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五十章 亲爹变干爹
    老太太一手抄起钩子,一手拿起锋利的小刀,嘴里不停催促:“快啊,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再耽误几分钟,大人孩子都难保!”

    或许在医院,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遇到难产,还可以剖腹。但是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地区,出现这种情况,就只能面临生与死的抉择。就算把新生儿肢解,一块一块取出来的现象都有。

    此时此刻,何莫愁就正在经历这种抉择。她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大考验,拥有大毅力的成功商人。可是现在,双腿却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不知不觉瘫软下去。

    这个选择,对她来说,实在太过残酷,太过艰难。看着床上只剩下半条命的林婉儿,这个姑娘原本已经够可怜的了,跟她儿子情,就有了身孕,偏偏她的儿子如今还生死未卜,无论是从女性的角度,还是长辈的角度,何莫愁都不忍心再让她受到伤害。

    再望望那无力蹬着的小脚丫,那是她未曾谋面的亲孙孙啊。身上流淌着她马家的血脉,在儿子失踪之后,更是马家人延续血脉的最后依靠。胎儿还那么小,未曾看一眼这个世界,未曾用哭声向这个世界宣言,就胎死腹中,这叫人情何以堪?

    “快呀,快点决定吧,这丫头骨盆狭窄,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孩子生出来的!”老太太用袖子抹抹脑门上的汗珠,时间真的要来不及来。等等,神猴你要干什么?

    因为老村长的缘故,老太太对神猴的神奇也同样深信不疑。只见神猴搬了个板凳放到床前,然后嗖一下窜到板凳上面,小爪子张开,放在产妇的胯骨位置。

    马封侯的心情,甚至比老妈还要煎熬。他也要面对同样的取舍,而且,这种切身的感受,比老妈还要直接。

    无论是哪一个,他都不能放弃!

    关键时刻,马封侯的头脑一下子变得异常冷静:既然是骨盆狭窄,导致难产,那么,就把骨盆向两侧移开好了。

    换成别人,即便是最高明的骨科医生,也做不到这一点。但是马封侯深谙人体的经脉和穴位,所以才敢去尝试。

    双手摁在林婉儿的胯骨上,体内的气流顺着双手涌入她的体内,一点一点地撑开骨盆。马封侯的小脑瓜上也很快冒出汗珠,这个过程很难掌握:如果太急的话,很可能给林婉儿留下终身残疾;也不能太缓,因为时间不等人,母子二人都危在旦夕。

    这,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的眼睛越瞪越大,在她的注视下,产妇的产道逐渐打开,胎儿的半个小屁股已经显露出来。

    “有门!”老太太直接上手,一手拽住小家伙的小脚,另一只手托住小家伙的屁股,嘴里大声鼓励林婉儿:“使劲,使劲!”

    林婉儿的双手死死攥住夏小雪的手腕,指甲已经深深地抠进对方的皮肉里面。只听她的嘴里出“啊”的一声,声音撕心裂肺,听得外面的猴群都集体哆嗦了一下。

    “出来喽——”老太太的声音之中充满欣慰,一个皮肤粉红的小家伙被她托在掌中,四肢很有力地撑着。

    啪啪啪,老太太将孩子倒过来,伸出巴掌,在小家伙的后背轻轻拍了三下。

    哇——响亮的哭声骤然响起,仿佛在呐喊:这世界,我来啦!

    伴着婴儿响亮的哭声,所有人紧绷的神经一下子都松懈下去。林婉儿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和精力,昏昏沉沉睡去。

    反倒是何莫愁挣扎着从地上撑起来,望着老太太手里擎着的婴儿,终于泣不成声。

    马封侯的身子也往后一仰,直接从凳子上栽下来,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他体内的气息几乎耗尽。此时此刻,身上再无一丝力气。

    大伙都精神恍惚,结果没人照应他,马封侯的小猴头,当的一下磕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快救神猴!”老太太不能撒手,只能嘴里大声吆喝。她有一种预感,刚才产妇能够顺利生产,肯定与神猴有关。

    呼的一声,屋门打开,小七冲进来,将猴哥抱在怀里,嘴里连声呼唤。过来好半天,马封侯这才眨眨眼皮,然后睁开眼睛,双眼还有几分迷离。

    “猴师父,母子平安,你就放心地去吧!”屋外,响起陈二狗的吆喝声。

    喊完之后,陈二狗也觉得这话好像不大对劲,连忙缩缩脖子,去厨房熬石耳羹去了。这东西止血效果明显,正好适用于林婉儿的这种状况。

    晃晃脑袋,马封侯也清醒过来。毕竟是习武之猴,身体拥有本能的保护能力,所以刚才摔得并不重。

    看到老太太正在剪断婴儿的脐带,他这才彻底安心,凑上去仔细打量着小家伙。第一眼就看到是个带把的,再往上看,小家伙闭着眼睛,脸蛋抽抽巴巴,全是褶皱,就跟个小老头似的。

