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三十六章 猪拱菌
    一大早,马封侯就领队赶奔上次在悬崖现的藏宝洞。  到那一瞧,哎呦,绳子还在那拴着呢。原来是上次图省事,没收绳子。

    等到了那个藏宝贝的小洞里一瞧,终于有了现:一箱子银元、几件古董、几块翡翠原石都在,唯独那一小箱子小黄鱼,竟然不翼而飞。

    “老疤子,你把金条都藏哪啦,好哇,还专门挑值钱的拿,你这是要上天啊!”陈二狗的怒吼声在山洞里回响。

    这会的老疤子也蔫吧了,跟个受气包似的耷拉着猴头。它心里有苦说不出啊:前几天没事的时候倒是领着瘌痢头回来过一趟,可是就拿了几个银元玩,真没拿那个什么小黄鱼,又不是能吃的真鱼,还死沉死沉的,不能吃不能玩,傻瓜才要呢?

    马封侯对猴群还是比较了解的,这帮家伙可没有人类的价值观,所以金条不可能是它们拿出去玩的。至于陈二狗,这个大弟子虽然憨头憨脑,但是忠诚度还是没问题的。再说天天都在青云观里厮混,也没那个作案时间。

    看样子,这个山洞有外人来过,而且人数有限,所以才会剩下一部分,否则就直接一窝端了。

    百十根金条,马封侯还没怎么放在心上。小黄鱼3o克左右一条,一百根也就六斤多的样子,换成钱也就百八十万的,这点钱还不值得曾经的马大少着急上火。关键是有人偷偷摸摸在山里搞事,这是马封侯必须弄清楚的。

    思来想去,如此隐秘的地方,一般人肯定现不了。否则的话,这个山洞也不能留存到现在。

    把山洞仔仔细细搜查一遍,也没啥现。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空手回去,剩下的那些宝贝,放在这里已经不再安全,还是带回青云观收藏比较好。

    往悬崖上倒腾东西的时候,陈二狗猛的一拍大腿:“想起来啦,猴师父,上次那个老鼠强,就被我扔到悬崖下边的,会不会是那个老小子没死啊?”

    就是他啦!马封侯眨眨眼睛,然后点点头。这处悬崖的崖壁上长着不少草木,上回老疤子掉下来都没摔死,那么老鼠强也存在这种可能。

    看来山洞的秘密是守不住喽,山洞里武器弹药还挺多,简直就是定时炸弹马封侯拍拍陈二狗的肚皮:“赖狗,下山,找你爷爷,报告政府。”

    他现在说话还是不大利索,不过基本的表情达意是没问题的。当然了,这事仅限陈二狗和小七知道。

    “是,师父嘛?都交给上,这么多好东西呢!”在陈二狗眼里,那些枪支弹药可都是宝贝,就算是有钱也淘弄不来的。

    你小子真准备拉出一群猴子打游击啊,还舞枪弄炮的?现在是和平社会好不好,展经济才是硬道理马封侯猴眼一瞪,陈二狗不敢再吭声。不过这货还是弄上去几支三八大盖和不少子弹,也不知道藏哪了,反正只要不弄到青云观就好。

    陈二狗当天下山,第二天中午,就带回来一大堆人,里面甚至还有县电视台的记者,脖子上挂着照相机,手里还拎着摄像机。

    很快,一条惊人的消息就见诸各种媒体:中原猴子山惊现日军物资库,侵华罪行铁证如山。

    当今是信息社会,所以这条消息很快就传遍各地。各种各样的后续报道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着实吸引了人们一段时间眼球。

    陈二狗也趁机火了一把,他也在马封侯的授意下,开通了围脖,几天时间,粉丝过万,被网友亲切地称为“狗哥”。

    都说狗哥鼻子最灵,连小rb隐藏的秘密基地都能找到。还有其他各种五花八门的留言,差点就把陈二狗推上民族英雄的神坛。

    至于宁静的青云观,这段时间也越来越热闹,人流不断,甚至还出现了大鼻子老外的身影,说是世界反法西斯同盟什么组织的官员,不少人陪着,前呼后拥的。最后连小鬼子的人都出现了,主要是因为那些骨灰盒。各方人等怀揣各种心思,齐聚小小的青云观,搞得马封侯不胜其烦,干脆领着猴子们开溜,泡温泉去了。

    顺便也给那帮警察留点机会,也好把青云观里里外外都清查一遍。从那些人的眼神之中,马封侯都能读出来:人家肯定以为藏私了呢。

    事实也确实如此,没看见那些猴子都穿着当年的军装,开饭的时候都拿着不锈钢饭盒呢。好在这些东西都不值钱,而且还都在猴子身上或者手里,也就没必要追缴。至于有没有其它物品,警察当然表示怀疑。只不过马封侯他们再笨,也不能把东西放在青云观啊,警察注定是白忙活一场了。

    进入温泉谷,马封侯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这里跟外面的寒冬相比,简直温暖如春。猴子们更是不客气,噼里噗通跳进温泉里面就泡上了,谁说动物不知道享受啊?

