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二十八章 杀人灭口
    一个个木箱被撬开,里面的物品还真是丰富,什么军装军帽之类,甚至连不锈钢饭盒都有。尤以枪支弹药居多,甚至还有手雷。就是俗称“48瓣”的那种。看电影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经典动作:小鬼子拿着48瓣往钢盔上一磕,然后嗖一下投掷出去。

    看到陈二狗的裤腰上挂了两个,赤尻也抱起一个手雷,有点沉,而且它身上光溜溜的也没地方挂啊。

    这些都难不倒创造力丰富的二当家,很快就从箱子里翻出一根武装带,在腰里缠了好几圈,然后将手雷挂上去,顺手还插进去一把王八盒子,耀武扬威地在陈二狗面前来回溜达。

    陈二狗顺手把那种俗称“屁股帘”的军帽扣在赤尻脑袋上,再配上赤尻拐来拐去的八字脚,就跟举起手来里面,潘笑星出演的那个搞笑小鬼子。

    他们这边闹腾,马封侯也比较闹心,山洞里面的物资虽然丰富,但是却没有传说中的宝藏。难道要把这些枪支弹药当成废铜烂铁卖,哪个收破烂的敢收啊?

    正烦着呢,就听头顶传来一阵叽叽咕咕的声音,抬头一瞧,好家伙,十多只猴子都荡秋千一般地荡下来,一个两个的都加入到争夺战利品的行列中。

    这帮家伙好奇心特别旺盛,也特别能折腾,有敲着饭盒叮当响的,有拿着子弹往天上仍的,还有把那些军服往身上套的,无比又肥又大,走路都直摔跟头,偏偏它们还乐此不疲。那景象,就好像美猴王带领猴群,第一次现水帘洞里面那些天造地设的家当。

    很好很欢乐马封侯也受了一些感染。尤其是现在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从早到晚瞎忙,忙得都忘了自己的初衷,更忙丢了自己的欢乐上,反倒不如这群猴子。

    到了最后,还是赤尻二当家的装扮比较受欢迎,大多数猴子都系上武装带,别着王八盒子,就是手雷有点沉,大多数猴子都没往身上挂。

    马封侯还真担心哪只猴子手欠,摔个手雷听响。于是连忙将它们都叫到跟前,手雷统统没收,至于王八盒子,反正里面也没子弹,先挂着玩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两只猴子不知道因为抢什么东西生了争执,结果其中一个气性比较大的,就抱起手雷啪得一下摔在地上。

    看到另外一只猴子还用脚踢着手雷在地上骨碌着玩,马封侯惊得猴毛都竖起来: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连忙窜过去抓起手雷,远远扔了出去。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就跟打了个闷雷似的,震得猴子们东倒西歪,眼睛直画圈。

    山洞拢音,手雷的爆炸声还真不是它们能抗住的,一个个差点吓傻,只剩下趴在地上捂耳朵的份儿。

    马封侯也没好哪去,耳朵里就剩下嗡嗡声,别的啥也听不见,好一阵才过劲。恨得他挨个踹猴子们撅起的红屁股:看你们以后还敢枪东西!

    陈二狗也掏了半天耳朵,等到硝烟散尽,这才心有余悸地凑到爆炸现场看了看,便跑过来跟猴师父汇报:威力还大,石壁上愣是被炸出一个好几米深的大洞!

    不能吧,炸弹估计都没那么大劲儿马封侯过去一瞧,原来是把一个暗藏的石门给炸开了,里面还有一处相对狭小的独立空间。

    看到里面摆放着几个大小不一的箱子,马封侯不由得眼前一亮:没准这里才是真正的藏宝洞!

    陈二狗也似乎意识到什么,打着手电筒窜进去,无比激动地打开一个木箱,里面是码的是整整齐齐的盒子,上面还有几行鬼画符的文字,反正陈二狗是不认识。刚要打开盒子里瞧瞧有什么宝贝,可是陈二狗哪有猴子们手快啊,没等他下手呢,就被赤尻抢先,抱出一个盒子鼓捣两下就打开。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盒子里面是一下子白花花的粉末,赤尻还以为是好吃的呢,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折腾到现在,猴子们还真饿了。又冲上来几个你争我夺的,最后咔嚓一下,盒子掉在地上,粉末也撒了一地。

    这个乱吃东西的毛病得改啊,也不怕吃坏肚子马封侯连忙吱吱几声,这帮猴子算是没治了,刚挨完训,一掉屁股就又现出原形。

    呸呸呸猴子们又开始往外吐嘴里的东西,显然这东西不合胃口。

    这回轮到陈二狗幸灾乐祸了:“手快是吧,一会你们就猴拉稀坏肠子!”

    打开几个盒子,里面都是这种白色粉末,陈二狗又不免有些失望:“猴师父,这小rb藏得是什么鬼东西,我还以为是宝贝呢!”

    马封侯也有点蒙圈,仔细研究一下盒子上面的那些文字,连蒙带猜得得出结论:好像装的是骨灰吧?

