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心意相通
    如同道道涟漪在空中浮动,好似无形的水面幅散在夜空之中,会让看到的人感到一阵心旷神怡。

    可这却并非是什么“美景”,而完全是伊卡丽释放出的武技。这武技伊卡丽很少使用,名为“千波流转”。

    这武技品质本身不低,已经接近王级上品巅峰层次,若不是本身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那么将其定义为皇品都毫不为过。

    这“千波流转”的武技施展前提,需要武者拥有纯粹的水属性,施展的过程中会凝聚出无数的水波荡漾,对于武者的移动会造成困扰。

    修为略低一些的武者陷入其中,行动会变得迟缓,更低一些的武者甚至陷身其中,如同被囚禁在泥沼。

    若单单是这样,此武技也算不上是什么大杀招,那看似只用来困扰敌人的水波,其实还能够凝聚成真正的杀人利器。水波会随着流转的过程中,不断的凝聚,凝聚成一根根丝线。

    武者修为越高,对武技掌握的越透彻,便能够将丝线凝聚的越纤细,同时又不失去坚韧。问题是在这个过程中,施展武技的人不能被打断,这就需要其一直游走不能直接与敌人交手。

    如此“千波流转”的这个缺陷,也就彻底让其无法跨过皇阶武技的这道门槛。可是现在的伊卡丽在施展武技的时候,身边还有着唐斌这个强力的支援。

    二人已经超出一般同伴关系,彼此更是能够在生死间互相信任。唐斌能够全力对凶兽出手,不让其有余暇对付伊卡丽,而伊卡丽也毫无后顾之忧,全力施展出“千波流转”的武技。

    那只六阶凶兽,最开始只是觉得伊卡丽十分碍事,不过那些水波对自己也只能制造一些小麻烦,而那弯刀对自己的还无法造成有效的破坏。

    可是就在某一刻,六阶凶兽突然察觉到了问题。那些流转在身体周围的水波之中,竟然蕴含了一根根无形的丝线,之前没有半点预兆。

    六阶凶兽已经有不弱于人类的智慧,好似眼前这一只便可口吐人言,只不过说出来的话显得比较生硬罢了。

    他刚一察觉到水波中有线之时,就已经知道不妙,可是因为之前一直大意并未在意,现在放眼望去周围数丈范围内全部都是流转不休的水波。

    如果只是这些和伊卡丽它并不会这般焦急,问题是面前的男子攻势太过凶猛,自己根本无法冲杀出去。

    六阶凶兽察觉到了危险,唐斌也同样感觉到了伊卡丽武技正在见效,因此他反而攻势变得更加猛烈。

    那线原本还很粗大,从四面八方向着那六阶幽冥兽缠绕而去,只是片刻后它就感觉自己仿佛被五花大绑的固定在了空中。

    再之后,那些线开始迅速的凝聚,而束缚的力量也开始不断增加。六阶凶兽绝望了,可不管它如何挣扎都无法阻止。

    那些水波中的无形“线”,越是凝聚的纤细,自然也变得越是锋利,虽然不断凝聚变细的线只有三根,可是这三根很快便已经开始切入幽冥兽的皮肤之内。

    暗红色的兽血淋淋漓漓的洒落而下,其中一根紧紧锁在其脖颈处,让它连声音都无法传出。

    手持长枪的唐斌,早已经收回长枪负手立于远处,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伊卡丽施展这“千波流转”的武技,之前也只是听其提到过一次。

    如今亲眼见证,唐斌心中也不免感到一丝好奇,尤其是那水波中难以用肉眼观察的丝线,其坚韧程度让他都有些咂舌。

    伊卡丽此刻已经来到了幽冥兽的身后,那看不到的“线”仿佛缠绕在其双刀之上,她的长刀就仿佛两只线轴,一边快速的缠绕另一边幽冥兽身上快速的被收紧。

    “呲呲,呲呲呲……”

    仿佛切割石头般的声音响起,那丝线竟然已经切开六阶幽冥兽坚韧的皮肉,直接对其骨骼进行起切割来。

    那六阶幽冥兽的眼中由愤怒、不甘,逐渐变成了求饶和绝望,不过唐斌却是平静的收回目光,转头朝着侧面的远处望去。

    口中轻轻,说道:“抓紧点时间,它的同伴正在赶来。”

    点了点头,伊卡丽眼中寒芒骤然一闪,樱唇开阖间轻“喝”一声,两手猛的用力向两侧拉扯。

    仿佛是古琴被轻轻的拨弄,发出三股低沉浑厚的弦音,伴随着声音的响起,那被捆于其中的六阶凶兽,整个身体也随之彻底被切割开。

    如马驹般的身躯被直接切割成两大块,反而是脖颈以上的头颅特别小巧,三块身体被,切口齐齐整整甚至鲜血都没有第一时间喷溅而出。

    目光微微一凝,唐斌已经瞬间将灵气送出,猛的向着凶兽三块尸身包裹而去。伊卡丽本来满脸不解,可是当看到唐斌微微运劲,将其中的血肉慢慢的挤压而出后,她这才露出恍然之色。

