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四十六章 枯木逢春
    临近中午的时候,陈家庄的老村长等几个人来到青云观。按照以往的惯例,大年初一都要上山拜神。

    到了门前一瞧,顿时都大惊失色,火场那边依旧一片狼藉,黑熏熏的,瞧着格外惹眼。

    越是老林子,越是害怕山火,当年dxal的一把大火,烧得那叫一个惨啊。这片山头属于陈家沟,平时专门有护林员溜达的,昨天过年,可能护林员也偷懒一回,所以并不知道猴子山差点变成秃毛山。

    进到观里,瞧着那些东倒西歪晒太阳的猴子,有些都累得直接坐在那睡着了。虽然都已经清洗一番,但是烧焦的猴毛什么的,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恢复的。

    等看到神猴,那模样就更惨了,脑袋上身上都光溜溜,全是一公分不到的小短毛;有些地方,甚至露出抹着药膏的皮肤。

    原来是马封侯嫌弃一身猴毛都烧得参差不齐,跟狗啃似的,索性直接叫小七给剪了一遍,就像宠物猫狗刚刚剪完毛似的。

    “这是起了山火?”老村长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陈二狗就绘声绘色讲起来,他率领猴群舍命救火等等,听得那几个村民一惊一乍的。

    “神猴就是神猴啊!”老村长望向马封侯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尊敬,就算是一般的人,碰到山火都得逃命,更别说一只猴子了,能主动率领猴群扑火,这才真正对得起神猴的称号。

    于是连忙带领村民去大殿烧香,在他们看来,这一切肯定都是神明假借神猴之手来扑灭山火的,神仙显灵了。

    就连磕头的时候,都比往年更加心诚,心诚则灵嘛。

    摆好了供果,老村长嘴里就开始祈祷“神仙保佑,保佑山林平安,陈家村泰平”

    正在虔心祷告呢,就感觉旁边有人用胳膊肘捅他,偏头一瞧,只见陈光脚正朝他努嘴呢,顺着对方的提示一瞧,老村长惊得差点从地上蹦起来上方的神像正朝他点头呢!

    “神仙真的显灵了!”老村长磕头如捣蒜,其他人也不敢怠慢,都怀着无比敬畏之心,一个劲磕头。

    更加诡异的是,神像的脖子后面又伸出一只毛乎乎的小爪子,似乎在向下面的凡人招手。

    不愧是陈家村最有学问的人,陈光脚连忙从供品里拿了一个苹果,颤巍巍地递上去。同时心里还惊叹不已:真神啦

    嗖一下,马封侯跳上供桌,转到神像后面,攀爬几下,就到了神像肩膀的位置。只见他伸手从神像脖子后面的窟窿里拽出一只毛猴,抡起巴掌扇在那猴子的屁股上,抽得啪啪直响,大殿里面,响起猴子吱吱的惨叫。

    正是遍寻不到的瘌痢头,想不到这货居然藏到神像里面去装神弄鬼,今天不把你屁股打红,我就不是猴王!

    最后还是小七过来给瘌痢头求情,马封侯这才暂且饶过这个胆小鬼,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先罚它倒一个月马桶再说。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对村民造成太大的影响,他们依旧对神明充满敬畏。所以当陈二狗提出,等春暖花开之后,青云观要进行修缮的时候,他们都满口答应,到时候一定来上山帮忙。

    等老村长下山的时候,陈二狗也跟着回去,毕竟过年了嘛,马封侯就给他放了半个月的假,叫他过了正月十五再回来。

    谁直到陈二狗在家住了两宿就跑回山上,说是在青云观住习惯了,回村没意思。气得老村长把他好一通臭骂:在山上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几个外人,上哪找媳妇去?娶不到媳妇,他老人家怎么能抱上重孙子?

    “爷爷,你别骂大哥好不好?”小孙子陈三狗还帮亲哥求情呢,至于他们的排行,则是陈二狗上面还有一个亲叔伯的哥哥。

    “难道指望你啊!”看着陈三狗那还只会撒尿的老村长只能一声长叹: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把二狗留在山上啊……

    陈二狗倒是一点没有觉得什么不好,在青云观每天都乐乐呵呵,不操心不生气;还能锻炼身体学拳;而且猴师父时不常的还有赏赐,赚得比在村里种地还多,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的日子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出了正月,山上积雪消融,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

    期间,老村长又上山几次,除了给青云观送些柴米油盐之外,就是站在那几棵被烧毁的松树前呆:经历过山火烧烤之后的老树,残存的那些枝条居然又泛出新芽。树干树枝依旧黑乎乎的,所以那些嫩嫩的绿芽是那么的晃眼。

