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猴哥儿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报复
    “呀,又是你这个坏蛋!”小七很快认出簇拥在人群前面的那个家伙,身材矮小,两撇鼠须,还瞎了一只眼睛,不是老鼠强又是谁?

    老鼠强看样子现在混得不错,一身户外装备,手上还拎着一把价值不菲的弩箭。只不过猥琐的本性不改,依旧是那副獐头鼠目的模样。

    “小丫头,这次看你还往哪跑!”老鼠强用那只独眼恶狠狠地盯着小七,向前走了几步,脚下一瘸一拐的,上次被扔进悬崖,又摔断了一条腿。虽然后来接上骨头,可是毕竟拖得时间有点长,又留下一样残疾。

    要说这家伙也真是属老鼠的,生命力好不强悍。当日被陈二狗扔下悬崖,愣是被他拽住绳子,坠落到那个小平台上。然后又顺着石缝找到山洞。当老鼠强现那一小箱子金条之后,身心上所有的痛苦都烟消云散。

    他就像是生活在阴暗角落的一只老鼠,靠着崖壁上的石耳顽强地生存下去,并且临走的时候,还带走了那些金条。剩下的袁大头,老鼠强实在有心无力。至于那几块翡翠原石,老鼠强根本就不识货,否则的话,又怎么会留给马封侯呢。

    在变卖了小黄鱼之后,老鼠强摇身变成百万富翁。有钱好办事,又收罗了一群手下,重整旗鼓,生意也越做越大。

    但是在他心里一直扎着一根刺,那只可恶的臭猴子以及那个该死的小丫头,已经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就是心魔啊,不解决掉,一辈子都别想安心。老鼠强终于鼓足勇气,带领手下的精兵强将,再闯猴子山。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看到水里嬉戏的小七,老鼠强所有的耻辱和愤怒立即如火山一般爆。

    至于他手下那十几个兄弟,倒是对小七的兴趣不大,都色眯眯地盯着水里的两个大丫头。尤其是夏小雪,吸引了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的眼球——秦时月毕竟太肥,和当下的审美观念不符,估计要是生到唐朝能好一些吧。

    这些人手里也都拿着家伙,而且武器精良。老鼠强也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有备而来,从黑市上弄了不少枪支弩箭,反正此处荒山野岭的,正好可以大开杀戒。

    “见到娘们就丢魂了是吧,都他妈的小心点。”老鼠强嘴里大声喝骂着手下,对于那群猴子的厉害,他是深有体会,哪敢有丝毫大意。

    那些家伙这才骂骂咧咧的用枪指着水里的人和猴子,吓得夏小雪和秦时月躲在水里,只敢露出个脑袋。

    倒是猴子们不知道啥叫害怕:你们手里摆弄的那些玩意都是偶们玩剩下的,死沉死沉的,一点都不好玩。所以,一个两个都不在乎,继续捉虱子晒太阳。

    这种被猴子给鄙视的感觉很不好,所以那伙人之中有个脾气特别爆的家伙,抬手就放了一枪。

    砰地一声闷响在山谷中回荡,温泉的水面上也激起一道水柱。老鼠强气得在那人腿上踹了两脚:你是哪伙的,这不是摆明了给山谷里面的人报信吗?

    没法子,这年头混混的素质参差不齐,队伍不好带啊。

    开枪的那家伙脾气不小,准头却是不行。毕竟枪支管制比较严,平时疏于练习,会打枪就不错了。

    不过这一声枪响,把猴群可吓坏了,吱吱怪叫着四散奔逃,一个个都灵活无比,叫人根本无法瞄准。眨眼间,就跑得干干净净。

    还是赤尻忠心耿耿,一路顺着大王刚才消失的方向跑过去。正好迎面碰到闻声赶回来的马封侯一伙,赤尻立刻上蹿下跳,嘴里吱吱直叫,小爪子比比划划,向大王汇报。

    刚才听到枪声,马封侯也是一惊。又见了赤尻这幅模样,知道肯定有人来犯。于是摸摸赤尻的猴头,以示鼓励。这家伙别看平时喜欢耍宝,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好同志。

    “有枪?”石梁也面色凝重,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但是显然来者不善。

    徐美人还是比较了解石头的性子,连忙上去拍拍他的手臂:“不可轻举妄动——”

    “小雪!”石头的目光无比坚定,谷口那边有他挚爱的亲人,纵使是刀山火海,说不得也要闯一闯。

    看着石头疾驰而去,陈二狗也急得直跺脚:“我也有枪,还有手雷呢,不过都在青云观——”

    远水不解近渴啊,看到徐美人也紧追石头而去,陈二狗将心一横,也追了上去。他的想法比较简单:好兄弟,那就要一起上阵!

