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四十五章 火树银花不夜天
    年夜饭,历来是中国人最为看重的一顿饭,不管是贫还是富,都要费尽心思,拾掇出一桌丰盛的菜肴,然后,家人们团团围坐,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

    青云观也不例外,随着午夜的临近,年夜饭已经上桌,满桌子都是山珍——在山上,也没有别的啊。这里面还有扁毛的一份功劳,桌上的炖山鸡和熏野兔,都是它提供的。

    就坐的,有马封侯,小七,陈二狗,除此之外,有资格上桌的就是赤尻、老疤子和一撮毛了,也算是代表了猴群老、壮、幼三代。

    除了马封侯坐在为他特制的加高凳子上之外,其它三只猴子都站在凳子上,眼睛盯着桌上的盘盘碗碗,嘴角直淌哈喇子。

    至于其它的猴子,虽然没资格上桌,但是小七早就给它们分了吃食,都是特意给猴子预备的,比较清淡。除此之外,每只猴子的饭盒里边,还装了两只水灵灵的饺子。为了这顿饭,足足忙活了一天呢。

    “猴师父,吃完饭,我还要回家祭祖呢。”陈二狗主要还是馋了,可是猴师父不话,没谁干动筷啊。

    马封侯也收回飘到远方的思绪,点点小脑瓜,然后筷子和猴爪齐飞,饭桌上立刻喧闹起来。

    “猴哥,新年大吉大利。”小七给猴哥夹了个鸡腿。

    “猴师父,年年有余。”陈二狗也连忙效仿,给猴师父夹了一条小炸鱼,这是从温泉那边捞上来的,那边没有大鱼,最大的也就一扎长,只能炸着吃,不过味道却是十分鲜美。

    吱,老疤子呲呲牙,用小爪子抓起熏兔头,放进马封侯碗里,看来这家伙知道,谁才是能给猴群带来保暖的头儿。

    一撮毛也有样学样,伸手向那盘炒山蘑抓去,有句老话怎么说的了:炒你是蘑菇,不炒你就是狗尿苔,大王师父,偶们都很拥戴你呦。

    可是炒蘑菇是热菜,汤汤水水的挺烫,烫得一撮毛直抖落小爪子,不过还是把蘑菇扔进马封侯的碗里,顺便还把几滴菜汤甩到大王师父的脸上。

    至于赤尻,历来是忠心耿耿,抓起一大块鸡肉放进马封侯的碗里,嗯,是一块鸡屁股。

    很快,马封侯的碗里就上尖了,他的心里也满满的都是感动:无论是哪一个,都蕴含着浓浓的情义,他,已经不再是只顾享乐的公子哥,他,如今已经拥有越来越多的牵挂,变成猴子之后,他才明悟了什么是男人的担当。嗯,这个鸡屁股,就赏给二当家你啦——

    有滋有味的年夜饭正在进行中,外面偶尔还会想起一两声鞭炮——在青云观门口,陈二狗挂了两盏纸灯笼,有灯笼照亮,猴子们玩得更开心。

    吱吱吱,几只猴子闯进厢房。起初,还以为它们是馋得忍不住了呢,不过马封侯很快就觉察到猴脸上的惊慌,于是连忙撂下筷子出门查看,只见黑夜之中,青云观前面不远处熊熊燃烧的一团火焰格外醒目。

    放焰火?不对,着火啦——马封侯很快就反应过来,因为在院子里,还有几只猴子手里拿着柴火棍。是真正的柴火棍,棍子前端都闪着红头。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猴子放鞭炮的时候,拿着烧火棍乱戳,引山火。

    小孩子不能玩火啊,更何况是更不老实的小猴子——马封侯心里狠狠地自责了一下,他的生活经验,还是太少。这大冬天的,林子里天干物燥,有了星星之火,很快就会变成燎原之势。

    而一场山火,对于林子里面的生灵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更何况,马封侯已经把这个山头当成他的私有财产,万万不能被山火肆虐!

    “唉呀妈呀,着火啦,着火啦——”陈二狗都麻爪了,就剩下在那瞎嚷嚷,然后他就看到猴师父和小七冲出青云观,他也就紧追上去。

    到了外面看得更加清晰,起火的地点是距离青云观几十米外的树林,那是一片松林,地上满是松针落叶,松树又富含油脂,一旦被引燃,就变成一个级大火把,在夜空中点亮。

    猴子们的报警还算及时,此刻,火势初起,只点亮两三支火把。不过,火势也正在迅蔓延中。

    “救火!”马封侯真急了,向火场疾驰而去,跑出去几步,又掉头跑进青云观,很快又扛着大水桶跑出来。

    水桶都快比他高了,一桶水少说也三四十斤,马封侯却健步如飞;陈二狗这时候也清醒过来,把心爱的军大衣直接扔进水缸,吸饱水分之后,也冲向火场。

    这一招也提醒了小七,她也召集猴子们赶紧脱衣服蘸水,一起救火。虽然单独一只猴子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架不住数量多啊,也顶几个人用了。

    猴群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猛烈的大火,出于天生对火的畏惧,本想树倒猢狲散的,不过看到大王都冲上去救火,它们怎能落后?