    再瞧瞧刚才吃了骨灰的赤尻它们,马封侯心里开始为它们默哀:就当是补钙了。

    不过这也真够丧气的,还以为这么隐秘的地方,肯定有宝贝呢。

    剩下的那些箱子,马封侯也懒得一个一个打开,朝陈二狗招招手,重新来到外面的大山洞,骨灰盒有什么好瞧的。

    陈二狗还是比较知足的,翻出来一件黄色的呢子大衣披在身上:“猴师父,有这个今年冬天就不怕挨冻了要是再有把战刀就更好啦”

    马封侯这会儿的心态也扭转过来:得之我命,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有什么好失望的。好像,没只猴子个不锈钢的饭盒也不错,当当当一敲就开饭了。

    于是把猴子们都召集过来,准备先上去弄点吃的,顺便把饭盒啥的先运上去。不过在此之前,很有必要对猴子们进行一下检查,谁知道这帮手脚不大干净的家伙,会不会再私藏手雷啥的?

    事实证明,这个举措很有必要,猴子们的武装带统统都被卸下。还有瘌痢头,你小爪子背到身后是咋回事,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不是。

    马封侯过去从瘌痢头的爪子里抽出一把王八盒子,私藏枪支,你想造反啊!

    瘌痢头鼓着嘴不吭声,小眼珠来回乱转,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看到大王怒,赤尻可不是好脾气的,窜到瘌痢头身前,扬起巴掌就要扇它耳光,在赤尻还是前任猴王的时候,这事没少干。

    余威犹在,瘌痢头可吓坏了,连连讨饶,还伸出小爪子伸进嘴里,从颊囊里面掏出一样东西,点头哈腰地递到赤尻眼前。

    瞧得马封侯一愣一愣的:还没见过这么藏东西的呢那是什么,好像是袁大头!

    陈二狗显然也现了,一把将那枚银元抢过来,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银元的边缘,放在嘴边使劲吹了一下,然后又放在耳边听了听:“猴师父,是真的袁大头!”

    废话,存放在这好几十年,能是假的才怪呢马封侯瞪了一眼这个没出息的,一枚袁大头就差点把你美出鼻涕泡,太给猴师父丢脸啦。

    于是来到瘌痢头跟前,小爪子比划几下,他更关心的是,瘌痢头从哪得到的这枚银元。

    跟瘌痢头重新回到刚才的小洞,瞧着这家伙龇牙咧嘴地掀开一个箱盖,手电筒的光柱照上去,白花花的直晃眼睛,箱子里面,满满都是银灿灿的袁大头!

    吧嗒,陈二狗手上的电筒掉在地上,他都看傻了!

    也别怪二狗,就连见惯了大钱的马封侯,现在也有点精神恍惚,如在梦中。黄白之物,最动人心。

    “财啦,财啦!”陈二狗扑到箱子上,捧着银元,哗啦哗啦洒着,这声音是如此美妙,令他欲罢不能。

    出息马封侯则恢复镇定,又把其它的箱子逐一打开,除了边上那一排大箱子放置的是骨灰之外,里边这五、六口小箱子,里面才是真正的宝贝。

    开箱子的过程,就成了陈二狗的梦幻之旅,他就像丢了魂似的,只剩下嘴里的大呼小叫:“财啦,都是金条,金条啊,老值钱啦!”

    “财啦,都是金银饰,金银饰啊,老值钱啦!”

    “财啦,这些都是古董吧,古董啊,现在老值钱啦!”

    “财啦,这些都是石头,石头啊,老猴师父,石头好像不值钱吧?”

    看到这货终于不再神经,马封侯嗤了一声:不识货,这是翡翠原石好不好。搞不好这些箱子里边,最有价值的就是这几块石头呢。

    可惜啊,箱子都太小,银元就不说了,值不了几个钱,金条也就是百十根的样子,还都是那种所谓的“小黄鱼”,一两一根的,一根3o克左右,价值有限;古董十件八件的,还不知道档次如何。粗略估计,总价值也就几百万,或许对普通人来说,算是一笔天降横财,但是对马封侯来说,基本相当于以前每月的零花钱,更不要说这些财宝跟她老妈掌握的财富相比,更是九牛一毛。

    可能,大批的宝藏都已经被转移,只剩下这么点零头,聊胜于无吧。

    “猴师父,我们赶紧把这些东西搬出去,都换成钱,咱们也上大城市去买房子,买小轿车,尝尝当城里人的滋味!”陈二狗还没有从惊喜中彻底清醒过来,嘴里大呼小叫的。他的价值观,跟马封侯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啪,屁股被马封侯给狠狠拍了一巴掌,火烧火燎的真疼啊:臭小子,刚有俩钱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是吧,你说的那种城里人的生活,吸引力就真的那么大?

    这一巴掌也算彻底把陈二狗给拍醒,低头瞧着气呼呼的猴师父,这货憋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师,师父,你,你你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