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五十八章 子非鱼
    由于秦时月这个壮劳力的加入,工程进度一下子加快不少。这也叫马封侯不得不感叹:手下的猴子猴孙,在某些方面还不堪大用啊。

    这一天,运输石料的大部队正在山间行进,后面忽然吆吆喝喝追上来一伙人,竟然有十几个之多。这伙人大概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运输队,又是猴子又是野猪的,一时间有点愣。

    马封侯也打量着这伙人,大多比较年轻,最前面那两个看样子应该是领头的,一个白白胖胖,大概平时养尊处优惯了,此刻脸上满是汗珠;另外一个则是干干瘦瘦的老者,戴着一副眼镜,镜片的厚度颇为可观,书生气比较重。

    “就是这只乌龟!”白胖子忽然把小眼睛瞪得溜圆,差点唰唰冒光。

    其他人这才注意到大盖儿,这家伙身上驮着一大堆石头,不仔细看还真现不了。干瘦老者几步冲到大盖儿身前,用手一推眼镜,俯身细看,脸上的神色则越来越凝重。

    白胖子则开始指手画脚:“谁干的?这只乌龟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居然在它身上放了这么多的石头,万一把神龟压出个好歹,谁付得起责任,胡闹,简直是胡闹!”

    在他的指挥下,立刻跑上来几个小年轻,七手八脚地开始帮着大盖儿卸货。搬走石头之后,那个干瘦老者便取出一枚放大镜,开始研究大盖儿的乌龟壳,试图通过上面的年轮之类,来判断大盖儿的年龄。

    可是大盖儿有点生气了:本来嘛,运完这一趟就该进餐了,那些小猴崽子闲着没事,早就抓了不少小昆虫之类,就等着大盖儿享用呢,这些日子天天如此,大盖儿也很是受用。

    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把石头运回去,否则以马封侯小气巴拉的猴脾气,是不会叫大盖儿吃个痛快的。

    所以,大盖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其他人就见一闪,白胖子嘴里便出杀猪一般的惨嚎,再看时,就见那只大乌龟死死咬住白胖子的小腿,裤脚已经有鲜血渗出——大盖儿和别的乌龟不同,它是长了牙的!

    “快把这只乌龟弄下去——”白胖子嗷嗷怪叫。立刻就冲上来几个棒小伙,抬脚就要往大盖儿身上踹。结果被那个干瘦老者张开双臂拦住:“不能伤害它,五百多岁的乌龟啊,简直是奇迹,奇迹啊!”

    果然是千年王八万年龟啊!这下连马封侯都有点动容,看那老者一副老学究的派头,想必说话是有谱的。虽然马封侯原本也猜想大概的年岁肯定比较长久,但是也不敢想象能达到五百多岁,好家伙,要是按照人类的辈分来算,那得是啥辈的啊?

    “大盖儿,以后我们是不是都要叫你老爷爷呢?”小七显然也开始纠结起这个问题,她用手拍拍大盖儿的脑袋,后者才十分不情愿地撒口。

    “老爷爷,老爷爷——”空中的小八落到小七肩膀上,扯着破锣嗓子吆喝起来,原来还是一只尊老敬老的好八哥。

    再瞧瞧大盖儿,脑袋高昂,小眼睛倍儿亮,嘴角还沾着点血丝,哪里有一丝老态。

    “神龟,神龟啊!”干瘦老者嘴里喃喃着,满脸迷醉地轻抚着大盖儿的龟壳,估计他年轻的时候,抚摸自己的老婆都没这么投入。

    似乎也知道这个小家伙没有恶意,所以大盖儿也就任其上下其手——嗯嗯,相对于大盖儿的年岁来说,这老头儿确实只是一个小家伙。

    白胖子那边经过简单的包扎之后,止住流血,不过还是疼得一个劲抽冷气。他望向大盖儿的目光很是纠结,简直是又爱又恨。看到干瘦老者嘴里念念叨叨的没完没了,便有些不耐:“楚教授,你确定这只乌龟过五百岁?”

    干瘦老者这才回过神,很是坚定的点点头:“只多不少。简直是奇迹啊,要知道,现在世界上有记录的最长寿的龟类,才是254岁。”

    “好!”白胖子激动得一拍大腿,他也顾不得腿疼了,俩手一挥:“还愣着干嘛,快点动手,把这只神龟请回去!”

