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四十七章 白发无情人易老
    再次和林婉儿相遇,马封侯的震撼要远远过上一次。此刻的林婉儿素面朝天,脸上还稍稍有些浮肿,挺着鼓鼓的肚子,身材也明显走形,和当初跟马封侯欢愉的那个可人儿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但是,此时的她,却闪烁着女性最伟大的光芒——那是母性的光辉!

    她一只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目光沉静地望着眼前的小猴子,还轻轻地点点头。

    马封侯的心,便瞬间融化在她温柔的目光中:她怀孕了,她竟然怀孕了,不知道是不是——

    “猴道长,我们又来叨扰了。”站在林婉儿身后的何莫愁稍稍有些纳闷: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只小猴子的时候,是很知晓礼仪的,当时还跪着给她磕头来着,颇有些通灵的感觉,怎么这一次却像傻了一般?

    看到用手扶着林婉儿的老妈,马封侯的猜测终于得到证实,他抱住脑袋,小爪子使劲抓着头顶的猴毛,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呐喊:我有孩子啦,我有孩子啦——

    唧——马封侯嘴里出一声尖啸,他手舞足蹈,状若疯癫,吱吱怪叫着冲出青云观,在山林间纵情地奔跑跳跃,大呼小叫,不知道惊动了多少鸟兽。

    大王疯了——猴群也出现一阵骚动。

    “猴师父好像受了什么刺激?”陈二狗也抓抓后脑勺,他就想不明白了,眼前这几个人,跟猴师父都有过一面之缘,好像不会刺激到猴师父的啊?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尤其是石梁和徐美人,本来满怀憧憬而来,想要在青云观把酒言欢,可是,这剧本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啊,小猴子怎么没了上一次的沉稳,跳脱的本性展现无遗。

    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语,不离禽兽——徐美人摸摸鼻子,在他的感觉中,这样的猴子或许才正常吧。

    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小七忽然呀了一声,指着林婉儿:“大姐姐,小七认识你呢——”

    在小七的记忆中,那个美丽的帐篷,以及晨光下奔跑的身影,永远也挥之不去。或许对林婉儿也是如此,因为那是她逝去的青春。

    林婉儿也似乎回忆起什么,脸上微微泛出两抹红晕,她走到小七跟前:“你是小七吧,这是姐姐给你带来的礼物。”

    临来的时候,这一伙人还是做了些功课的,知道青云观现在的状况,所以不仅仅是小七有礼物,就连猴群,都跟着沾光,得了不少好吃的。以至于这帮看人下菜碟的猴子都对林婉儿一行亲热不少,有端茶倒水的,还有拿果子的,一个比一个殷勤。

    何莫愁微笑点头:这才是经过高人点化的猴子应该有的样子嘛,那只疯的猴子,应该是比较另类吧?

    “谢谢你,小家伙,这个我最爱吃了。”林婉儿抱着一撮毛,轻轻抚摸着毛头上稀疏的软毛,目光满是慈爱。一撮毛嘴里噙着奶糖,小爪子轻轻拍打着林婉儿那高高隆起的小腹,似乎在和里面那个尚未见过天日的小家伙沟通着什么。

    就在刚才,一撮毛献出圆枣子果脯,这个东西,酸酸甜甜的,很对林婉儿的胃口,在收到的青云观所送的年货中,也有这种水果,不过早都被她吃光了。

    本来,她已经怀了将近九个月的身孕,上山很是吃力,何莫愁是不主张来青云观的,免得生什么意外。

    可是不知道什么缘故,林婉儿在家里总感觉心里慌慌的,坐卧不宁。何莫愁征求了一下医生的意见,医生说,春暖花开的,多到野外走走更有利于调节孕妇的情绪和身体,所以,才有了这次青云观之行。

    看着眼前林婉儿抱着一撮毛这样暖心的一幕,脸上洋溢着久违的笑容,何莫愁也觉得不虚此行,医生毕竟还是比较专业的。

    原本医生还嘱咐过,要少接触猫啊狗啊这些带毛的动物,免得传染不必要的疾病。可是看着如此温馨的一幕,她又怎么能够忍心去阻拦呢?