    马封侯泡了一会之后,便叫上小七,往温泉谷里边溜达,从地形来看,里面应该还挺宽敞呢。

    事实也证明了马封侯的猜测,越往里走,越是幽深,而且温泉还不止一处,甚至马封侯还看到咕嘟咕嘟直往外冒泡的泉眼。

    他们最初进来的地方,应该就是谷口,所以显得比较狭窄。等到了里面,豁然开朗,叫马封侯有一种误入桃源的错觉。

    好去处,果然是好去处!要不是舍不得青云观的家当,马封侯都想搬到这里居住了。

    不过,等来年在这里建个小别墅也不错,冬天可以搬过来小住马封侯心里正打着如意算盘呢,就听身边的小七惊叫一声:“野猪!”

    没法子,这两年山里的野猪大有泛滥成灾的趋势,走到哪都能看到这帮大耳贼。

    马封侯举目望去,透过杂树林,可以看到一只野猪正在林间拱食。听到小七的叫声,那头大野猪的小眼睛也正向这边望来。

    随即响起嗷的一声惨叫,大野猪便狂奔而去,那模样,就跟见鬼了似的。马封侯抓抓脑袋后边的猴毛:看来西游记还是没错的,二师兄就合该被大师兄欺负,这种关系都写进遗传基因里了。

    “猴哥,是上次被你给弄晕的那头野猪啊,我认得它的耳朵,上边有个豁口呢。”小七的眼睛真好使,而且对动物还有特殊的记忆本领。这点就比马封侯强多了,他的那群猴子兵,现在还认不全呢。

    要是那家伙就能对上号了,估计是上一次被马封侯稀里糊涂挫败,这夯货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比较大,所以吓得直接跑路,你就不准备报夺子之恨了吗?

    马封侯继续在林子里溜达,这片杂树林想必有些年头,树干都比较粗,地上也堆满厚厚的落叶。那只野猪更会找地方,知道这里食物充裕,所以大老远跑来打食了。

    “猴哥,你看看这是什么,刚才大野猪拱出来的,还没等吃呢就被你给吓跑了”小七在野猪拱出的土坑里用手扒拉几下,便捧出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个头比成年人的拳头还大,疙疙瘩瘩的,表面还沾着泥土。

    瞧着有点眼熟马封侯接过来,感觉沉甸甸的,不用把鼻子凑上去,就嗅到一股十分古怪的味道,说香不是香气,说腥又不是腥味。

    “松露。”马封侯恍然大悟:这股味道,不就是欧洲那边的人最为喜爱和追捧的松露的味道吗!

    小七眨眨大眼睛:“猴哥,松露这个名字很好听呢,就是味道有点怪怪的,能吃吗?”

    何止是怪怪的,欧洲人曾经用尽各种气味来形容松露,什么麝香了,好几年没洗的床单了,甚至是啦等等,最后也无法形容出松露这种独特的气息。反正马封侯是不大喜欢,尝过一次就不敢再碰。

    但是架不住老外追捧啊,至于能不能吃这个问题,当然能吃了,只是现在一般人都吃不起喽。

    可以说,松露是世界上最为昂贵的食材之一。尤其是法国产的黑松露和意大利产的白松露,分别被称为“黑黄金”和“白钻石”,价比黄金,都是能在拍卖会上上拍的。

    其实也不仅仅是这两个国家产松露,只不过这两处松露产地的品质最高。就比如说在我国的ynsc等省份,也出产松露,还有个乡土气息非常浓郁的名字“猪拱菌”。

    松露这个名字一听就是高大上,还富于艺术气息,不知道甩出猪拱菌这个名字多少道街,但是猪拱菌说的也绝对是这东西。因为松露散出来的气味,对母猪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类似于情公猪散出的荷尔蒙的气息,所以母猪闻到这个,就会疯狂的把松露拱出吃掉,猪拱菌也因此得名。可是,荷尔蒙真的有味道吗?

    或许欧洲人迷恋松露的味道,也正是因为松露饱含着“性”的气息吧?

    据说在最初挖掘采集松露的时候,都要牵着母猪的,即便是上面隔着几十厘米的土壤,母猪依然能够准确地嗅到埋藏在地下的松露。

    只是猪类太过贪吃,要是下手晚了,松露就进了猪嘴,所以后来又训练用母狗来寻找松露,效果也不错。

    虽然马封侯对松露的兴趣不大,但是架不住这玩意值钱啊。尤其是温泉谷这里,环境气候得天独厚,孕育出来的松露,品级怎么能差?

    又一条生财之路,在小猴子眼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