子……

    好在几个月下来,他的心态早就摆正,很快便收拾好情怀,拐到二人面前,向他们伸出小爪子。

    这是要跟我们握手?石头和徐美人有些蒙。

    这时候,陈二狗看到危机解除,也从树上爬下,噔噔噔跑过来:“握手啊,猴师父能瞧得上你们,是你们的荣幸。”

    在这货心中,猴师父的地位无比高尚,尤其是刚才调戏大野猪那一段,瞧得陈二狗简直热血沸腾,就连他望向猴师父的眼神都充满崇拜,甚至都产生了崇拜光环。在树上观战,猴师父仰天尖啸的时候,陈二狗都产生错觉,好像猴师父身上会光似的。

    要是换成别的场合,一个愣头愣脑土里土气的家伙敢跟石梁说这种话,早就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叫他满地找牙了。不过今天有些特殊,这个猴子已经被石梁当成了同一重量级的对手,值得尊重。

    所以他很听话地伸出手,面无表情地握住了瘦小枯干的猴爪摇了三下,嘴里吐出一句:“有时间我们练练。”

    果然还是那个暴力狂徐美人下意识地摸摸鼻子,然后也向小猴伸出手。

    马封侯眨巴眨巴眼,很想说一句:美人你整天摸鼻子,怎么鼻子上的皮肤还那么好,按理说早应该秃噜皮呢。

    这话是以前跟徐美人见面的时候,打招呼用的,今天却只能在心里想想。

    “敢跟我猴师父挑战,我很佩服你的勇气。”陈二狗瞧着面无表情石头一般的石梁就有些不忿,瓮声瓮气地编排对方一句,结果惹得那两位美女向他丢了好几颗白眼。

    小雨小雪双双挽住石梁的手臂,夏小雨撒娇地说:“石头哥哥,我们不要理这只猴子啦。小毛猴一个,还真当自己是齐天大圣了呢。”

    嗤嗤,马封侯凶了她两下:跟石头黏糊是没有结果的,这个秘密,只有石头真正的朋友才知道,而且还必须是从小玩大的朋友。

    说话间,赤尻和老疤子它们也下了树,在马封侯身边不远的地方探头探脑。其中赤尻最为胆大,忍不住凑上来和马封侯唧唧几声,小爪子朝那几个人不停地比划着什么。

    马封侯搔搔后脑勺上的猴毛:你这家伙还上瘾了呢,还想搞战利品,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知道不?

    走到陈二狗跟前摸摸他的肚皮,又朝石头勾勾手,陈二狗便在中间充当二狗子翻译官:“猴师父请你们去青云观坐坐,走啦走啦咦,大黑,刚才怎么没见你影儿?”

    大黑不知道又从哪钻出来,马封侯也瞧它运气:你个笨狗倒会趋利避害,刚才躲得远远的,这会出来摇尾巴是几个意思?

    于是嗖一下跳到大黑背上,还在它后腚上拍了几巴掌。大黑也不恼,摇头晃脑地从那四个人面前跑过,颇有些狗仗猴势。

    去不去?徐美人探寻的目光望向石梁,看到石梁点头之后,便紧随上去。结果呢,身后传来几声不满的唧唧,几只猴子很快越他们,紧随猴王身后,赤尻甚至还朝他们晃晃红彤彤的猴屁股:你们只有在后边跟着的份儿。

    好像被猴子给鄙视了呢徐美人摇摇头,又摸摸鼻子,心里默念了一句:君子坦荡荡,小猴露鸡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