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第五十九章 夜半敲门问声谁
    站在青云观前,楚正南教授不禁有些恍惚,只见满树桃花开得正艳,仿佛是西天的晚霞,落到此处。楚教授脑子里忽然冒出两句自己小时候学过的古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此情此景,叫他心头忽生出尘之感。

    而更令他惊讶的是,在青云观前面有几亩小园,里面的蔬菜郁郁葱葱,高高的黄瓜架,绿叶间露出的西红柿,一畦一畦的韭菜——这些都再正常不过,可是,小菜园里面,那几个拿着小锄头铲草的猴子是怎么回事?

    要说猴子摘黄瓜西红柿吃,还可以理解,毕竟对于动物来说,觅食是第一要务;可是,搞种植和养殖,那不是人类的专利吗?

    作为一名资深的动物学家,楚教授对动物行为学有着深入的研究,如果猴子能种菜,那么狼群是不是也可以圈养一群羊?

    看到这位老教授望着田里的赤尻和老疤子它们呆,马封侯也猛然意识到什么。或许对陈二狗和石头他们来说,这一切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可是对于一位动物学家来说,这种情况就是颠覆性的了。

    可是这也是没法子事,为了能早点吃上鲜菜,马封侯特意给这块菜园子施肥,不仅仅各种蔬菜长势良好,杂草也跟着蹭蹭涨。这段时间,其他人都忙着运送石料,所以就把除草的重任,交给赤尻它们。

    看到猴王归来,赤尻立刻表忠心,嗖嗖嗖窜过来,把一根顶花带刺的嫩黄瓜塞进马封侯的小爪子里。这些蔬菜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生吃倒是没事。

    看样子这只原来是猴王呢——楚教授也终于确定马封侯的身份,就赤尻那点头哈腰的模样,估计是个人都能瞧出来它们的关系,更别说是研究动物的专家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就叫楚教授有些费解,只见另外一只脸上有一道疤的猕猴也凑上来,把一枚红彤彤的西红柿,塞给那个叫小七的小姑娘。小七咬了一口还摸摸猴子的脑袋:“老疤子你有没有偷吃哦?”

    老猴便使劲摇头,眼睛还骨碌骨碌的。结果被小丫头笑眯眯地从它胸口的猴毛上捏下来几粒西红柿籽,当成物证在老猴眼前晃了晃,那老猴的脑袋一下子就耷拉下去。

    这一幕看得楚教授眼睛一亮:这种程度的交流,在人和动物之间,很高级啊!

    这时候,一撮毛等几个猴崽子也纷纷凑上来,小爪子里捏着一些甲虫之类,投喂给大盖儿。老乌龟也昂张嘴,美美地等着喂食。末了,脑袋一甩,从嘴里甩出一粒小石子,当的一下砸到一撮毛的脑袋上。小猴子太调皮,居然跟龟爷爷玩这套小把戏。

    楚教授的眼睛都差点瞪成圆形: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猴子给同类喂食,还可以理解;可是居然会给异类喂食,这种行为就太过奇怪。

    马封侯一直注意着这位楚教授,看到他满眼惊愕的样子,就知道要坏,于是嘴里吱吱叫了几声。

    一瞧猴王火,猴群顿时一阵慌乱,以赤尻为的几只大猴子立刻凑上来,又是理毛又是抓痒的开始讨好。

    这不是上眼药吗?马封侯越瞧越生气,不滚蛋是吧,那就挨个踢屁股——

    可是偏偏就有看不出眉眼高低的,别的猴子都被踹跑了,一撮毛反倒凑上来,直接挂到马封侯的脖子上荡秋千,皱巴巴的小脸还一个劲往马封侯脸上凑乎。看着小家伙天真无邪的眼珠,马封侯也不好再火,只能掰了一截黄瓜,塞进小徒弟的小嘴里。

    其它猴子都抓耳挠腮吱吱叫,估计翻译过来都是仨字:偏心鬼。

    “开饭啦——”青云观里,传来夏小雪的喊声,其他人包括秦时月在内,都忙着干活,所以夏小雪就临时客串厨师。还好,这丫头的手艺不错。

    马封侯索性也不管什么楚教授了,爱咋咋地,反正在本猴的地盘,也别想掀起什么风浪。要是放到以前,马封侯还真担心被做切片,但是现在石头和美人都在身边,安全就有了保障。

    因为劳动强度比较大,大伙也早都饿了,一窝蜂地冲进青云观,在井边哗啦啦地洗漱起来。小七还指挥着猴群排队洗手,像瘌痢头这样在盆子里涮两下就应付了事的,还得帮它在小爪子上搓点香皂。