    好吧,这里的猴子好像都很干净呢。

    其实啊,这些日子,猴群随着马封侯大搞植树造林运动,一个个都弄得脏兮兮的;倒是一撮毛这几只小猴崽子,不需要干活,小七还经常帮它们洗澡,倒是一点不脏。

    安顿好客人,小七又开始惦记猴哥来,她和马封侯相处的时间最长,当然也更加了解,在她的印象中,猴哥还是第一次这么兴奋。

    对,就是兴奋。陈二狗那二货以为猴师父要疯,小七却知道猴哥是因为兴奋所致。

    而且她还掌握着陈二狗所不知道的小秘密,毕竟,当初帐篷外面生的恩恩怨怨,小丫头也算是旁观者。

    所以小七猜想:猴哥泄一通之后,肯定就会回来。

    事实证明,小七对马封侯的了解还是很到位的,隔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马封侯就又从青云观的大门溜达回来。

    他显然已经恢复正常,背着小爪子进了青云观,先和石梁徐美人握握小手,搞得这哥俩一时还有点不大适应:猴子的性情还真是难以捉摸啊,说变就变,这一会的工夫,就又人模人样的了。

    然后,又进了厢房,规规矩矩地给何莫愁鞠躬,就连一起随行的夏小雪,他都朝着对方呲呲牙点点头。

    小雪知道眼前这只毛猴的厉害,不敢怠慢,也朝着小猴微微躬身。这还是她不知道马封侯在石梁身上动了手脚,否则的话,就算是肝脑涂地,也不过分,又有什么比终身的性福更重要呢?

    这才是那个乖巧懂礼的小猴子嘛——何莫愁显然心情大好,笑吟吟地把带来的大香蕉往马封侯的小爪子里面塞了一个。

    马封侯抓抓后脑勺,曾几何时,老妈这双手上不知道给他撒了多少零花钱,只怕是数以千万计,可是那些数字和眼前的香蕉相比,却再也没有丝毫的意义。

    十分小心地剥开香蕉皮,脉脉的香气散出来,白生生的果肉很是诱人。马封侯举着香蕉跳到桌子上,然后,把香蕉伸到老妈的嘴边。

    他还是第一次现,老妈的鬓角,白已经悄然而生。

    白无情,人生易老啊!

    换做是以前的他,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有别人为他服务,他却从来不知道关心别人。不知不觉间,两滴热泪,从他眼中滴落。

    “小猴儿,这是给你吃的,你吃你吃。瞧你这个小嘎豆子,舍不得给我吃也不至于流泪吧?”何莫愁伸手抚摸了几下小猴的脑瓜。却不知道,小猴低垂的脸上,早就泪珠连连。

    “吃饭啦——”小七清脆的声音响起,作为青云观的小女主人,小丫头很称职,晚饭预备得十分丰盛:凉拌荠荠菜,腊肉炒婆婆丁,都充满了山野气息。

    马封侯也收拾情怀,亲自给老妈等人盛饭。这些事情,以前都是陈二狗该干的。

    席间,何莫愁还夸奖了好几回,说是这些山野菜都是纯天然的,没有污染,叫林婉儿多吃点。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来到青云观之后,林婉儿内心的焦虑不安也都烟消云散,胃口大开,着实吃了不少野菜。唯一令她稍稍不安的是,那只小猴子,眼睛总盯着她,而且眼神还怪怪的。

    当晚,一行人在征得小七的同意之后,就在青云观住下来。毕竟上山下山地折腾,对林婉儿这个孕妇来说很是不便。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何莫愁不足为外人道也,她希望能够像上一次那样,在这座山野小道观里,再次得到儿子的音讯。说起来,马封侯上一次给老妈的留言,一直叫何莫愁念想,这也是她推辞了公司繁多的事物,出现在这里的主要缘故。

    青云观太小,这么多人还真是住不下,马封侯也不得不把自己原来的房间让出来,然后领着石头和徐美人住进大殿,跟猴子们凑合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天光微亮,年前黄毛他们送来的大公鸡刚刚打鸣,马封侯就领着陈二狗和小七,照例在庭院中练拳,闻鸡起舞。

    石梁也有清晨练功的习惯,不过今天他主要是充当看客。只见院中的小猴,忽如一叶鸿毛,忽然又凝立如山,猴影闪闪,一招一式,举手投足,更有浑然天成之势。

    要是老道士还在此,一定会狂,因为他练了一辈子的猴拳,只不过是皮毛。这种自然而然的境界,他是拍马也追不上喽。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石梁看到小猴子耍了一趟猴拳完毕,向着东方的朝阳一声长啸,恍惚间,一道白气从小猴口中喷出,长有三尺,如同匹练。随即,小猴的身躯便被金色的阳光所沐浴,望之竟有炫目之感。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练气?石梁的脑子有点晕,在他的认知中,习武之人,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他目前和绝大多数习武者一样,都是在打熬筋骨,至于什么练气,根本就摸门不着。想不到啊,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在一只小毛猴身上,竟然看到传说中的境界。

    只是由于境界所限,石梁也不敢确定。即便如此,也足以令他产生高山仰止之感,心中默默有了决断。

    这一幕,徐美人也同样看在眼中,在他的脑海中,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星空下,我吞吐日月精华,静候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