    怎么比猴崽子还难看,这不科学啊,难道是我的遗传基因有问题?马封侯就有点想不明白了。其实新生的胎儿,都是这个样子。

    吱吱,马封侯嘴里轻声叫了两下,伸出小爪子,捅了捅小家伙的小巴掌。

    哇哇哇——小手猛的攥紧,小家伙咧开大嘴,哭得惊天动地。

    这一瞬,马封侯有一种父子连心血脉相连的感觉,心里疯狂地呐喊:儿子,我的儿子,我有儿子啦!

    这种激动,这种喜悦,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来,奶奶给你洗澡——”接下来的事情,老太太驾轻就熟,先给婴儿沐浴,然后用被单包裹起来,放在林婉儿身边。小家伙闭着眼睛,很快就沉沉睡去。

    老太太又给林婉儿擦洗了一下身体,然后也给这母子二人盖上被子。忙活完了,老太太这才朝着何莫愁一笑:“大妹子,现在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

    何莫愁伸出双手,紧紧握住老太太枯瘦的手掌,久久无语,这种恩情,等同再造啊。再多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只能以后用行动来表示了。

    等她激动的心情渐渐平息之后,才现那只小猴也躺倒床上,正挨着熟睡的婴儿,一只猴爪,紧紧地和婴儿的小手相握。

    “今天多亏了神猴啊——”老太太心里最清楚,当然不会吝惜赞美之词。这么严重的难产,最后都能母子平安,这只能用神奇来形容。

    何莫愁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经过,但是既然老太太这么说了,想必这只猴子挥了很大的作用,看着床上昏昏睡去的这三个,她的心里感觉无比温暖。

    老太太净手之后,要来石耳羹,用小勺慢慢喂给林婉儿。林婉儿虽然昏睡,但是身体本能的反应驱使着她不停地吞咽,很快,一碗石耳羹便见底。

    至此,老太太才彻底安心,她乐呵呵地面向何莫愁:“大妹子,按照俺们这里的风俗,初生的小娃子,必须认干爹,才能长命百岁,你看——”

    “小弟弟当然要认猴哥当干爹啦——”小七一直都没出屋,密切地关注着屋内的情况,有好处,当然不能忘了猴哥。

    “好好好!”老太太一拍巴掌,坚决拥护小七的提议。

    何莫愁也连连点头,她现在只剩下劫后余生的庆幸,别说认猴子当干爹了,就算是认猴子当干爷爷,她都没意见。

    就这样,就在马封侯睡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已经从亲爹变成了干爹,这年头,你就上哪说理去吧——

    等到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大伙这才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于是,陈二狗就开始下厨。小七呢,则拿出药膏,在夏小雪的手腕上涂抹,一边擦小嘴还一边念叨:“这是猴爷爷留下来的,就剩下这么多了呢——”

    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呢——夏小雪则直抽冷气,当时林婉儿处于无意识状态,掐得真狠啊。

    肩膀一沉,石梁的大手放在夏小雪的肩头:“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女人!”

    夏小雪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无比晴朗,这段时间,虽然已经跟石梁同居,但是她心里也清楚,双方的家境天差地别,搞不好,石头哥哥家里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而此刻,石头哥哥终于向她承诺,而据她了解,石头哥哥,一诺千金。

    只有经历磨难,才见真情。夏小雪把自己的手掌搭在石梁的大手上,感受着彼此的心意,从此再无一点隔阂。

    “开饭啦,爷爷奶奶,小石头小美人,吃饭喽——”陈二狗也显得格外兴奋,青云观还从来没这么热闹过,作为这里三分之一的主人,他也倍觉欣慰。

    小七迈开小短腿:“我去把猴哥叫醒,他肯定也饿坏了呢。”

    马封侯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小七花朵般灿烂的笑脸,于是连忙爬起来,看到身边依旧熟睡的婴儿和林婉儿,心里这才踏实下来,然后就捂着肚子,冲到大门外。

    哗哗哗,酣畅淋漓地撒了一泡尿,马封侯这才彻底清醒。打了个冷战,刚要转身返回,就觉得身前一阵劲风袭来。慌忙之中,下意识地一撅屁股,然后就看到一个比拳头还大的脑袋,正好停留在他身前,要是他再慢一点,只怕难保。

    马封侯大怒:我靠,你个王八蛋谁呀,居然想把本猴变成太监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