    枯木逢春,这才是神仙真正显灵了呢老村长只能把这种神奇寄托到神明身上。他哪里知道,是马封侯担心这几棵树死掉,所以在树根下面都撒了一泡尿而已。

    不仅仅如此,随着春天的到来,青云观也忙碌起来,马封侯天天领着猴群,漫山遍野地栽树:只要有空地,就栽树。

    至于树苗嘛。一律进行扦插。也就是把其它树木的枝杈剪下来一些,然后埋进土坑里,再填土浇水。当然,这些都是明面上的。

    按理说,这么搞,成活率肯定难以保证。可是令人惊奇的是,栽一棵活一棵,而且长势良好。因为在暗地里每棵新栽的小树,马封侯都要给它们施肥。

    唯一的问题就是,随着栽下的树苗越来越多,马封侯渐渐感觉有些吃力:他一天能撒几泡尿啊?

    不过这也难不倒猴王,在试验了几天之后,马封侯又找到新的方法。每天出去栽树的时候,都叫陈二狗挑着两桶水,这里面,就是经过稀释之后的猴尿了。

    因为浓度问题,效果当然没有最初那么明显,但是,保证这些树苗成活下来还是没问题的。

    在植树大军中,除了猴子们之外,充当主力的还有一位重量级选手,那就是野猪大牙。绝大部分树坑,都是这家伙拱出来的。否则的话,以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猴子,挖树坑这样的体力活就有点太难为猴了。

    植树行动,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也是以后每年春季的例行公事。马封侯的原则是:杂树林里,尽量栽果树;松林里面,则尽量种植松树,这样才会形成规模。

    至于青云观周围的空地,也是以果树为主。主要是吃起来方便啊。

    植树大军唯一没有涉足的地方,就是温泉谷了,马封侯担心破坏这里原有的平衡,毕竟,他也是门外汉,万一弄巧成拙就麻烦了。

    这天下午,植树大军完成了一天的劳作,排着松松散散的队伍往回溜达。猴子们显然都累得够呛,一个个都蔫头耷脑,老实多了。只有大牙依旧精神抖擞,不时在地上拱两下,拱出几棵刚刚放叶的野菜,有滋有味地嚼着。

    “咱们也挖几棵婆婆丁回去,春天好火,吃这个正好。”陈二狗抽出砍山刀,抢到大牙前面,开始挖野菜。

    小七一见,也振奋精神,跟陈二狗开始合作,山林里,不时响起小丫头欢快的声音。:“这有一棵大婆婆丁这呢这呢,好肥的荠荠菜”

    至于马封侯就傻眼了,他是一样山野菜也不认识。还好,猴哥爱学习,于是也跟在小七身边观察,终于,他也现了人生中猴生中第一株山野菜,一棵肥大的婆婆丁。

    “婆婆丁,开黄花,花儿落了把伞打”小七蹦蹦跳跳的,嘴里还哼唱起儿歌。

    此刻的山林,刚刚解除寒冬的封锁,草木都焕出空前旺盛的生命力,努力地芽长叶,处处都是生机勃勃。行走在林子里,似乎都能感觉到,无比清新的空气,裹着浓浓的生命力,从你身上每一个毛孔钻进去……

    马封侯的这种感觉最是明显,在植树的这段时间,体内循转的气流,都壮大了一丝。

    等回到青云观,陈二狗的两个水桶差点都满了,一桶是婆婆丁,一桶是荠荠菜。现在刚开春,许多山野菜还没芽呢,再等上一个月,什么蕨菜薇菜之类,漫山遍野都是,那才带劲呢。

    “猴师父,有人来了。”陈二狗看到庙外的桃树上靠着两辆山地自行车,还以为是黄毛和红毛上山溜达呢。

    虽然上一季的松露已经采收完毕,但是这俩小子还是隔三差五来一趟。陈二狗估计,他们也没少在马丁身上赚钱,不想断了这条财路。当然喽,赚得最多的还是猴师父,陈二狗上些日子去银行划了一下卡,上面的数字已经突破二十万。结果因为愣的时间有点长,银行卡被吞了。

    进了青云观一瞧,居然不是红毛和黄毛,而是另外两位老朋友。陈二狗大大咧咧地招招手:“小石头,小美人,你们啥时候来的?”

    其实算起来,那两位年龄都比他大,不过陈二狗有猴师父撑腰,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所以未免有些托大。

    小七也过去叫了两声哥哥,当然,最高兴的还是马封侯:好兄弟,咱们又见面喽

    刚要过去握手,就见厢房里面又出来两个人,前边那个挺着个大肚子,穿着一身孕妇服,看模样,依稀是林婉儿。

    肚子都这么大了马封侯的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