    这几个人并没有注意到,马封侯并没跟着他们,反倒掉头跑向另外一个方向……

    石梁三人很快就冲到谷口,看到水中露出的两个脑瓜,心中稍定,不过再瞧瞧岸上那些手持枪弩弩弩之人,三人的心又沉了下去:这是一群亡命徒啊!

    “小七呢——又是你这只老鼠!”陈二狗一眼就认出了老鼠强,可是在温泉里面只见到了两个脑瓜,并没有小七的踪影。

    老鼠强也正气得冒火呢,刚才猴群四散奔逃,场面有点乱。手下胡乱放了几箭,连个猴毛都没射下来。更令他气愤的是,那个小丫头,竟然也不见踪影。

    起初他还以为是躲进水里,可是这都过了好几分钟,依然不见小丫头冒头,显然是刚才趁乱跑掉了。

    老鼠强的要目标就是那只死猴子,其次就是小七这个死丫头。结果现在全都不见踪影,剩下两个无关的娘们有什么用?

    偏偏这个时候,陈二狗露头。老鼠强阴毒的独眼立刻锁定了这家伙:三号目标出现,上次就是被这家伙给扔进悬崖的!

    “把这几个人先拿下!”对方手无寸铁,老鼠强哪里还会客气。

    石梁气度沉稳,本想近身展开肉搏。只是对方也不傻,枪支弩箭始终逼着他们,石梁空有一身本事,也无法施展,只能眼睁睁地被对方用绳子绑住。

    最倒霉的是陈二狗,他知道老鼠强这家伙心狠手辣,被抓住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于是撒腿就跑。结果大腿被射了一箭,血流不止。然后被追上来的老鼠强一通拳打脚踢,好不凄惨。

    “君子动口,小人动手,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武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徐美人还想跟老鼠强讲道理呢,结果被对方一枪把子打在肩膀,锁骨差点断裂。

    老鼠强咬牙切齿:“我什么都不要,就要那只死猴子和那个小丫头的命,识相的,赶紧把他们找回来,用他们的命换你们的命,说,死猴子和小丫头在哪!”

    陈二狗抹抹脸上的血水,这才注意到猴师父不见踪影,忍不住一声哀嚎:“猴师父啊,你跑得比我还快呢,一瞧大事不好就开溜,留下徒弟在这顶缸——”

    结果又被老鼠强一通爆踹,这货索性抱着脑袋不吭声了。

    “那两个娘们都上来,咱们就去猴子的老窝守着。一天宰一个,看死猴子能躲到什么时候!”老鼠强也豁出去了。

    很快,失魂落魄的夏小雪和秦时月也爬到岸上,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衣服。这两个姑娘哪见过这阵仗,没吓哭就不错了。

    二女身子也没擦,衣服沾水之后都贴上了,露出玲珑的身姿,瞧得那帮家伙都一个劲咽吐沫,一双双恶狼般的眼睛,都盯在夏小雪身上。

    “石头哥哥!”夏小雪跑到石梁身边,抱住他被捆缚的身躯,眼泪终于簌簌而下。

    “嘿嘿嘿,这娘们正点,老子先爽爽。”老鼠强开始动手动脚,这家伙倒不是色迷心窍,主要是想把那只死猴子和小丫头引出来。他有一种感觉,对方可能就在暗中窥视,寻觅战机。

    当老鼠强的手爪子就要搭上夏小雪臀部的时候,石梁口中一声低吼,身子下伏,一记头槌,狠狠撞在老鼠强胸前。

    老鼠强的身子本来就十分瘦小,石梁又是全力一击,结果老鼠强愣是被撞得倒飞出去,噗通一下落水。胸口更是如遭重锤,又痛又闷,透不过起来。

    手下登时大乱,有人跑过去抢救老鼠强,也有人冲向石梁,准备给老大报仇。

    石梁又是一声怒吼,双臂一震,手臂上绑缚的绳子立刻寸断。随即,石梁壮硕的身躯,虎入狼群一般,冲进对方阵营,展开混战。他拳脚生风,很快就放倒三四个大汉,大有万夫莫当之勇。

    机会难得,躺在地上装死狗的陈二狗也来劲了,也爬起来冲入敌阵。虽然双手被绑在身后,不过一双脚还可以活动,很快也踹趴下一个,毕竟是练武之人。

    就连徐美人也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砰砰开了两枪。他的枪法是专门练过的,不过他心存仁厚,只是瞄准那些人的大腿开枪,很快就放倒两人,捂着大腿在地上打滚。

    战局,瞬间就有了逆转的趋势。

    “君子哥哥小心——”秦时月厚重的喊声忽然响起。与此同时,还伴着一声枪响。

    徐美人回身望去,只见秦时月小山一般的身躯正慢慢倒塌,在她的腹部,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无比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