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四十一章 ***
    在青云观里,陈二狗坐立不安,比那些猴子还性急呢。人家猴子都懒洋洋地晒太阳,悠悠然地拿虱子,再次验证了“算来名利不如闲”这句名言。

    眼瞅着过了中午,黄毛和红毛肚子咕咕叫,在跟狗哥请示了一下之后,这哥俩就开始动手做饭。

    原本带来的鸡要宰了吃肉,不过马封侯走的时候,看到这几只鸡有公有母,就准备养着,下令不许宰杀。

    红毛黄毛还以为是担心杀鸡给猴看,吓坏小猴子呢,好在青云观里有一些腊肉,炒两盘也是不错的吃食。至于那几头小野猪,他们是万万不敢再打烤乳猪的主意了。

    这两位的手艺你就别挑,能把饭菜弄熟就不错了。等到了下午两点多,黄毛就又过来请示:“二狗哥,该叫老外吃饭了吧?”

    陈二狗正自焦躁,没好气地挥挥手,叫黄毛自己看着安排。不大一会,黄毛没回来,就看到跟着老外的那个女人先跑回来,衣衫凌乱,嘴里大呼小叫:“救人啊,快去救马丁先生!”

    “我说什么来着,林子里有危险,是遇到豹子还是遇到野猪了?”陈二狗直奔大殿,抱下神像的脑袋,从里面拽出一枝三八大盖,原来这里面还藏着枪呢。

    太猛啦——红毛无比崇拜地望着狗哥,简直是他的偶像啊。

    那女人连连摇手,满脸惶急:“不是不是遇到猛兽,是我和马丁先生亲热的时候,他突然病的——”

    到了这时候,也不能在乎什么羞耻二字,那个马丁真要是翘了,她干系重大,搞不好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陈二狗不明觉厉,红毛倒是见识不凡,嘿嘿贱笑两声:“这么说肯定是得了马上风,马上风,马下风,风风追命,完喽完喽,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活。这大冬天的,小风儿嗖嗖吹,你们在外面胡搞,不出事才怪!”

    听他这么一说,那女人眼泪都下来了。

    “还不先去救人!”陈二狗的本质不坏,踹了红毛一脚。二人在女人的带领下,跑出青云观。

    当然少不了那些喜欢看热闹的猴子,在后边连窜带蹦,扶老携幼,一窝蜂地跟着去了。

    半路上,黄毛也加入大部队,一口气跑出去二三里,看到大树四五棵,猴子六七个,地上躺着马丁哥。

    他的风衣铺在地上,整个人躺在上边一动不动,裤子褪到膝盖,露出毛乎乎的大腿。

    赤尻小爪子快,第一个窜过去,小爪子在马丁那话儿扒拉一圈,谁叫那玩意最显现了呢:叫你管不住小鸟,这下惨了吧。你以为是偶二大王呢,随时随地都能玩耍?

    马丁依旧直挺挺躺着,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有几只没眼色的猴子,以为又到了瓜分战利品的时刻,上去就要哄抢,被陈二狗给喝退。

    不过这种情况谁都没遇见过,一点经验都没有,束手无策啊。红毛上去用手探探马丁的鼻息:“都没气儿啦!”

    黄毛也伸手摸摸马丁的脉搏:“心跳好像也没了!”随后,又借着身子的遮挡,悄无声息地将马丁手腕上的金表给摘下来,装进自个兜里。

    一时间,林子里只剩下女人的啜泣声——

    哗啦哗啦,林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小七和马封侯的身影出现,后面还跟着摇头摆尾的野猪。猴子们顿时吱哇乱叫着涌上去,朝见大王,还有名誉大王小七。

    出事了——马封侯一瞧都在这边围着,也顾不得搭理猴群,一溜烟跑过来,瞥见地上躺着的马丁,基本就明白个大概。不过他对医术一窍不通,此时此刻,无比怀念起老道士来。

    马封侯也想不到出现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本来还想跟马丁好好谈谈生意呢。人家毕竟是扑奔青云观来的,虽然没有主要责任,毕竟沾点边,马封侯也不想出现什么意外。

    这时候,黄毛忽然插话:“我以前听奶奶讲过,古代妇女出阁,头上的簪子并不仅仅是装饰的作用,关键时刻,如果男子得了马上风,还可以用簪子扎尾巴根子,就能救醒,要不咱们试试?”

    死马当活马医吧!马封侯回忆了一下拳谱中记载的人体穴位图,黄毛所说的尾巴根子,应该就是尾椎骨的末端,这里最主要的穴道,应该就是督脉端的尾闾穴。至于老外什么的,穴道应该都一样吧?

