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焚之妙用
    随着那一指点出,凛冽的火焰如一条暗红色的长鞭,自殷岳的身体之内爆射而出,朝着左风冲来。

    在那火焰的焰尾脱离殷岳指尖的同时,火焰本身开始迅速膨胀,几乎在眨眼之间,就已经胀大了数倍不止,由最初好似长枪般粗细变成了巨蟒般大小。

    火焰巨蟒飞快的冲来,左风能够感受到那火焰所具备的温度十分恐怖,以自己的实力绝难抵御,所以他在看到火焰飞来的时候,便立刻飞身逃离。

    左风躲避的速度自然极快,加上左风自身的灵活,闪烁之间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对于左风的躲避,殷岳神情没有半点变化,甚至在其脸庞上还挂着一抹嘲弄的笑意。就在左风逃避的同时,那火焰巨蟒好似有灵性一般,迅速改变方向追赶而去。

    刚刚那瞬息间闪身,哪怕是纳气中后期的武者,都很难在第一时间判断左风躲向了哪个方向。可是那火焰巨蟒就好像与左风见有某种联系一般,他这里身体刚移动,火焰巨蟒便也跟着追赶过来。

    口中泛着一丝淡淡的苦涩,根本不需要殷岳在那里解释,左风已经知道,这火焰巨蟒必定与对方留在自己身体内的念力彼此联系。

    以左风能够达到的极限速度连续闪烁了数次,可是不仅无法摆脱甚至还会被那火焰越追越近,最后他也只能够无奈放弃。

    就在左风身形停下的一瞬间,炽烈的火焰便已经笼罩他的全身。左风选择不再逃跑,就是为了留下自身的灵气与对方的火焰对抗,如果是别的灵力他也许无法抵抗,可既然是火焰他决定试试其威力。

    火焰栖身而来,并不具备直接打击力,只是单纯的能量笼罩,一下子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本来左风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当火焰临体的一瞬间,左风还是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传遍全身。无法呼吸,哪怕随意的喘气,都好像无数锋利的刀片落入口中,钻入胸肺之间。

    也许自从左风开始修习炼药术后,便不可避免的要经常与火焰打交道,他既没有害怕过火焰,也没有真正被火焰伤到过。

    可眼前这一次,让他实实在在的感受到火焰的可怕,感受到了高温对身体的伤害是什么滋味。虽然已经尽量调动自身的火属性灵气防御,可是衣衫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变得焦糊,随便一动便化作碎屑散落开。

    皮肤也在转瞬间就呈现鲜红色,而后开始逐渐开始变黄,有的地方甚至开始慢慢的变黑。若是靠近仔细闻一闻,竟然可以嗅到淡淡的烤肉香。

    “嗯,呃,哈,喝喝……啊!”

    开始左风只是坚持着咬紧牙关,可是随着痛苦的加剧他也无法控制的发出声,那声音随着炙烤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大。

    只不过左风仍旧在坚持,双目仍旧保持着清澈,看得出来他的心志并未受到肉体折磨的影响。

    饶是以殷岳这样的见多识广,在看到经受火焰炙烤中的左风,也不禁心中微微颤抖起来。他没有想到眼前这看起来也就勉强二十岁的青年,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毅力,在这样的痛苦之下竟然没有半点求饶的意思。

    他并不清楚,左风当初在玄武帝都的时候,曾经中过药驼子施展的除磷之毒。那毒药千万人之中都难有一个人活下来,而左风却最后生生的坚持了过来,其意志力又岂是一般人可比拟的。

    在殷岳的心底里产生了一丝恐惧,这种感觉很少出现在殷岳的身上,更不要说让他感到恐惧的人,还是眼前这样一名不足纳气期的小武者。

    可是那种恐惧的感觉如此的清晰,让他清楚知道这不是什么错觉,眼前这甚至无法反抗自己的青年人,身体内好似潜伏着某种未知的存在,能威胁到自己的恐怖存在。

    “嘿嘿”

    阴阴的一笑,这笑容依旧如前那么的龌龊,可是这笑容之中却有着一丝难掩的尴尬。

    “小伙子,想不到你也是火属性灵气,还真的是巧了,怪不得还能够抗住。这么一点点的灼烧,要烤到你皮开肉绽恐怕还要费上一阵功夫,那我就让你来尝尝更加刺激的吧!”