    有几只猴子,像瘌痢头这样的胆小的,难免猥琐不前,结果被赤尻连叫带踹的,也都奔赴火场。

    哗——马封侯一桶水浇到火树上,火苗为之一暗,不过很快就又重新窜起,大有更加旺盛之势,马封侯这才知道什么叫做杯水车薪。

    “猴师父,我们守住周围的大树,不叫火势扩大!”陈二狗大声吆喝着,他好歹还是有一些山林灭火经验的。

    马封侯这才想明白,烧毁几棵树无关紧要,关键是不能叫火势继续扩散。于是,也把自己的道袍沾上水,嗖嗖嗖爬到旁边一棵大树上,小爪子抖着的道袍,罩在刚刚被点燃的松枝上。

    迎面扑来的火焰,炙烤着马封侯的神经,身上的猴毛沾火就焦,出刺鼻的味道;但是在烈火中,这点味道根本就不足为道,烈火燃烧是冒出的滚滚浓烟,直接将马封侯笼罩,呛得他呼吸困难,双目难睁。

    如果换成以前的大少,肯定早就第一个逃命;但是现在的马封侯,却绝对不会退缩,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领悟到生命之坚守!

    吱吱——马封侯身边响起一声尖叫,只见赤尻也学着猴王的样子,小爪子抖落着小七给它修改的衣服。

    二当家,好样的!马封侯赞了一声,然后让赤尻暂时接替他的位置,自己则跳到树下,将道袍在陈二狗打来的水桶里重新沾湿,又继续爬到树上。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猴子开始上树,都抡着小褂子,十分起劲。

    陈二狗来来回回,专门负责打水。后来见猴子们上上下下的太麻烦,就又负责给它们的褂子蘸水,忙得脚不沾地,一个人恨不得劈成两半使。

    小七同样混迹在猴群之中,也爬到树上阻挡火势,火焰和浓烟舔在她稚嫩的小脸上,也全然不顾。

    这里是她的家,在小七心目中,家的概念无比珍贵和神圣,谁也不能破坏!

    都说人多力量大,猴子多了,力量也不小,火势硬生生被阻隔,只有最初被点燃的三棵大松树还在冒着火苗,不过火势已经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青烟袅袅。

    紧张的气氛也渐渐消散,马封侯从树上下来,指挥猴子们把火场周围的余火彻底浇灭。有的猴子嫌水供应不上,现哪儿冒烟,上去就是一泡尿,效果也不错,就是尿液遇热蒸,味道难闻了一些。

    等到彻底的火灭烟消之后,天光已经放亮,除夕之夜竟然就这样过去,不知道在日后的回忆之中,这算不算是一个最难忘的大年三十?

    折腾了半宿,所有参与灭火的部队都累坏了,都扎堆坐在一起。这时候才有时间彼此打量,然后,笑声伴着猴子们吱吱的欢叫声就响成一片。

    马封侯最惨,他冲得最猛,距离火源也最近,身上的毛都烧焦大半,往日里帅气的猴王,变成了秃毛猴。

    其它猴子也没好到哪去,身上的猴毛或多或少都有损失。最令猴子们痛心的是,心爱的小褂子都脏得跟黑抹布一样,上面还烧得大窟窿小眼子的。

    就连一撮毛往日里粉红似白的小脸,也熏得黑漆漆的;小七就更惨了,直接变成非洲儿童。

    “以后看见谁再玩火,就打腚锤子!”陈二狗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然后就变成大花脸,估计扮演包公的话,都不用化妆了。

    这一次救火,也令马封侯认识到了防火的重要性,也叽叽喳喳给猴群训话,坚决要杜绝此类事件的生。

    猴子们都被大王给训得耷拉脑袋,马封侯也就马上转换风向,开始对救火中表现异常勇敢的赤尻等猴进行表彰和奖励。直接来实惠的,放年前买回来的大苹果。

    其它猴子瞧着眼馋,马封侯瞧着它们一个个渴望的眼神以及被烤焦的猴毛和脏兮兮的小脸,不由得心中一软,索性每只猴子都有份儿。

    也难为这群猴子猴孙了,甭管能挥多大的作用,没当逃兵就都是好样的!

    说起逃兵,小七连忙清点了一下猴群的数量,怎么查都少一个。这可不得了,要是有猴子因公殉职可咋好呢?

    “瘌痢头呢?”小七很快就确定了失踪的对象。

    火场周围一通好找,也没有现瘌痢头的踪影。考虑到这货平时是个胆小鬼,所以马封侯又回青云观里踅摸一圈,还是不见踪影。

    定下心来仔细回忆一下昨晚救火的经过,要是真有猴子烈火烧身,那肯定得弄出挺大的动静,瘌痢头又不是铜头铁脑的孙大圣。所以马封侯估计,这货肯定是被吓得当了逃兵。

    一只反面的猴子当然不能否定猴群的功绩,所以在确定火势不会死灰复燃之后,马封侯就领着救火大军返回青云观,这些烈火中走出来的勇士,值得犒赏。

    “哎呀,我的压岁钱!”陈二狗忽然怪叫一声,在军大衣的兜里摸索一阵,掏出一堆零零碎碎的钞票,都被火烧得卷曲起来,不成样子,损失十分严重。对于财迷来说,这简直比割肉还难受,陈二狗蹲在地上,一个劲以手捶地。

    熊样——马封侯念在他昨晚表现突出的份上,直接又给了徒弟一个大红包,比昨天的还厚呢。

    陈二狗立刻来了精神,呵呵一阵傻笑:“昨晚没回去祭祖,正好就当给祖先烧点纸钱拜祭了。祖宗哎,这烧的可是真钱啊,一定要保佑我今年大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