    晚饭还算丰盛:腊肉炖豆角,另外还有野菜汤,翠绿的野菜里飘着金黄的蛋花,很是诱人。主食则是馒头,又白又大,比碗口还大出一圈呢。

    奔波了一天,楚教授也饿了,这老先生倒是不见外,跟陈二狗打了个招呼,就大大方方坐下开吃。边吃还边瞧,主要是看那些猴子们排着歪歪扭扭的队伍去小七那里领饭,小爪子还都捧着一个模样怪异的饭盒。

    一截黄瓜,一个西红柿,再加上一片馒头,足够猴子们吃饱了。楚教授还看到,猴子们在吃馒头的时候,居然也知道去要一小勺野菜汤。看到盆子里的菜汤已经见底,楚教授连忙也去盛了一碗,嗯,味道还不错,很天然。

    看到这位老教授有常驻沙家浜的架势,马封侯也不好驱逐人家,毕竟楚教授是没有恶意的,于是也就任凭他住下来。

    要说这位楚教授也是位奇人,为了研究学问也是蛮拼的,虽然青云观条件简陋,也不嫌弃,朝陈二狗要了一张席子,就在大殿里席地而睡。

    随着青云观的常住人口越来越多,住处也越来越紧张。等楚教授早晨醒来的时候,现自己的怀里居然搂着一只小毛猴,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和他对视呢。

    这算不算跟研究对象通吃同睡——楚教授也唯有苦笑。

    到外面溜达一圈,山里的空气确实好,楚教授也有晨练的习惯,绕着青云观慢跑一圈,额头上微微见汗之后,就停下来打了一套太极拳。毕竟年纪大了,运动也要适度。

    大概因为他是生人的缘故,总有几只猴子喜欢跟在他身边黏糊,在他慢吞吞地打拳的时候,那几只猴子也跟着比比划划,就是这姿势叫人瞧了就忍不住想笑。

    直到那个叫瘌痢头的,脚下拌蒜,把自己绊倒之后,楚教授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声。笑过之后,他心中忽有所思:自从老伴儿去世之后,有多久没笑得这么开心了?

    好像这里也不错啊——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从楚老教授心底冒出来。

    吃过早饭之后,马封侯一伙又下山运输石料。等中午回来的时候,现那位楚教授正跟着赤尻它们一起侍弄菜园子呢,头上还扣了一定破草帽,马封侯也就默许了他的存在。

    又接连忙活了半个多月,猴子窝终于竣工:主体是用石头垒砌,比普通的房屋稍矮,但是窗子开得比较大,采光尤其好。室内也比较简单,就是一溜大地铺。

    马封侯领着猴群进去溜达一圈,猴子们立刻就各自圈划地盘:二当家赤尻地位最高,所以住处也最是特别,是陈二狗特意弄出来的吊床,悬在半空,晃晃悠悠,其它猴子只有羡慕的份儿。

    剩下的基本是母猴扎堆住在一起,组成了赤尻的大后宫,还有几只小猴崽子掺杂其中。马封侯还注意到,老疤子和瘌痢头又凑到一起,果然是一对儿好基友。

    闹吵了好半天,猴群这才消停下来,看样子,对这个新住所,猴群也都比较满意。马封侯也就放心地背着小手,回归青云观。身后传来猴子叽叽喳喳的叫声,似乎在挽留大王,尤其是有几只母猴,叫得很是哀怨。

    哼,想叫本大王与你们为伍,都做梦去吧——马封侯扬长而去。

    少了猴子闹腾,青云观果然清净了许多,马封侯也终于能重新回到自己原来的厢房居住。躺在久违的床上,马封侯忽然想起来,自从林婉儿在这分娩之后,他就一直没机会住在这里呢。

    小猴子,你现在还好吧?马封侯的脑海里浮现出儿子那张皱皱巴巴的小脸,跟一撮毛还真差不多,像个小猴子——想着想着,马封侯就睡着了,在梦中,有个小猴子张着小手,嘴里“爸爸”“爸爸”的叫着……

    结果,马封侯愣是被叫醒了,翻身从床上坐起来,马封侯用手摸索一阵,心里一惊:小七呢?

    昨晚睡觉的时候,小丫头明明就在身边的。要知道,小七最是依恋他了,就算是夏小雪和秦时月她们叫了好几回,要小七去她们屋里睡,小七死活就是不去呢。

    难道是——马封侯心里一动,拿了手电筒来到外面。大黑听到动静,窜出来一瞧是马封侯,就又回窝了。而马封侯则一溜烟跑到猴子窝那边,猴子窝里漆黑一团,推了下门,现屋门从里面锁上了,于是就拍了拍门,嘴里叫了一声“小七”。

    “谁?”屋内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那位楚教授!马封侯一愣,他能说话的秘密,除了小七和陈二狗之外,绝对不能叫其他人知道,尤其是楚教授这位动物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