    半开玩笑的说着,殷岳脸上闪过一抹狰狞,在其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抬起手指朝着左风指来。

    在其抬起手臂的同时,殷岳那张扭曲的脸庞上,似乎所有血色瞬间消失,甚至那苍老而佝偻的身躯,也在风中瑟瑟的抖动起来。

    不过在其手指点动的瞬间,却是有着一股连左风都有些心惊肉跳的念力笼罩而来。如果对方直接使用这股能量对付自己,恐怕灭杀自己也不会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可是那念力落在左风身体上的时候,却不曾制造任何明显的伤害,只是迅速的与包裹左风身体之外的火焰融合在一起。

    紧接着那些火焰便突然间活跃了起来,好似有生命一般的开始向着左风身体内钻去。那些火焰顺着左风的窍穴,冲入经脉之中,顺着每一根毛孔渗入到肉体之内。

    “嗷嗷!”

    一道不似人声的惨嚎在左风的喉咙中爆发而出,恐怕周围数里范围之内都能够听到这惨叫的声音。

    在左风发出惨叫的同时,他那已经被炙烤的焦糊的皮肤,瞬间破裂开无数的血口,血肉朝外翻卷着触目惊心,可是其中却不见有鲜血流出,似乎鲜血在即将流出前就被高温给焚烧一空。

    “哈哈,哈哈哈……,小鬼,你这次知道了老头子我的手段了吧。我告诉你,这还不是我的全部手段,更刺激的还在后面,若是不想每一种酷刑都尝试一遍,那就痛快的告诉我你的秘密!”

    殷岳得意的大笑声响起,他的身体之上气息明显有些萎靡,可是精神状态却表现的异常亢奋。

    面对威胁,左风双目通红,可是在其眼底却有着一丝外人无法察觉到的异色闪过。如果有十分熟悉左风的人在场,必然会从其眼底的神情变化中看出,那是左风在特别兴奋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的神情。

    在刚刚那些火焰钻入身体的瞬间,左风真的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剧痛,五脏六腑仿佛都被放在沸油之中烹炸,那种折磨真的让他生不如死。

    可诡异的是这些疼痛只维持了一瞬间,随后左风便再也感受不到体内被高温破坏。更诡异的是,在对方那火焰的炙烤之下,左风感觉到自己肉体的进阶速度,反而比之前动用修为结晶时还要快许多。

    当感受到肉体在提升的时候,左风险些就要兴奋的大吼出声,不过痛苦并未消失,因为身体之外缭绕的火焰,依旧在不断的烧灼着他的皮肤,那种痛苦依然是真实且剧烈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左风想要放开身体之外的窍穴,将那些火焰全部吸纳入身体之中。可是这种想法刚一浮现脑海,就立刻被他否定。

    如果他真的主动吸纳身体外的火焰,殷岳必然会有所察觉,到时候自己就真的危险了。因此只犹豫了一瞬间,左风就放弃了吸收的打算,不仅没有主动吸收,而且还在拼命的收敛毛孔,封闭窍穴阻挡火焰的攻入。

    他越是如此,殷岳反而笑容更甚,操控着火焰不断的攻入左风的身体之内。

    毕竟这躯体是左风的,开始左风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对方的火焰在自己的身体之中,无法造成对方想象中的那种破坏,反而还会成为自己进阶肉体的养分。

    一边忍受着身体之外灼烧的剧痛,一边做出夸张的痛苦姿态,同时左风也将心神全部沉入身体之内去观察每一个细微处的变化。

    只过去片刻时间,左风就已经发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这件事最后还要感谢那规则之兽裂天。

    之前被困在林家那大阵之中,阵法崩塌之时所释放出的能量风暴几乎要了所有人的性命。左风在关键时候唤醒裂天,并且通过裂天借用鞥量一股朝阳天火。

    大部分的朝阳天火在应对能量风暴时,被左风消耗掉,只有一少部分被其纳入身体中,留作不时之需。

    而此时身体之内那些恐怖的火焰,之所以无法对左风的肉体造成破坏,甚至成为提升肉体的助力,原因恰恰就是那些隐藏在体内的朝阳天火。

    天火,名字中虽然同样带着一个“火”字,可是与灵气之中的火焰截然不同,相比自然界中的火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将灵气火焰比作灵光石,那么天火就是天空中的太阳。那些看似炽烈的能够焚毁一切的火焰,在对上天火之后,仿佛冰雪遇到火焰,顷刻间就被消融掉。

    那些火焰本身,是以殷岳作为炼神期的强者,所凝聚出来的精纯灵气,并以精神领域为媒介融入大量的念力。

    破坏力固然巨大,可其中蕴含的能量也同样巨大,当天火将其化解之后,那些能量反而变成左风肉体提升最大的补品。

    搞清楚了体内的状况,左风心中暗暗发笑,表面上却是作出一副更加夸张的痛苦表情,似乎意志力也到了崩溃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