    于是叫黄毛红毛掰开马丁的两腿,找到位于尾骨和中间的尾闾穴。好嘛,马丁没有意识,竟然大便失禁,臭烘烘脏兮兮的一大片,实在惨不忍睹。

    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也找不到银簪子什么的,马封侯只好找了根硬树枝,前端稍稍削尖,然后递给陈二狗:你捅。

    陈二狗直皱眉,实在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正好瞥见赤尻蹲在他身边瞧热闹呢,于是就把木棍塞进猴爪子里。

    赤尻才是好同志呢,不怕脏不怕累,抓住细棍使劲一捅,直接捅进去一寸多深。刚才还一动不动的马丁都身子一挺,不过随后又没了反应。

    谁叫你给老外来着——马封侯一捂眼,不过马丁有反应就好,证明还有救,只是刺激的强度还不够。可是要他下手,又实在下不去,只好握着赤尻的小爪子,在马丁的尾闾穴那指指戳戳的。

    赤尻的领悟力还是不错的,点点小脑瓜,瞅准位置,一棍子戳下去。只听噗的一声,那里的皮肉本来就细嫩,直接给戳破皮。

    啊——马丁嘴里一声惨叫,双眼猛的睁开,竟然醒了。

    醒是醒了,意识还有点模糊,嘴里嘟嘟囔囔着法语,谁也听不懂他说些什么。

    赤尻还捅上瘾了呢,比比划划的,小棍子还要往上戳。被马封侯夺下手里的木棍,远远扔开,搅屎棍还拿着玩,脏不脏啊?

    “生了什么?”马丁看样子是彻底清醒了,有气无力地用汉语问了一句。

    “你得了马上风,刚才差点去见上帝知道不!”黄毛还不忘跟老外幽一默,这小子的嘴皮子有点欠。

    马丁显然也回想起来,这时候,那位女士也凑上去哭泣,马丁也颇有劫后余生之感。

    “咱们先把裤子提上好不好?”陈二狗嘟囔一声。

    这里也没水,只能回到青云观再冲洗。于是,黄毛和红毛架着马丁,这一路把哥俩给熏的,干呕了好几回。

    好不容易挨到青云观,在外边把马丁的衣裤都脱了,由那个女人帮他擦洗身体。翻动衣裤的时候,从兜里掉出来一个小药瓶,被手快的一撮毛给抓过来,哗啦哗啦摇得直响。

    摇晃几下扭开瓶盖,里面是蓝色的小药片。猴子嘴馋,一撮毛捏起来就往嘴里塞,还以为是糖块呢。

    结果被马封侯劈手夺下:作死是不是,这鼎鼎大名的小蓝片你都敢吃?

    这东西马封侯可认识,以前甚至还用过两次,学名万艾可,俗称伟哥,现在想来,真是害人不浅啊。

    等把马丁清洗干净,这货已经冻得瑟瑟抖,再加上精神萎靡,一场大病显然是无可避免。不过能捡条命回来,也要多谢赤尻喽。

    在厢房里捂上棉被之后,马丁听女人学了一下整个经过,当场表示,回去之后,给救命恩人买几箱大苹果。

    小抠——马封侯对此不屑一顾。倒是黄毛讪讪地掏出金表交还给马丁,说是在地上捡起来的,现在物归原主。

    马丁也不计较这些小事,反倒躺在女友怀里,问起挖松露的事。

    见他精神尚可,马封侯也就把带回来的两颗松露拿给他看,马丁对松露的重量和香气都十分满意,像这种重量过一公斤的松露,绝对都能上拍的。

    马丁先生还表示,这次多亏大家帮忙,所以在价格上给予了很大的优惠,给出了一公斤一千人民币的高价。

    一千!陈二狗这个财迷情不自禁地蹦跶起来,就连红毛黄毛也直愣:这黑不溜秋的东西竟然这么值钱,是不是老外中了马上风,有点神志不清啊?

    你说的是欧元吗?只有马封侯无动于衷,要是普通的国产松露,一千块也凑合了,不过温泉谷出现的松露绝对可以媲美最顶级的法兰西黑松露,这个价格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什么救命之恩,在生意场上,只有利益至上。马封侯算是看透了马丁逐利的本质,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正常,尤其是符合欧美人的价值观,生意和交情是两码事。

    看到陈二狗现在肯定都忘了自己姓啥,马丁心中暗笑:看来这次的收获会很不错,这个国度有一句名言,好像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是不是?

    手舞足蹈的陈二狗高兴了半天,这才现猴师父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无动于衷,于是也消停了:“马丁先生,你这个价格我们不能接受,看在赤尻帮你治病的份儿上,是不是再高高手?”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现在,马丁先生那里还隐隐作痛呢。于是假意犹豫半天,这才摆出一副肉疼的模样:“那就15oo块人民币,这样我已经没有什么赚头了。”

    陈二狗一个劲朝猴师父挤眉弄眼:快答应,快答应啊,猴师父你要急死我啊?

    这时候,就听青云观外面传来嗷的一声怪叫,是大牙,不过叫声比平时嘹亮了不止十倍,震得耳朵直嗡嗡。

    谁能给大牙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嗖的一下,马封侯的身形从屋内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