    那些人齐刷刷地答应一声,便冲上前去,将大盖儿团团围住。只有那位楚教授连连摆手:“不可莽撞,不可莽撞。如此珍贵的神龟,千年难得一遇,最好不要打扰它的生活。如果换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有害无利——”

    可是在利益面前,白胖子哪里还管得了那么许多,动物园都快揭不开锅了,要是把这只老乌龟弄回去,再弄个世界第一长寿龟的噱头,肯定能吸引大量游客。到时候,他这个园长自然也好处多多。

    于是朝那些手下丢了个眼色过去,示意他们继续动手。而那些人也显然有备而来,居然抻出来一张大网,就往大盖儿身上罩下去。

    小七一见,连忙搂住大盖儿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趴在大盖儿身上:“你们不能——”没等小丫头说完呢,大网从天而降,连她也一起罩在里面。

    “嘎嘎,坏蛋,坏蛋!”小八从网眼挣扎着飞出来,嘴里哇哇大叫不停,看来,它还是一只爱憎分明的八哥。

    一见小七吃亏,大黑也狂吠起来。这货在运石头的时候,基本是打酱油的角色,这会儿终于开始出自己的声音。

    同样气愤的还有马封侯,敢动小七,简直就是戳他的心肝儿,于是嘴里吱吱叫了两声,便要飞身而上,给这伙人一个教训:居然敢到花果山撒野,真以为自己是天兵天将呢?

    没等马封侯施展猴拳呢,猛听得一阵粗暴的哼哼声响起,随后,大牙就轰隆隆地起冲锋,这货后背上还驮着两筐大石头,跑起来就跟一列货车似的,地皮直忽闪。

    面对这样的野蛮冲撞,谁敢硬撼?那伙人撒丫子就跑,恨不得长四条腿才好呢。

    马封侯很是不满地抓抓腮帮子,有点埋怨大牙抢了大师兄的风头。不过还是蛮欣慰的,毕竟大牙在关键时刻不怯阵,能够为小七挺身而出,比大黑那个就知道叫唤的胆小鬼强多了。

    一阵兵荒马乱,白胖子由于身体的缘故,落在最后,被大牙追上,大嘴巴子轻轻一挑,根本都没怎么使劲呢,白胖子的身子就高高飞起,落到旁边一个树杈上。

    咔嚓一声响,白胖子拽着树杈一起落地。还好有树杈缓冲一下,要不然非摔出屎来不可。

    大牙不依不饶,还要冲上去来个死亡践踏。马封侯可不想搞出人命,连忙窜上去将它拦下。

    趁着这工夫,那伙人拽起白胖子,落荒而逃。小八还飞在半空,追了很远,嘴里喋喋不休,嚷了一路“冲啊,杀啊”,吓得那伙人跑得更欢了。

    等马封侯转回小七身边的时候,陈二狗和石梁他们已经把大网掀开。刚才那伙人大概以为他们是民工呢,根本就没跟他们打招呼。而且大牙冲得也太猛,没给他们施展的空间。

    陈二狗倒是乐得合不拢嘴,扯着手里的大网:“嘿嘿,正好给猴崽子们做几个吊床——哎呦喂,老头儿,你咋没跑?”

    大伙这才注意到,那位干瘦老者,还在那低头研究大盖儿的乌龟壳呢。听到陈二狗的问话,他很是淡定地抬起头:“我为什么要跑?”

    “你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吗?”陈二狗也抓抓后脑勺,这个动作肯定是受了猴师父的传染。

    老者用手扶扶眼镜:“他们是动物园的,是养动物的;我是教书的,是研究动物的,不是一路。这只乌龟是你们养的吧,可能是属于一种已经灭绝的种类,简直太珍贵了,称之为国宝也不过分,你们一定要好生待之。”

    “就这还国宝?”陈二狗晃晃脑袋,又招呼石梁把装满石头的大筐抬到大盖儿背上,然后嘴里吆喝一声:“走着,你个老乌龟慢慢腾腾的磨洋工,回去罚你没饭吃!”

    这回轮到楚教授摇头了,嘴里碎碎念一阵,直到运送石头的大部队走远了,这才快步追上去。不是追白胖子一伙,而是追马封侯他们。作为国内知名的动物学家,现过五百岁的老龟,岂能轻言放弃?

    “你们不能这么虐待它——”楚教授瞅着大盖儿身上小山一般的石头就忍不住想要表意见。

    别人都闷头赶路,不搭理他,只有小七比较黏牙:“老爷爷,大盖儿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可没有欺负它。老爷爷你看呦,猴哥和大牙也都跟着干活呢。”

    一边说着,小丫头还一边抹了一下脑门上的汗珠:“猴子摘桃,野猪拱地,大盖儿驮东西,这些都很正常呀。小七要是不干活,也没饭吃呢。”

    她擦汗的动作被刚刚飞回来的小八给看到,结果误会了,立刻争辩:“男是小七,男是小七——”

    小七乐呵呵地戳戳它嘴上的那撮毛:“小八,就你光耍嘴不干活——也不是呢,小八你能帮着大牙捉身上的虫子——”

    著名的动物学家楚正南教授,竟然被一个山野小丫头最朴素的道理给打败了。是啊,他又不是那只老乌龟,怎么知道它是不是受了虐待。至少从表面上看,那只老龟驮着石头,好像很高兴的样子,爬得很来劲呢。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