    那些暗红色的鲜血被从身体内挤压而出,随即被唐斌以灵气全部包裹住。他自然没有左风那种能力,将兽血进一步凝练,所以差不多收集之后,留下了小半桶的血液被其盛放在一只水晶瓶内。

    “六阶幽冥兽的血液,其中应该蕴含不少的能量,既然有机会就先收集着,日后交给左风城主,应该可以用得上。”

    唐斌自言自语的说着,同时抬头向着天空之上望去,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周身气息已经再次凝聚起来。

    “两只六阶幽冥兽,虽然看其修为层次比刚刚杀掉那一只,要差了一些。不过这两只的状态明显要更好一些,你怎么样?”

    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向唐斌,可是语气和神态反而显得异常轻松,很显然伊卡丽对唐斌还是很有信心的。

    点了点头,唐斌傲然的一甩手中的长枪,说道:“这两个家伙都交给我来牵制,它们不会有机会干扰到你,全力发动千波流转就可以了。”

    远远的两团黑云滚滚而来,虽然来自不同的方向,不过他们在靠近的时候已经快速的聚拢在一起。那翻滚着的黑雾,瞬间就扩大了接近一倍,仿佛一大片乌云自上而下压来。

    两只幽冥兽身处黑雾之中,施展出天赋技能后,面对人类武者还是非常自信的。因为太过自信,所以两只幽冥兽,并未注意到两名人类武者脸上的那份从容与平静。

    黑雾笼罩着,瞬间就将唐斌和伊卡丽两人包裹在其中,黑雾中的两只凶兽也是毫不犹豫的朝着唐伊二人攻了过去。

    ……

    急速后退之中的画形,拼命的化解着身体上的恐怖力道,不过更加恐怖的还不仅仅是那一斩的力道与灵气,而是那正在急速扑来的精神领域。

    最先感到变化的是手中的长剑,或者说是长剑凝聚出的防护盾被渗透。产生警惕的画形,已经第一时间退走,可是在抽身逃走的过程中,双手和双臂之内仍旧有着炙热的火焰燃烧起来。

    本就有所准备的画形,已经全力的阻挡,可是,他对于精神领域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所能做的只有逃跑,尽快逃出精神领域覆盖的区域。

    在他退走的时候,眼角余光却是看到之前在自己身边的同族武者,身体之内猛的有着火苗窜出,随后就“噗”的一声爆炸开来。

    猩红的鲜血之内,有着浓浓的红色火焰混合在一起,仿佛一道亮丽的红色烟花炸裂开来。

    只不过这恐怖的一幕转瞬消失,白茫茫的浓雾幅散开来,将画形的视线彻底阻隔开来。

    看到这一幕的画形,脸色猛的一变,同时忍不住骂道:“该死,这是迷阵的效果,哪里是什么薰草燃烧的效果,到底还是着了对方的道。”

    正在飞退之中,画形突然发现了身后那个断去一条手臂,气息奄奄的画蘇,脸色不禁再次一变。

    “你到底……”

    “是迷幻阵法,我们中了敌人的鬼计,刚刚对我出手的人是殷岳,这他妈是要玩死我们呀!”还没等画形说完,画蘇便已经忍不住悲愤的开口吼道。

    再次转头之后,画形望着那追杀而来的“伊卡丽”,得到了画蘇的证实,如今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明白的原因的画形,与画蘇交换了一个眼神,这兄弟二人虽然同为画家五虎,可是真正心意相通也唯有眼前这次。

    就在殷岳疯狂冲杀而来之际,画蘇和画形两人身形一动,双腿之间猛然发力,随即……“嘭,嘭”两声闷响。再看两个人,直接跪倒在地,就连地面都给磕出了四个坑。

    飞快冲来的殷岳,眼前所见的是“王骁”和“素坚”两人跪在自己的面前,这诡异的一幕让他终于停下了追赶的脚步。

    这一刻,之前击杀无数素王家武者,以及灭杀掉素强等人的一幕幕,尽数浮现在脑海之中,许多让他感到奇怪的事情,在这一刻都尽数浮现。

    殷岳心中一惊,心中暗道一声遭了,目光转动向一旁扫去,那自己一直追杀的“左风”早就不见了踪影。

    因为愤怒,殷岳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以他的智谋当然猜到自己中计,跪在身前的“王骁”和“素坚”不是本人,而之前杀掉的素王家强者,很有可能也是自己这一方的武者。