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四十九章 神龟虽寿
    何莫愁一行人也颇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青云观,要是依着石梁的意思,他根本就不想下山,在见识了小猴子的本事之后,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学艺。

    不过,一方面要护送何莫愁和林婉儿下山,另一方面,石梁觉得自己毕竟见识有限,最好能找个前辈高人前来验证一番。

    林婉儿也不大情愿下山,在青云观这两天,心里出奇的安然,她还没住够呢。

    没法子啊,预产期将近,山上条件简陋,何莫愁是绝对不会叫她过多停留的,只能以后多来走走了。

    抱着同样目的的还有何莫愁,再一次得到了宝贝儿子的信息,她已经把这座小小的青云观,当成了桥梁纽带,甚至是某种寄托。

    大家各怀心思,慢慢行走山间,夏小雪心思单纯,也最是欢快,叽叽喳喳,就像是林间欢快的小鸟。山涧旁,一树桃花忽然闪现,这丫头嘴里哇了一声,便拉着林婉儿去看桃花。

    桃花粉红满树开,就像是天上的一朵红霞落到人间。夏小雪手里轻轻提着桃花枝,令徐美人不由得摸摸鼻子:人面桃花相映红吗——

    林婉儿也望着树上的桃花呆:等结了桃子,想必青云观的那些猴子,一定会来这大快朵颐吧——猴子,我为什么总会想起那只猴子?

    悄然伸手,摸摸挂在脖子上的那个小葫芦,似乎有一股暖流静静地流入她的身体,林婉儿的脸上,笑容忽然如桃花般绽放。

    “这里这里,这里有石头,林姐姐正好我们休息一下。”夏小雪看到十几米外一堆残破的石头,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于是欢快地跑了过去。

    林婉儿也累了,便跟了上去。徐美人张口刚要阻拦,二女已经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将坐垫铺在上面,十分惬意地坐下休息,他也就没有出口阻拦。

    这堆石头,显然不是天然形成。像这样的荒山野岭,石碓搞不好就是以前修坟凿墓所用。而墓地阴气较重,并不适合林婉儿这样的孕妇。

    所以,徐美人就围着这堆石头仔细观察。很快他就听到夏小雪欢快的叫声:“石头哥哥你快看,这个石碑上还有字呢——还有下边驮着石碑的大乌龟,刻得跟真的一样呢!”

    就在二女身下所坐之处,是一个圆桌大小的乌龟,昂向天。一般的乌龟都给人以温顺之感,这一只嘴里居然牙齿峥嵘,透出一股凶相。

    “碑者,悲也,此地不宜久留!”徐美人的猜测得到验证,他涉猎广泛,知道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其中有一种形似乌龟的,名为赑屃,最能负重,所以古代许多石碑,都是由这个大力士背负。

    听他这么一说,二女连忙站起身来,夏小雪揉揉眼睛:“我怎么好像感觉大乌龟动了一下呢?”

    这不是制造紧张空气吗,石梁都有些不满,大手啪的在石碑上一拍:“怪力乱神——”

    没等他说完呢,就听到林婉儿一声惊叫:“蛇,有蛇!”

    石梁的反应也极为迅,嗖一下从腰间抽出一把匕,电射而去。

    匕无比锋利,准头也是奇佳。其他人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再看时,只见那把匕已经插在地上,刀尖还插着一个三角形的蛇头,只剩下一米多长的蛇身在那里扭曲挣扎。

    夏小雪刚要为石头哥哥神乎其神的飞刀绝技鼓掌喝彩,然后就看到身边的林婉儿向后一仰,顺着斜坡,滚落山涧。

    “婉儿——”何莫愁大急,林婉儿现在是全家重点保护对象,堪比国宝大熊猫。想不到千防万防,还是出了乱子。山涧下面全是嶙峋的怪石,就算是好人掉下去,磕磕碰碰,只怕也会重伤,更不要说林婉儿一个孕妇了。

    石梁和徐美人也奋不顾身,跳下山涧,二人心中满是自责:瘦猴离奇地失踪,要是再保不住他的妻儿,还要他们这两个朋友何用?

    等到了涧底,就看到林婉儿卧在一堆碎石之中,手捂着肚子,满面痛楚。石梁也顾不得其它,抱起林婉儿,越上山涧。徐美人在旁边纳闷不已:奇也怪哉,身体表面竟然没有受伤,这一路上的石头都是棉花吗?

    可是最关键的还是林婉儿的肚子,这一路翻滚,弄得她气血翻涌,疼痛难忍,密密麻麻的汗珠,瞬间就布满额头。

    何莫愁毕竟是过来人,有些经验,叫两个男人背过身去,然后探查了一下林婉儿的下身,已然见红。

    轰隆一下,何莫愁如遭霹雳:这是动了胎气,要生啦。偏偏这荒山野岭的,如何是好?

    想要下山,距离最近的医院只怕也有几十里路,而且山路崎岖难行,林婉儿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只怕难以坚持到医院啊。

    曾经在商海变幻中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的女强人何莫愁,此刻也觉得手脚冰冷,直冒虚汗。明明刚刚拜完神仙,明明刚刚祈祷,怎么一转眼就祸从天降了呢?

    关己则乱,此刻的何莫愁,已经彻底蒙了,心中只剩下无边的懊悔:早知道这样,就不该上山的——

    至于夏小雪,也只有抓着林婉儿冰凉的小手呼叫的份儿,她何曾经历过这种事情,比何莫愁还蒙呢。

    关键时刻,就看出来石梁的本色,在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就叫徐美人先下山,去陈家村请人,里肯定有人懂得接生;然后,重新抱起林婉儿,返回青云观。

    距离这里最近的,只有青云观,去其他地方,只怕都来不及了。

    就这样,一行人匆匆而回。他们救人心切,并没有觉察到,那只足有桌面大小的大乌龟,竟然真的活了,抖落身上的碎石,粗壮的四肢奋力撑起身子,昂向着人们匆匆而去的方向凝望……

    看到老妈等人去而复返,马封侯就知道出事了。等到石梁大步如飞地重进青云观,马封侯更是一惊,只见石梁怀里的林婉儿面如金纸,精致的五官都因为巨大的痛楚而扭曲。甚至就连石梁的衣裤上,都沾着泛红的血迹。

    马封侯当时就麻爪了,这种情况,他同样是第一次遇到啊!

    “大姐姐要生小宝宝了吗,快点进屋呢。”连小七都比他强,瞧出林婉儿要生产。

    “要生孩子啊,那我去烧热水。”陈二狗也慌慌张张跑向厨房,至少他还知道干点事儿,比只剩下抖落手的猴师父强多了。

    猴群也都围上来凑热闹,嘴里叽叽咕咕地叫唤着,似乎也知道要有新生命降临。

    对于任何动物来说,传宗接代都是大事,关系到种族的延续,所以猴群也显得格外兴奋。它们并不知道人类生产时的危机,对母猴来说,生小猴子有什么难的,就跟撒泡尿差不多,根本不用什么接生婆,自个就搞定。

    事到如今,何莫愁反倒是镇定下来,她虽然不是专业的助产士,但是毕竟是拥有一定人生阅历的中年人。在把林婉儿安置到床上之后,就开始全力准备。

    青云观条件简陋,也只能因陋就简;而夏小雪,唯一的任务就是安抚林婉儿的情绪,她一只握着林婉儿的手,另一只手拿着毛巾,给林婉儿擦汗,嘴里不停地帮她鼓劲。至于自己身上,也同样紧张得呼呼冒汗,都快赶上自己生孩子了。

    屋外,石梁也攥紧拳头,如果有什么意外,他真的不会原谅自己。

    “奶奶,我的亲奶奶,您老总算来啦!”陈二狗在大门口张望好几趟,终于看到徐美人背着一个老太太,快步跑来。后边还跟着几个人,依稀是他爷爷老村长,还有陈光脚等人,这位,好歹原来也是赤脚医生呢。

    跑进院里之后,老太太才从徐美人后背跳下来,竟然十分灵活,说话的嗓门也十分洪亮,她先在陈二狗的脑壳上敲了一下:“莫慌莫慌,我手上接生的娃子少说也有上百个,就连你个小兔崽子,都是奶奶我从你老娘肚子里拽出来的。走,人在哪呢,瞧瞧去。”

    这一嗓子,军心大定,陈二狗一边在前面引路,嘴里一边嘟囔:“我小的时候,您不是说我是从阳沟里捡回来的吗——”

    进到屋里,老太太立刻就展现出比较专业的一面,从怀里摸出一个古旧的小布包,展开之后,瞧得何莫愁阵阵心惊,只见布包里除了剪刀针线小刀之类之外,还有几把各式各样的钩子。明晃晃的,瞧着令人心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屠宰场来的呢。

    随后,老太太又帮着林婉儿调整了一下姿势,一切都有条不紊,甚至还有闲暇打量屋子里的情况,嘴里更是指挥若定:“把窗子关上,千万别见风;二狗,点个火盆,屋里温度有点低——怎么还有一只猴子在这碍手碍脚的,出去出去——嗯,是神猴啊,那就不用出去了——”

    马封侯也见过这个老太太,甚至还在人家的家里住过呢,平时只瞅着干净利落的,想不到进了产房,就跟穆桂英上阵似的,于是心中大定,躲到老太太身后,探头探脑地张望。

    在老太太进屋不到十分钟之后,马封侯终于看到,血污之中,一只白生生的小脚先探了出来。

    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马封侯兴奋难耐,忍不住一阵抓耳挠腮。他哪里知道,正常的产妇分娩,胎儿都是脑袋先出来的啊。

    可是老太太却急了,嘴里嘟囔一声:“脚踏莲花啊,这下要麻烦!”

    屋子里的气氛骤然变得更加紧张,老太太又忙活了十几分钟,满是褶子的脸上也噼里啪啦往下淌汗。最后,老太太也十分无奈地宣布:“不成了,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谁是主事的,必须马上选择!”

    产房里面,一片死寂,只有林婉儿沉重的呼吸声在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